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全集》赠书仪式暨学术座谈会在北京大学召开

纪要 | 传统佛教思想的现代诠释

简体版《星云大师全集》在大陆出版是今年两岸佛教界、学术界、文化界的一件盛事。为了更好地促进两岸文化交流、弘扬传统文化、研究星云大师思想,北京大学佛教研究中心籍星云文化教育公益基金会、佛光山人间佛教研究院向中心赠送《全集》之机,联合两家单位于2019年12月6日上午,在北京大学举办赠书仪式并召开“传统佛教思想的当代诠释”学术座谈会。

会议由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哲学系王颂教授召集并主持。当代著名佛学家、国学泰斗、中心名誉主任楼宇烈先生出席会议并做了主题发言。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魏道儒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魏常海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所长张风雷教授,中央民族大学哲学院院长刘成有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哲学院院长俞学明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喻静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李建欣教授、成建华教授、周广荣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张文良教授、何建明教授、张雪松副教授等知名佛教学者作为在京专家学者的代表出席了会议。星云文化教育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张静之女士、人间佛教研究院院长妙凡法师、北京光中文教馆慧中法师等代表佛光山方面出席了会议。

纪要 | 传统佛教思想的现代诠释

王颂教授首先致欢迎辞。他表示星云大师是当代杰出的华人佛教领袖,人间佛教思想的践行者,将中国佛教向全世界传播推广的重要推手,具有高度民族认同、文化认同的爱国者。《星云大师全集》简体版的出版不仅是两岸佛教界的一件大事,也是两岸炎黄子孙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盛事。

楼宇烈先生的主旨发言厘清了宗教的概念问题,以及近代人对宗教理解的变迁,接着,在此基础上反思人间佛教在当代的价值和意义,《全集》出版的历史意义。他指出,近代中国对宗教有很多探索,太虚大师提出人生佛教,认为佛教应该回到人间,而西方宗教片面地认识神圣性,将世俗性与神圣性截然分开。佛教一开始就是“教化”的宗教,有所谓“上求菩提,下化众生”;佛教从来不把人世间与所追求的出世间对立起来,比如经文中明确写到“世间性空即是出世间”,“烦恼即菩提”,“即”是“不离”的意思;还有“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恰似觅兔角”,“一切世间善法皆为佛法”。佛法在今天,应该面对世间,面对当今时代。

魏道儒教授提出了三点看法:第一,《星云大师全集》三千万言,在历代高僧大德著作中,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接收人群最多,令人敬佩。星云大师诠释传统佛教有他的根本宗旨:他以“四给”为中心(信心、欢喜、希望、方便),紧紧围绕“为众生”,从不离佛陀本怀。第二,星云大师在实践上也践行着人间佛教,他把中国佛教弘扬成了世界佛教。这与他几十年的奋斗息息相关。他“以病为友”,与糖尿病相伴几十年,却在病中帮助世人;他“干一切活”,无论有多脏、多乱、多差,他都不嫌弃;他“永不休息”,时时刻刻践行人间佛教。第三,目前出版的《星云大师全集》应当“全而不全”。我们祝福星云大师的世寿更长、目更明、耳更聪,他将来的著作将更丰富。

魏常海教授表示:我对有星云大师这样的人存在而感到自豪。我参与做《儒藏》,能够切身体会星云大师的著作规模到底有多大。《星云大师全集》有用学术、用教义、还有用西方话语体系来诠释佛教内容。但最重要的还是回到人间佛教。人间佛教本身就是对佛教最好、最系统的诠释。从本质上来说,佛教就是人间佛教。不管是太虚大师、慈航法师、法舫法师、印顺法师、虚云法师,还是星云大师,都在践行着人间佛教。印顺法师侧重于学术研究,而星云大师最可贵的是,他将理论与实践结合,发扬人间佛教。

张风雷教授说:庆幸这二十多年来我有很多机会亲近星云大师。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会对星云大师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大师思考的很多问题,非常适应现代社会,比如钱财、感情,这些在古代被视为负面的东西,是星云大师对众生的慈悲。星云大师还做了很多开创性的工作,他的许多阐发,从整个佛教思想史来看,可能比一些古代的高僧大德更加深刻。借着《星云大师全集》的出版,我们与会学者可以以此为起点,对星云大师的思想与实践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对星云大师在佛教史上有一个定位。

刘成有教授说:《星云大师全集》规模之大、论理之深刻,可以说是前所未有。《星云大师全集》作为时代精神的提炼与升华,有许多关于现代性的思考。鸦片战争后的百年变局,促使人们为佛教找出路,从而产生了人间佛教思想。人间佛教的理论品格,可以总结为两点,一是以人为本,这恰恰也是文艺复兴之后的主流,人道的圆满是人间佛教顶格的追求;第二是强调所有的事都要人自己做,这非常具有理性精神,比如,净土不是从外求,而是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把自己所处的人间转变成人间净土。总而言之,我们不仅要净化自己的心灵,还要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这与我们这个时代所追求的理想非常契合。

何建明教授说:星云大师是人间佛教革新运动中成长起来的佛教大师。太虚大师在星云大师的思想历程中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星云大师曾把太虚大师50岁写的一首诗当作《心经》一样,常常诵读。但太虚大师在制度上的探索比较失败,而星云大师在制度上有非常多的功绩。星云大师在定慧寺就已经意识到了僧制需要改革。甚至在他的遗嘱中,更多的内容涉及到了制度。在佛光山,他强调男女平等;他还强调青年,把年轻人吸引到佛光山。星云大师的确留下了许多法宝,但他更重要的功绩应当是对僧制的改革,这将对佛教的发展有深远的影响。

俞学明教授说:《星云大师全集》给了我们一个窗口,让我们观照当代佛教的发展。第一,诸位专家都提到了以星云大师为代表的诸位法师对人间佛教的推进,星云大师的努力让佛教在当代有一个华丽的转身。第二,佛光山在文化、教育、慈善、生态等方面做出了非常多的成果。第三,从一个人来说,“人成即佛成”,星云大师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如何做人。当今世界,人们的身心安顿有很大的问题,而星云大师在“益人”方面,给佛教在当代有一个很好的定位。

喻静教授则指出《星云大师全集》中的一个小细节——《海天游踪》这篇作品是星云大师1963年游览印度的经历,他发现尼赫鲁总统桌子上摆着一个佛像,从而引发出中印佛教交流的一系列问题。我们可以在《星云大师全集》中找到许多中印佛教交流的资源。

张静之女士详细讲述了《星云大师全集》的出版始末。首先是精心策划,其次寻找有声望的学者支持,第三步寻找顶尖编辑高手,在编辑上要精益求精。在这个过程中,编辑部的同僚众志成城,完成了许多难以完成的任务,终于成功出版108卷《星云大师全集》简体版。

妙凡法师最后总结说:星云大师宗教实践的一生也是文学创作的一生。他反思、并重建信仰的真义;他把深奥的义理用通俗的形式写下来,希望世人都有机会一饮佛教义理的甘霖:这是星云大师非凡的功绩。《星云大师全集》不仅是理论,更是菩萨道的践行。通过星云大师的推动,可以切切实实地看到人间终于有佛教了,传统佛教也透过人间佛教切切实实活起来了。靠“此时、此地、此人”,佛教弘扬到了全世界。

其他学者和嘉宾也相继发言,对《全集》出版的价值和意义、佛教作为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展开了热烈讨论。北京大学等在京高校的师生、中国佛学院等佛教院校的法师,以及社会各界人士50余人旁听了座谈会。

纪要 | 传统佛教思想的现代诠释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