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佛教 薪火相传 ——宣方教授在重庆佛学院讲演《人间佛教的理论与实践》

人间佛教 薪火相传

人间佛教 薪火相传 ——宣方教授在重庆佛学院讲演《人间佛教的理论与实践》人间佛教 薪火相传 ——宣方教授在重庆佛学院讲演《人间佛教的理论与实践》

人间佛教的提出,不仅推动了近现代佛教革故鼎新的蜕变,更对当代佛教的发展有着立本开新的启示和光前裕后的影响。2019年7月中国佛教协会通过《坚持佛教中国化方向五年工作规划纲要》,强调 “坚持践行弘扬、丰富发展人间佛教思想”是佛教中国化应遵循的基本原则,指出“深入梳理总结人间佛教思想的教理渊源、经典依据、发展脉络、历史经验,吸收借鉴海外人间佛教思想弘扬、践行、发展的宝贵成果与成功经验,进一步研究把握人间佛教思想的本质特征,进一步明确新时代践行弘扬、丰富发展人间佛教思想应当抵制的错误思想与错误做法,探索建立人间佛教的教理、经典、学修、制度、礼仪系统”,是佛教中国化的主要任务和重点工作之一。

重庆是“人间佛教之父”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成熟和定型的地方,太虚人间佛教思想的最后定论就是在北碚缙云山提出的。为学习和落实贯彻中国佛教协会这一重要文件精神,本院特别邀请对佛教思想史和现当代佛教有深入研究的中国人民大学宗教学系宣方副教授莅院讲授《人间佛教的理论与实践》。

人间佛教 薪火相传 ——宣方教授在重庆佛学院讲演《人间佛教的理论与实践》人间佛教 薪火相传 ——宣方教授在重庆佛学院讲演《人间佛教的理论与实践》

宣方教授的讲座分四个部分。他首先简要介绍了人间佛教思想产生的时代背景。教授以一系列触目惊心的详实史料,揭示明清以来传统佛教积贫积弱的历史处境和合法性危机,开宗明义地指出人间佛教是汉传佛教穷则思变的产物。

接着,宣教授详细介绍了太虚法师的人间佛教思想的酝酿、发展与定型过程。教授首先对“人间佛教之父”太虚法师的人格特质、毕生宏愿、从事佛教革命的波澜壮阔一生做了生动介绍,然后转入对太虚法师人间佛教思想脉络的细致梳理,特别对其晚年定论做了细致考察。

教授指出,太虚法师1940年7月在缙云山发表的讲演《我怎样判摄一切佛法》,代表了他对全体佛教的成熟观点。此中提出的“依人乘行果趣进修大乘行”,是太虚判教思想的归趣,也是其人生佛教思想的晚年定论。太虚从教、理、行三方面阐释了人生佛教的教理基础。他首先从“教之佛本”为自己主张人生佛教适应当前时机和当代众生根机的可行性张本,然后从“理之实际”为人生佛教“依人乘行果趣进修大乘行”的修行路线在教理上的正当性张目,最后从“行之当机”衡断人生佛教为时代之必然性作结。其论述视野开阔,气势恢宏,但也存在空疏和不够自洽之处。

其后,1944年秋季在汉藏教理院开学时所作的演讲――《人生佛教开题》和同期撰写的《人生佛教之目的》这两篇精练的短文中,太虚法师不再以佛教史的发展论证人生佛教的必然性,转而以佛教之目的与功效来简别佛教类型,以此阐述人生佛教的正当性。太虚认为,全部佛教之目的与效果,可分四种,即人生改善、后世增胜(或曰后世胜进)、生死解脱、法界圆明,并认为传统中国佛教的流弊是在于,“浅近的求后世胜进,高尚的求生死解脱”,既忽略了最基础的现实人生的改善,也不能彰显最究竟的大乘佛教的根本理想。

教授指出,太虚的人生佛教思想,不像当下一些人故意扭曲的那样,存在由人生改善、后世增胜、生死解脱层层转进到法界圆明的进阶梯次,这既不符合文本原意,也不符合当时太虚及其弟子的共识,同时在教理上也是荒谬的。人生佛教思想的鲜明特色,正在于跳出传统的窠臼,“为对治向来偏重于如上二者,故特重于人生改善而直接法界圆明”。有人批评人间佛教思想“孤取人间”,其实突出“人间化”,以对治“鬼化”、“天化”的传统佛教流弊,正是太虚人生佛教思想的出发点。

宣方教授高度评价太虚法师对于人间佛教的首倡之功,指出太虚有强烈的淑世情怀,强调契机性是其人生佛教思想的首要特色。同时,宣教授以史证文,指出太虚有深刻的忧患意识,强调以革命手段对治传统佛教的弊端,激进的对治性是太虚人生佛教的又一鲜明特点。有人把太虚描绘成传统佛教的维护者,只能说是曲意附会,甚至是刻意扭曲。他也中肯地指出太虚法师人间佛教思想存在明显不足,即缺乏经论依据,教理论证薄弱。

宣教授讲演的第三部分,着重介绍太虚最杰出的学生印顺法师对于太虚思想的坚定捍卫和有力推进,特别是印顺从教证和理证两方面夯实人间佛教理论的杰出贡献。教授强调,太虚亲自指定印顺主持相当于其本人法身舍利的文集编撰,且这一决定得到门下上首弟子的一致认可,足见在人间佛教思想上太虚印顺一脉相承。

印顺法师肯定太虚法师“依人乘行果趣进修大乘行”这一思想能适应现代根机,但也婉转指出“末法时期,应该修依人乘而趣大乘行,没有经说的依据,不易为一般信徒所接受”,并举净土宗人以“称名念佛是末法时期的唯一法门”为证,因此“要从佛教思想的演化中,探求人间佛教的依据。” 印顺法师为人间佛教寻绎的经论依据十分宏富,涵盖了从《阿含》等根本佛典和本生谈等早期教典,到大乘教典(特别是般若经和龙树论书)乃至密乘教典的全部佛教典籍。

印顺法师更重要的理论工作在于,从佛法修学愿、悲、智三要门出发,系统阐述了人间佛教的论题核心(“人,菩萨,佛──从人而发心修菩萨行,由学菩萨行圆满而成佛”,“悲心增上”)、理论原则(“法与律合一”、“缘起与空性的统一”、“自利与利他的统一”)、时代倾向(“青年时代”、“处世时代”、“集体(组织)时代”)、修持心要(信、智、悲三德兼备的人菩萨行),为人间佛教提供了坚实而系统的教理论证。

宣教授指出,太虚人乘佛教理论中原本存在疏漏,即共世间的人乘行果如何能趣进修不共世间的大乘行,乃至究竟成佛?对此,印顺予以重大补正,即人间佛教所重视的人间正行 “不是庸常的人乘法,是发菩提心,趣向无上菩提的大乘行;是依信戒为道基,以悲慧为方便,不离人间,不弃人事,而能自利利他,功德庄严的人菩萨行。”人间佛教“不是神教者的人间行,也不是佛法中的人乘行,是以人间正行而直达菩萨道,行菩萨而不碍人间正行的佛教。从来所说的即世间而出世,出世而不碍世间,今即称为即人而成佛,成佛而不碍为人。成佛,即人的人性的净化与进展,即人格的最高完成。必须确定人间佛教决非同于世间的慈善事业,是从究竟的佛乘中,来看我们人类,应怎样的从人而向于佛道。”

人间佛教的核心理念,是从凡人而发心修菩萨行,从凡夫菩萨、贤圣菩萨、佛菩萨层层转进,由学菩萨行圆满而成佛。这当中,作为起点的凡夫菩萨“具烦恼身”而“悲心增上”,以三心相应力行五戒十善,以人乘正行进德修善,自利利他,深契大乘菩萨道慈悲为本的精神,是直入大乘菩萨道的正常道,较诸由天乘方便道、声闻乘回入大乘的修持法门,更能畅佛本怀。经过印顺法师的抉择阐发,人间佛教不但如太虚法师所论是最契机的,而且更是大乘佛法无边胜义中最为契理和究竟的。

在讲座的最后部分,宣方教授对于人间佛教思想在当代的推展提出了自己的观察。他认为,佛教界和学术界对于人间佛教的认识和研究还不够充分和深入,有些观点和论述存在模糊和偏差,甚至出现对人间佛教理论的刻意扭曲。人间佛教的当代实践也存在不足和偏失,同时当前佛教界基要主义倾向有所抬头,反对人间佛教的声音时有所闻,乃至有人贬低“人间佛教”为转基因佛教。凡此种种,都值得各界慎重对待,展开无诤之辩。在汉传佛教探索现代化道路的众多尝试中,人间佛教是最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模式,但迄今为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人间佛教 薪火相传 ——宣方教授在重庆佛学院讲演《人间佛教的理论与实践》人间佛教 薪火相传 ——宣方教授在重庆佛学院讲演《人间佛教的理论与实践》

本院院长道坚法师主持宣方教授的讲座,并对教授的讲座做了简要点评。他指出,宣教授的讲演基于严谨的文献研究,许多观点发人深省,值得大家认真思考。

最后,道坚院长向宣方教授颁发本院客座教授聘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