《禅房日记》:一本很好的禅人作品 (附书摘)

《禅房日记》:一本很好的禅人作品 (附书摘)

《禅房日记》是知虚法师于1973年在韩国江原道五台山上院寺禅房,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冬安居修行时所写的修行日记。

书中真实地描述了1970年代韩国禅房生活的各种面貌。此文不仅是珍贵的文字“记录”,也让读者深刻体会到在禅房中出家人勇猛精进追求佛道的氛围。

同时,平时不易公开和接触的禅房生活,透过作者对在修行生活中所发生的各种插曲的描述,揭开禅房面貌,满足了一般人对禅房的好奇心。

读书笔记分享者

正慈法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北省佛教协会会长、五祖寺方丈

《禅房日记》生动形象地记叙了一个真实的禅堂,告诉我们禅人的生活方式、状态。作者知虚法师,并非我们想象中的一代大德,他只是忠于内心深处,写出了作为禅人身临禅七道场里的人和事,把所闻所思,如实地记录下来,书写成文。

这是一本很好的禅人作品。在国内目前见到的书籍,如此深入真诚地、真实地写禅堂生活的,我没有见过。它不同于普通的文章,不是你想写就能够写好的。只有既深入禅堂,又有相当好的文字功底,方才能够做到。

《禅房日记》:一本很好的禅人作品 (附书摘)

在那个艰苦的年代,丛林道场生活条件非常简陋,但知虚法师和各位禅人安住于禅堂,精进参禅以求解脱。这让人想到唐代永嘉大师在《证道歌》中说的:“穷释子,口称贫,实是身贫道不贫,贫则身常披缕褐,道则心藏无价珍。”

反观如今处于幸福生活中的我们,对比过去与现在的反差,心中好生惭愧,自叹不如!“饥寒起道心”,没有经历过艰难困苦,没有经历磨难与不幸,挫折与坎坷,怎么会能生长出坚久不摧的人格与僧格呢!

知虚法师是禅堂的一位普通执事,一位禅人,并不是像虚云长老那样的禅门大德,这本书也并非像《印光大师文钞》这样的重要著述,但这并不影响这本书的意义。事实上,这本书对韩国佛教界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我们中国的法师看了之后,也能从中获益。

《禅房日记》:一本很好的禅人作品 (附书摘)

东方山弘化禅寺2019年禅七

我仍然记得刚回东方山弘化禅寺时,有次接待,客人问我们道场有没有禅堂,我一时无语。时间一晃二十多年就过去了,至今弘化禅寺仍然没有永久固定的禅堂,但却在山上重新谱写了打禅七的传承,常住青年法师独力主持禅七,已经不是问题了,这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儿。

韩国上院寺的禅客们在禅堂就像“武装的战士”一样,我们中国的禅堂也是如此。在禅堂就是要成佛作祖的,禅堂是选佛场,也是战场。进禅堂前告生死假,就像是个战士,威风凛凛、气宇轩昂、义无反顾。

《禅房日记》:一本很好的禅人作品 (附书摘)

每个禅人在禅堂里暗自努力,立下内心的军令状。时时处处,照看话头,参悟内心,把“精神打起来,正念提起来,话头参起来”。在苦痛之中探寻生命的强大动能,在绝望之中挣扎,以期彻底觉醒。

正如黄檗禅师所说:“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禅修就好比一场不见硝烟的心理大战,只有如临大敌,不留退路,才会逼出内在的能量源,才会有机会像古代禅师们说的那样,“参见本地风光,一见本来面目”。

《禅房日记》:一本很好的禅人作品 (附书摘)

一个人如果始终怀揣着一种坚定不移的信仰、信念,始终保持着一颗炽热的、滚烫的初心,那么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下,这种内在的动能和强大的内心,都能够让他安然地度过一切的障难。

“意气不从天地得,英雄岂藉四时推。”这是禅门一副有名的对联。禅宗认为,要做一个“英雄”——一个真实的、本然的人,就必须自己成为自己的主人,不要匍匐在万物之下、他人之下、既成的理念之下,更不要匍匐在欲望之下,要斩断时空的纠缠,从而高卧横眠得自由,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这才是真英雄。

《禅房日记》书摘

·近来此道场因有当代高僧方汉岩大禅师驻锡教化,加上寺中江原道特有的马铃薯饭,因此禅客乐于到此禅修。修行者在此勇猛精进的精神,历历可见,青苔蔓延的瓦片和沾染污垢的柱子,刻画了参禅者所留下的痕迹。

——《出发前往上院寺》

·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珍惜食物。我们不可以忘记人为获取食物之前,对食物所耗费的时间和劳力。何况,经由别人手中完成的食物,更应该加以珍惜才对。

——《合力腌制过冬泡菜》

·不论是说法或是听闻开示的法师,都怀抱着在此冬安居三个月期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决心和意志。血气方刚的几位法师更是咬牙握紧拳头,蓄势待发的气势。

——《职责分配》

·禅客各自面壁结跏趺坐。周围顿时陷入寂静,连呼吸都不出声。或许是因为要在这冬安居到达见性,外表看来都如面壁佛一般,动也不动,但是内心又是处于何种状态呢?战战兢兢地仿佛是武装的战士等待出征。在战场上,是以生死决定胜者和败者,在禅房,是经过一段时间后,就渐显个人资粮高低,以及修行功夫的深厚。

——《职责分配》

·禅客的状态就是以生命寻觅生命,经历无情灵魂的冒险,这不过是为真诚的利他前必须先真诚的利己而已,或许是在极端的矛盾之中,存在着和谐的关系吧。

——《禅房生态》

·为了不要成为欲望的俘虏,出家人必须战战兢兢。佛门弟子面对一般凡夫俗子想都不敢想的生死问题,进而有成佛的大欲,因此徘徊在深山幽谷,成为参禅的“面壁佛”,极度压榨肉体与精神的痛苦,自我苦行。

——《禅客的命运》

·禅客如能理解和热爱象征苦集的百衲衣,如同是抓住了见性大门的扣环,随着对禁欲生活愈进入深刻体会的境界,禅客最终不是唾弃命运,而是掌握命运。

——《禅客的命运》

·禅客的成败决定于是被话头所支配或是主导话头,被支配者是“小智间间”,主导话头的是“大智闲闲”。

——《话头》

·见性不是靠超越“生命”达成,是在“生命”处于和谐状态时才有可能。

——《罹病的法师》

·能在佛恩浩荡的禅房修行,感谢有健康的肉身作为支撑,但无法到达见性的话,怎能算是报答了佛恩呢?全身不禁打了个忏悔的寒噤。

——《岁末》

·放下话头是众生,持住话头就是站在涅盘的路上。

——《成就涅盘的道路》

知道更多

韩国禅宗源自中国。唐代禅宗四祖道信大师和五祖弘忍大师在黄梅创立“东山法门”,新罗僧人法朗入唐跟道信大师受法,禅宗自此传入韩国。久之门庭繁茂,蔚成宗派,形成后来的“九山禅门”。
知虚法师冬安居所在的江原道五台山也与中国渊源深厚。
传说新罗慈藏法师因为仰慕中国五台山,在仁平十年(公元643年)跨海攀山,前往中土的五台山,巧得佛家圣物——佛祖顶骨舍利及一件袈裟,随即心立弘愿,回国后弘扬佛法,并将自己修行之地改名为“五台山”。(图文 | 正信杂志)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