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报:从《禅游天下》看佛教文化的现代传播

禅游,从走进禅宗祖庭光孝寺开始

7月11日,由禅风网出品的系列短视频文化节目——《禅游天下》第一期在网络播出,此后连续6周每周推出一期,带领观众探寻羊城广州6座佛教寺院的文化故事,在这座既现代化又蕴含着佛教传统文化的城市,探寻藏身于林立高楼间的寺院,进行一场不一样的禅文化游。

第一期节目里,禅文化爱好者琼瑀跟随本起法师的脚步,探访千年古刹光孝寺。从本起法师的讲解中,琼瑀了解到:光孝寺殿宇雄伟壮观、文物史迹众多, 如始建于东晋的大雄宝殿,南朝时达摩开凿的洗钵泉,唐朝的瘗发塔、石经幢,五代十国时期南汉的千佛铁塔,宋、明时期的卧佛殿以及碑刻、佛像等,都是珍贵的佛教遗迹遗物,光孝寺因此被认为是岭南历史最为悠久、影响最为深广、规模最为宏大的寺院之一,是海上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历史遗址,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琼瑀知道了“未有羊城,先有光孝”的由来及其背后含义,看到了佛教中国化的典型代表——禅宗历史上那棵有名的菩提树,探访了禅宗六祖惠能法师“风幡之论辩”的场景,还与本起法师讨论了热点话题“佛系青年”。

节目中,从菩提树到瘗发塔再到六祖殿,光孝寺内几乎处处都有六祖惠能大师的“身影”。相传,当年六祖惠能大师从五祖弘忍处继承衣钵,还俗后经过长达十余年的隐遁,于唐仪凤元年(公元676年)正月初八到法性寺(即今光孝寺)。彼时,法性寺印宗法师正在寺内为僧众讲《涅槃经》,六祖惠能大师便隐藏在人群之中,认真听法师讲解剖析。此时一阵风吹过,寺院内悬挂的旗幡随之飘动。印宗法师即景说法,向众僧提问:到底是风在动?还是幡在动?众僧于是议论开来,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六祖惠能大师却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六祖惠能大师看似随意之言,却一语惊人,成就了禅宗历史上的著名公案。当时,印宗法师闻其出言不凡,知道其为接黄梅五祖心法之人,便请六祖惠能大师显现衣钵,并召集国内十大律师,于同年农历正月十五在菩提树下为其剃度受戒。惠能大师登坛说法,开演禅宗顿教法门。

除了菩提树,光孝寺内还有许多与六祖惠能大师有关的建筑。首先是瘗发塔,此塔是为了纪念六祖惠能大师出家剃度因缘,住持僧法募款而建,又名六祖发塔。塔以石为基础,砖灰沙结构,八角型,7层,每层有佛龛。

为了纪念惠能大师与光孝寺的殊胜因缘,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1008年至1017年)檀越郭重华捐建六祖殿,匾曰“祖堂”。此后经历了风风雨雨,光孝寺六祖殿于2004年落架大修。现在,六祖殿供奉的是六祖惠能大师真身的等身铜像。

光孝寺历史上大师辈出,八宗并弘,是著名的禅宗祖庭和译经道场,也是文人雅士吟诗作画的好地方。因此,光孝寺在中国佛教史和中外佛教文化交流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推陈出新,运用现代传播手段

第一期节目播出后,禅风网收到了许多观众的反馈,最多的是问为什么要做《禅游天下》 ?“我们最真实的想法是:寺院那么有文化,想带你们去看看。” 禅风网主编罗华娟告诉记者。

据罗华娟介绍,之后的节目还将带领大家循着塔影榕荫,走进广受年轻人喜爱的“文艺寺院”—— 六榕寺;在禅宗达摩祖师亲自建立的华林寺,细数500尊神态各异的罗汉像;在大佛寺感受传统与现代的结合,品尝超丰富的新派素食;到海幢寺欣赏珠江边的园林寺院,体验禅意生活;从华严寺的禅堂到田地,进行一次充满禅味的“出坡”。

罗华娟特别感谢6所寺院的法师对节目拍摄内容的指导和出镜协助,“因为工作关系跟寺院的法师接触比较多,每一次都感叹他们的学识渊博和待人接物的风度。”她说:“寺院是信众开展宗教活动的场所,同时也是社会大众接触琴棋书画等传统文化的空间。我们想通过节目,带领观众深入了解寺院建筑、美食、文物、历史文化故事,进行现代体验活动,展现当代都市寺院的美好风貌。

佛教文化有着积淀两千多年的厚重底蕴,佛门寺院有着历史与现代交融的独特魅力,佛教界不断推动佛教更好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一些寺院探索运用新鲜、生动、有效的方式传播佛教文化中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一致的思想理念。

长沙麓山寺山门为牌楼式,正中之上镌“古麓山寺”四字,门楼两侧镌著名的楹联“汉魏最初名胜,湖湘第一道场”,彰显出麓山寺的历史地位。唐时,麓山寺盛极一时,寺院规模宏大,声名显赫,文人雅士竞相携游,或赋诗,或作文。诗圣杜甫有“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之吟咏,刘禹锡有“高殿呀然压苍巘,俯瞰长沙疑欲吞”之惊叹。而现在,麓山寺也开设了面对社会大众的传统文化讲座。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麓山寺方丈圣辉法师曾说:“佛教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新时代,佛教文化需要焕发出新的光彩。”

2017年12月,厦门南普陀寺举行“无遮水陆”嘉年华。这是一场集合现代虚拟现实VR体验的传统文化活动。活动中,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梵呗表演,让现场的游客、信众感受到佛教文化艺术的魅力。南普陀寺几经修缮,保持了闽南当地传统建筑风格,寺中的文物备受“呵护”,寺院就像一个“佛教博物馆”。各殿堂门口的牌匾上详细介绍了相关佛教文化知识,信众和游客游览寺院,同时也感受着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寺院开通了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在网络上弘扬传统文化,甚至设有一个小型的录音棚,一些简单的音频、视频都可以自己制作。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南普陀寺方丈则悟法师说:“如何将佛教文化与新时代文化相融相契,并创造出属于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将是佛教界持续推进佛教中国化的重要课题。”

近年来,成都文殊院也开设了茶道班、书法班,深得社会大众的好评;杭州灵隐寺主要通过打造寺院文化品牌的形式传播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如开办有云林茶会、围棋文化交流中心等;宁波七塔寺内的栖心图书馆建成于2017年,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寺院图书馆,藏书不仅限于佛教典籍,还有文史哲、医学、经济、军事等综合类图书,以及珍贵的日、英文原版书,共计5万余册,均提供借阅服务。(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于2019年7月16日发布 记者:吴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