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佛教2021持续推进中国化进程研讨会在红河州弥勒寺举行

2021年8月3日,云南佛教2021持续推进中国化进程研讨会在红河州弥勒市弥勒寺举行。云南省民族宗教委宗教业务一处处长傅志上,红河州民宗委副主任孙少铃,弥勒市委常委、统战部张钱国忠,云南省省佛教协会会长刀述仁,弥勒市民宗局局长姜有文,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院长马居里,云南省社科院宗教研究所副所长梁晓芬,云南大学教授杨勇、周娅,云南民族大学教授那金华、张庆松、曾黎,云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帕松列龙庄勐、东宝– 仲巴、释崇化、释淳法、释心明、康南山、释妙光、祜巴罕听、释有缘、让迥–贡觉旦增、释演志、关加–益西喜绕,云南佛学院副院长吉寿海、释心源、祜巴玛哈香和来自全省16个州市负责人、云南佛学院、云南藏语系佛学院的代表人士参加了研讨会。开幕式由云南省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康南山主持。

东宝仲巴活佛宣读中国佛教协会贺信
开幕式主持人:云南省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康南山

红河州民宗委副主任孙少铃在讲话中对红河州佛教界提出了希望:云南佛教2021持续推进中国化进程研讨会暨首届云南佛教三语系讲经交流会在红河州举办,是红河州佛教界的意见喜事、盛事。希望红河州佛教界以此次讲经交流为契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引领,进一步挖掘佛教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全面提升红河州佛教界自身素质。主动担当作为,发挥宗教教职人员应有的而坐拥,主动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充分发挥宗教界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为红河州建设“努力成为世界一流‘三张牌’示范区,沿边开放示范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贡献智慧和力量。

红河州弥勒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钱国忠说:云南佛教2021持续推进中国化进程研讨会暨首届三语系讲经交流会是云南佛教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盛事。会议在弥勒市举行,既是肯定与鼓舞,也是责任与鞭挞。讲经说法,是佛教树立正信、精进修学的必要手段;是发现人才、培养人才的重要突进;是契合时代、推进佛教中国化的切实举措。弥勒市委、市政府坚持把宗教工作作为党和政府工作的重要内容来抓,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弥勒市佛教界始终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不断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自觉与祖国同呼吸、与人民共命运,自觉遵法守法,自觉服从领导和管理,主动服务社会,依法依规开展活动,为推动弥勒民族团结、宗教和顺和社会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

云南省民族宗教委业务一处处长傅志上对云南佛教提出了要求:坚持云南佛教中国化方向,既是一项复杂艰巨的系统工程,也是一个不断发展和深化的实践过程,需要我们不断探索新方法,实践新路子。做好云南佛教中国化任务的落实,要在党和政府的正确引导下,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坚持问题导向,针对佛教面临的难点问题,逐一解决,积极探索、久久为功。要突出教育引导,把握正确的办教方向;要突出人才培养,为云南佛教坚持中国化方向提供人才支撑和智力支持;要突出工作创新,确保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的任务务实落地。云南佛教中国化必须有自身创新的理论实践框架。构建云南佛教中国化理论,一定要坚持创新发展,创新才有活力,创新才有出路,创新才有希望。希望出席会议的专家学者给予理论上的帮助,实践上的指导,科学构建云南佛教中国化的理论架构。

云南省佛教协会会长刀述仁居士说:佛教中国化不仅是党和政府对我们佛教界的要求,同时是我们佛教自身的需要。佛教中国化的核心问题是要适应时代,适应当今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社会,这是核心。这也关系到我们佛教能不能随着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幸福、能不能同全国各界一起适应今天高速发展的要求。中国化是一个长远的、不是一朝一夕的工作。云南佛教推进中国化进程和全国还不太一样,三语系佛教集中在一个省里,只有云南有,情况也比较特殊。

云南佛教要跟着国家发展前进的脚步进行调整,要从几个方面进行努力是积极主动要求在党的领导下,做好中国化工作。在不同的州市,要根据实际情况落到实处;是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讲话的内容,总书记的讲话内容丰富,意义重大,佛教界要展开持续性的学习。在早晚功课之外,组织学习国家、省、市关于宗教的各项政策规定、管理办法。各级佛教协会要组织常态化学习,要落实到日常生活中,在僧众和信众的日常行为中有有所体现,这也是云南中国化的举措。是正确看待社会上对佛教有许多褒贬不一的评价,正视佛教自身也确实存在不适应社会的问题,多与社会各界交流探讨,寻求治标治本的方法,促进佛教队伍真正的过以戒为师的生活。

弥勒寺方丈明空大和尚介绍弥勒寺情况

开幕式后6位专家学者、9位佛教界代表人士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对云南佛教中国化推进的进程各抒己见,为云南佛教持续推进中国化进程献言献策!研讨会由云南省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释崇化主持。

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院长马居里教授: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中国化是一个极具导向性的词汇,即相对于外来事物或文化而言,需要按照中国社会发展的实际需求进行合理改造,以符合中国国情、时代发展、传统文化的规律特点,以及适应中国社会的民情民意,最终成为中国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云南佛教的中国化要紧紧围绕政治意识自主化、神学思想传统化、教职人员中国化、宗教发展时代化来展开。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副所长梁晓芬:南传佛教中国化有三个特点,一是辩证性特点。“本土化”与“中国化”在理论逻辑、历史逻辑和实践逻辑上是辩证同意的。南传佛教从东南亚传入中国云南之后逐步完成了本土化,也就是完成了南传佛教的政治认同、社会适应和文化融入,使得南传佛教具有鲜明的中国风格和中国特色,最终发展成为独居地域性和民族性特色的中国南传佛教;二是地方性特点。中国南传佛教在的哥地域、六个民族中传播演化,其地域性和民族性特点是很明显的;三是时代化特点。“宗教中国化命题”赋予了南传佛教时代的新使命,这是一个持续未竟的历程,需要不断地探索和实践。

云南大学教授杨勇:云南佛教如何在中国化进程实现历史担当,实则需要纵观的视野和反思,这里有一个基本的思考,即设定自身在未来,云南佛教可能为中国佛教留下什么?这一问题就仿佛是现在的我们,如何继承和评价历史的佛教贡献和价值。从民族上说,云南三大语系佛教,本身就体现了民族的精神积极和传播,藏族、傣族、纳西族等民族的创世说,就和佛教紧密相连,这是民族和佛教相互嵌入的深层记忆。所以佛教内在的一致性和相似性,是当前构建民族团结重要的文化因素。

云南民族大学教授张庆松:要全面、准确地理解“坚持宗教中国化”的内涵。宗教中国化不是“宗教汉化”,不是要改变信众的根本信仰,只是调适,与时俱进。佛教中国化任重而道远,佛教中国化从佛教初传中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佛教作为一种异质文化,在中国立足、生根、发展的历史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境;佛教与王权、儒道传统文化、佛教与中国经济生活的矛盾与冲突,在当时看来,无论哪一个都是无解的死结,但最终都一一消解了,实现了佛教中国化并融入到中国主流传统文化之中。“儒门释户道相同,三教从来一祖风。”历史证明,佛教中国化是正道,是成功的历史经验,所以要坚持并持续推进佛教中国化。

云南大学教授周娅:关于如何发挥云南佛教特色与优势,持续推进中国化实践,从三个问题来谈,一是随顺“时空因缘”,觉悟“时空慧明”,持续推进云南佛教中国化。佛教当前的发展,都应“立足本土”,充分考虑国家性、区域性、时机性和时代性等问题,随顺“时空因缘”。二是传承云南“护国”传统,投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伟大事业建设实践。云南在近现代中国一直有“护国传统”,云南三语系佛教也应承继这一优秀传统,把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宗教和谐、边疆和顺安全的“护国意识”深深的烙印在云南佛教界的思想和弘法实践中,激发云南佛教界的爱国主义情怀,做新时代和顺安宁的中国西南边疆的建设者、实践着、弘法利生的守护者。

云南民族大学教授曾黎:在宏观层面上,佛教是世界性的宗教,历史悠久,影响范围广泛。在微观层面上,佛教存在于部分城乡社区中,呈现出一种嵌入和融合的状态。寺庙是社区建筑中的组成要素,教职人员和信徒归属于社区生活,仪式活动是社区生活中的重要内容,佛教文化对社区文化产生影响。因此在现代社区治理的背景之下,佛教的生存和发展根植于社区,也应该于服务社区。一方面是佛教思想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另一方面是佛教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需要进一步密切,即参与社区事务,发挥其积极作用,履行社会责任。

云南佛教2021持续推进中国化进程研讨会会期一天,研讨会后将开展云南首届三语系佛教讲经交流会。(图文供稿:云南省佛教协会)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