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杭州净慈寺“慧日峰下静心茶会”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解致璋老师在调整茶席

茶人解致璋,事茶已有30余年。
她毕业于台湾文化大学美术系,
学生时代,跟着江兆申、曾绍杰等名家学习,
经常进出台北故宫临摹古画。

“我学画的时候,还没有学习喝茶。
我常常很渴望走到画里去,
尤其向往沈周、文徵明、唐伯虎画的生活场景。
我揣摩着他们的生活,
他们住着什么院子、种什么树、篱笆怎么编、
在喝什么茶、桌上几个碗……
以致于我日后喝茶,也想贴近这样的生活方式。”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杭州净慈寺 慧日峰下静心茶会一角

作为台湾第一位将环境与茶席结合的茶人,
解致璋喜欢在户外办茶会,因为这最接近自然,
而在清晨、黄昏、
甚至半夜、凌晨举办的“静心茶会”,
在她看来是最有趣的。
今年9月,解致璋和净慈寺方丈戒清法师一起,
在杭州净慈寺举办了一场“慧日峰下静心茶会”,
这是她在大陆举办的第一场静心茶会。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解致璋与戒清法师在茶会现场

“清晨曙光初露的时候,
天色由暗转明的刹那间,
静静地坐一阵子,静静地喝口茶,
闻闻香,这就是返归自然吧。
其实每一天都有日出日落,
但是现代人都生活在人工照明里面,

完全忽略了。”
自述   解致璋   编辑   倪楚娇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解致璋老师在帮茶人调整茶席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清香斋茶人们在打理花材
 晓光初露,茶烟轻扬落花风 
一条摄制组来到净慈寺的时候,50多个茶人正在紧张地为第二天的茶会做准备。这几天的气候非常多变,遮雨的防水油布被放在一边,以备突降大雨。每个人都忧心忡忡:明天到底会不会下雨?
解致璋老师反倒是最放松的,她说要顺应自然,享受这种不可控的游戏。她索性带着我们去对面的西湖逛了逛。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西湖边的净慈寺

“我外公在西湖旁边有一栋房子,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常常跟我说:西湖很漂亮,到了春天的时候,一棵杨柳一棵桃。办茶会最早就是想到杭州来,但是那个时候因缘不具足,我们就先在苏州的艺圃办茶会了。”

因为台风的关系,那天的风特别大,解致璋老师温柔的声音时常被吹散在风里。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解致璋与戒清法师
在净慈寺的济公别院

早在11年前,解致璋在灵隐寺办茶会的时候,就与戒清法师认识了。“法师邀请我们来净慈寺办茶会,说了4年时间,但前两年我母亲过世了,我一直没有出来,我们今年终于来了。”
据戒清法师介绍,净慈寺是吴越国国王钱弘俶亲自修建的。国王修建的寺院,在国内并不多见。明清两代的皇帝到江南来时,净慈寺是必到的寺院之一。康熙留下了非常多的墨迹,乾隆甚至专门叫内务府造碑,赐给净慈寺。
作为最挨近西湖的一所寺院,坐在寺里,可以看到苏堤春晓、雷峰夕照,听到南屏晚钟。这一切,都成为本次茶会的最好背景。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净慈寺济公别院的茶会现场
这次茶会选在净慈寺的济公别院举办,这是一个类宋代园林的空间,地上铺着老石板,“整个别院是很独立的一个空间,考虑到气场不应该散掉,所以茶席与茶席之间安排得比较近,跟运木古井连在一起。”解致璋说。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布置好的茶席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佛前供茶所用茶席

这次的静心茶会一共持续4天,每天有晨、晚两场,共8场。
茶会当天,解致璋和茶人们时刻观察着天色,如果下雨,户外茶会便办不成了。
时不时一阵风吹来一阵雨水,掀翻了桌布,扫倒了花器,茶人们急忙拿出纸巾吸水,小心但迅速地救场。谁都不提要搬进室内的B计划。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晚场茶会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佛前供茶的仪式

还好,雨最终没有落下来。晚上七点,客人们落座后,茶会以一个特别的仪式开场了——佛前供茶。

“戒清法师在济公殿内,茶人在外面泡茶,送到殿门口。大师父在里面接过后,供到道济禅师前面,用仪式来代表我们的心意。”解致璋介绍说。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清晨 净慈寺

相比晚场,清晨的静心茶会更为特别。“晓光初露,茶烟轻扬落花风”,这是解致璋对静心茶会的画面描述,后半句是杜牧的诗。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凌晨4:30 迎宾

4:30开始迎宾,茶客人陆续到了,喝上一些特意准备的薄粥,喝茶之前需要垫垫肚子。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4:45 南屏晓钟敲响

4:45南屏晓钟响起来,共108响。茶人们陆续把烛光全部熄灭,让客人在黑暗里面享受一下跟自己相处的宁静。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5:15 解致璋与戒清法师 静坐

在静坐中,体验天空渐渐泛蓝,大地由暗转明的过程。“其实我们每一天都有日出日落,但是现代人都生活在人工照明里面,从而忽略了。”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凌晨5:45 第一席
天色微亮时,茶人们开始泡茶。这次的茶品以台湾的高山乌龙为主,也有东方美人、包种茶。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茶客人品茶

茶客人会经历声音的、眼睛的感受,接着会闻到香气,会尝到滋味,会有温度。
“在日本办茶会,要求参与者不能说话。我们从头到尾没有这样子的要求。但是我们的客人都舍不得说话。在那样的光线里头,在那样的自然里面,根本舍不得讲话。”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以下是解致璋老师自述:
 一场困难的游戏 
这些年我们提着茶具和好吃的点心,去过很多美丽的茶区、园林、寺院……一边游山玩水,一边举办户外的茶会,和朋友分享好茶,一无所求,但非常快乐。
户外茶会听起来浪漫,实则有很多困难。我一直开玩笑说,办户外茶会就像阿汤哥的《谍中谍(Mission Impossible)》系列,是不可能的任务。
11年前灵隐寺的那次茶会,是在大雄宝殿前面办的。一个晚上要招待120位客人,一共五个晚上。
为了保证白天寺里日常的运营,我们只能在下午闭寺后开始布置。院里的6个大香炉要6个人把它拖开,然后把桌椅排出来,把茶席摆上。每天撤,每天摆。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茶人在泡茶

这次的净慈寺茶会,为了配合天光微亮、日出、南屏晓钟、静坐、出茶汤的各种时间点,我们查了好几次天象,每隔一段时间查出来都不同。
在户外泡茶很考验功夫。乌龙茶要高温泡、趁热喝,对水温的要求很高。风大的时候,我们需要把炉芯调得很高,火烧得很旺,把水温撑住。可是风会停啊,那水温又会很高了,那就又要变慢下来。
这些需要茶人的反应很灵敏。我们本来生活在自然里面,是灵敏的,我们现在变得不灵敏了,因为我们离开自然太远。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茶人们在大风中做准备

茶人们在家练习的时候,会用空调吹、用风扇吹,试图模拟出在户外的感觉。但那是不一样的,户外的风是不规律的,是不会跟你预约的。
那自然就是变异的,我们其实只是返归自然,不去控制那个状况,而是去顺应它。这需要很大的能耐,功底要好,而且心要柔软跟灵敏,把自己很多既定的想法或者惯性放掉,才能够以变应变。
我觉得茶人们很有勇气,愿意接受这样子的挑战。对我们来讲最有意义的是准备的过程。我们非常诚心地准备这个供养,每天都认认真真地插花,认认真真地泡茶。
我有时候会开玩笑反问她们:“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茶会?”她说:“好玩啊。”我说:“不参加不就没事了?”她说:“对呀。可是也没得玩呢。”
做这么困难的茶会,对于一个学习茶道的人来说,是她修炼的过程。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画、园林和茶席 

以前我在学画的时候还没有学习喝茶。我常常很渴望走到画里面去,特别是明朝的画。

沈周、文徵明、唐伯虎画了很多非常人间的生活场景,同时又很出尘、很干净,比较接近中国传统的隐逸思想的文人生活。

我去细细观察那个房子什么样,院子什么样,种的什么树,篱笆怎么编,它的门到河水有多少距离,屋里有几个人,他在喝茶,在读书,在休息,还是在冥想?我就在揣摩他们的生活,那非常吸引我。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喝茶的时候,我想更贴近这样的生活方式,但是我们又生活在都市里头,所以我们就发展出来了在茶桌上放很多的植物,小中见大,想象它是个小园林。聊胜于无嘛,那是心向往之。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我年纪很小的时候最喜欢沈周,我觉得沈周就像爸爸那样的温暖。后来我到了苏州园林,就像回家一样那个感觉。因为园林的美学跟绘画美学是一致的。
文徵明也参与了拙政园的造园计划,而且他也画了非常多的拙政园绘画。现在去看文徵明画的山水,我说他画的不是真正的自然,而是像拙政园一样的城市山林。
所以我们的案上山水跟城市山林的关系,可能比跟绘画的关系更接近一点。绘画是平面的,园林是立体的,茶席也是立体的。所以我自己的美学思想深深地受到绘画的影响,可是我们案上山水的结构、布局、高低、疏密、错落有致,学习的对象还是以园林更多一点。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茶席上的意趣 

桌面上的茶席,可以是繁复的,也可以是简单的。就像是我们中国传统的艺术,有一种是雕馈满眼,有一种是出水芙蓉。美有不同的呈现的方式。
有人使用的色彩都很饱和,很东方,用一些刺绣的元素。也有一些同学,她们很淡雅,茶席搭配的颜色非常柔美。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在探索茶席的时候,不要有什么定见,尽量发觉自己的喜爱,把自己向往的那种美做出来。一开始会觉得有一点困难,我做不出来我所想的。就是需要慢慢地练习。

它就是由简入繁,再由繁入简的过程。

第一个“简”是很简单的意思,是不够充实的,需要慢慢到充实。黄宾虹讲过一句话,他说我们学画要有一个能力,先要学会画满一张纸,然后求虚。

我觉得茶席也是这个样子,你先要有功力做满一张桌面,然后你再求虚,再减。最后这个虚就不是空洞的虚,而是充实的空。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我觉得可以用学习艺术、学习建筑的方式来设计自己的茶席,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游戏的心情。你要觉得好玩,茶席上每一件都是玩具,都是从哪里带回来的小纪念品,充满了回忆。
茶席上,你用一块捡回来的石头,或者是用一块羊脂白玉搭配都可以,就看你怎么用它,用得好不好,配色漂亮不漂亮,整体有没有达到了一个比例、色彩、层次的变化。
重点不是个别物件的珍贵性,而是你的运用技巧。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我觉得现在是一个追求颜值的时代,可是它是属于外在美。我认为茶道的内在美,具体的传递是茶汤。

茶席不能只有表面上的美感。茶汤没有说服力的话,那是没有办法感动人的,那是本质。

茶会对我来说就是我生命中的故事,一页一页的,又充实又美好的一页。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戒清法师在济公殿前

Q:一条

A:解致璋、戒清法师
 净慈寺与茶 
Q:戒清师父,如何会邀请解致璋老师来寺里办茶会?
戒清法师:举办静心茶会,就是希望人们能够在外界的躁动中,找到一份宁静。
茶对佛教来讲,不单是在净慈寺,都是有传统在的。
佛教里面喝茶是从禅宗一直是不断的。因为在禅修的时候,长思静坐,很容易昏沉,想要打瞌睡,所以就要喝茶。慢慢它变成一种艺术、文化的表现。
另外我认为,茶也是体现一个静心的过程,我提倡泡茶就是拿起、放下,直来直去,不加修饰,不带表演性质。
我认为茶是可以调心,是可以辅助你修心的。因为我们讲每个人都可以坐在这里就去悟道,但茶是一个方便法门,像古琴也是方便法门,像书法也是方便法门。
这些方便法门,最后辅助你回归到对于佛法的禅的认知和修习中去,那我觉得这是一个契合的引导。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净慈寺是离西湖最近的寺院 

Q:净慈寺靠近西湖,不光环境好,人文气息也十分浓重。
戒清法师:从环境角度来讲,净慈寺是最挨近西湖的一所寺院。坐在净慈寺,可以听到、看到西湖十景中的好几个景。可以看到苏堤春晓、雷峰夕照、听到南屏晚钟。
那我们整个南线,整个南山,在清代的时候叫湖南佛国,它总共有一百多间寺院,其中是以净慈寺为代表。而净慈寺它所在的山,叫南屏山,所以我们就有了南屏晚钟。而雷峰塔所在的山叫夕照山,所以有了雷峰夕照,它有一个呼应的。
人文方面,净慈寺历代祖师的佛法造诣、文学造诣比较高。
第一任住持永明延寿大师,是中国佛教历史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位住持。阿弥陀佛的圣诞就是以他的生日来定的。
所以文人墨客来得就比较多,留下不少诗词。比如杨万里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苏东坡来得也比较多,对净慈寺都很熟悉,所以他有的著作会写到,甚至专门写一些诗文,来描述净慈寺的一些住持。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济公别院

Q:茶会在济公别院举办,可以和我们介绍一下这个空间吗?

戒清法师:净慈寺后期还有一百多位高僧。其中济公,在民间的影响非常大。济公殿整个是类宋代的园林空间,正好符合我们这次茶会“静心”的主题。

我一直认为宋代的文化是最符合禅的,因为它讲的是空寂,追求一切为简。所以我们在改建济公殿时,配备了一个极简的山水空间。比如整个水系景观,只用了一块石头就撑起来了。该空则空,该满则满。

我跟解老师都觉得,这个地方是最能够让人进去的,所以最后我们选择了这个空间。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济公造像
济公在民间是游戏人间的,但在佛教里面还是一位祖师。那我们在很有因缘的情况下,有人捐了一个宋代的济公,一个很小的铜的济公造像,参照它,我们造了一个很庄严的济公像。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运木古井

别院的中心有一口运木古井,大家电视剧里应该都看到过,济公施法后,井里面不停地运出木头来。这个井正好在我们茶会的轴心,相当于一个主舞台,也有一个追从古人的意味在。
另外在济公殿的旁边就是钟楼,南屏晓钟、晚钟都在这里敲响。早上的静心茶会有一个钟声中静坐的环节,这是我和解老师特意设计的环节。
当人在没睡醒的状态,晓钟就把大家从睡眠当中唤醒,从昏沉当中惊醒,甚至从佛教讲,从烦恼当中惊醒。在天蒙蒙亮时,你眼睛睁开,恍如换了一个生命体一样的感觉。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奉茶人点茶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主供奉茶

Q:可以和我们介绍一下佛前供茶吗?

戒清法师:这次奉茶的仪轨, 我们采用的是宋代的抹茶,用生水打茶。因为在佛教里面讲,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生水里面是有无数的生命体的。 

在整个奉茶仪轨中,一共出现了三个人,奉茶人、侍者和主供,主供实际就是我们出家人,在殿内接过侍者递来的茶,供奉于殿内供桌之上。

我们做这个仪轨的时候,是希望通过人的互动,把大家的思想聚化到这个空间里面,我觉得也是一种静心的药引子。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Q:戒清法师,您自己也喝茶,如何理解禅茶一味?

戒清法师:我们很多人在讲禅茶,把唐代赵州禅师的“吃茶去”作为禅茶的标签。我认为,真正的禅茶是先要从心里面出来的,不是在寺庙里面做一个茶就是禅茶,那只能叫佛茶。

我认为禅、茶和心,这三者是三而一,一而三的关系。禅之意趣,在于静中悟道。茶之精神,在于品茗间顿悟禅境。是故禅茶虽形色不同,然其所归之境,却为一者,犹是禅茶本一味。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启蒙期的中国茶道 
Q:解老师,在这之前您已经办过多次静心茶会了,每一次都选在户外,而且是深夜、凌晨的时候,这是为什么呢?
解致璋:我们在台湾已经办过很多次静心茶会了,但是在大陆这是第一次。
我们有一次在花莲的海边,真的是半夜三点钟开始喝茶,那是在海边的月光下喝茶。
有一次是在水边,我们是从天亮到天黑,在黄昏的时候喝茶。夕阳照在河水上,逆光的芦苇很漂亮,还有野姜花、白鹭鸶,那个风光又不同。 
清晨我们办过两次。有一次是在阳明山,有一次是在汐止,都在山里面。有很多的小鸟的叫声,蝉也会跟着叫。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茶客人

户外茶会是最接近自然的,我们要回到自然中去。喝茶的节奏是慢的,而且它是一个人文的活动。喝着茶汤,闻着香,感受入口茶汤的温热,会触动我们的心灵,使得心灵变得更敏锐,更容易打开去看见。原来我们的世界是这么美,自然光线的变化是这么感动。
所以参加过静心茶会的朋友都会印象非常深刻,跟一般的茶会比,气氛多了一层,更贴近心灵的一种触动。
这一次是我们第一次在大陆做静心茶会,我好开心啊。在寺院里面做静心茶会,那我们就更贴近禅了,离禅更进一步了,因为禅茶一味。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晚场茶会
Q:办完这次茶会后,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打算吗?
解致璋:回去之后,我们要在溪边办一场没有桌椅的静心茶会,也叫“跪夫人茶会”。只有两个礼拜的时间,茶人们要练习在地上泡茶,拿茶具的角度都会不一样,然后有些人跪了以后就站不起来了,难上加难了。
但是反过来讲,你的依赖越少,你的自由度就越高。我们如果说都不要桌椅,我们是最自由的,连茶席都是自由的,因为你没有边界。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晚场茶会
Q:台湾茶道一直会和日本茶道进行比较,这个话题也讨论了好多年,您怎么看待目前两者的关系?
解致璋:一开始,我们也是害怕和日本茶席雷同的。可是由于茶不一样,所有的后续程序也就都有了不同,包括茶具、水温、茶香、仪式。
日本人喝的是绿茶,我们是以乌龙茶为主。乌龙茶的源头是功夫茶,虽然日本的煎茶道也是从福建传过去的,也是功夫茶,但他们没有茶盅。他们直接是关公巡城跟韩信点兵的泡法。
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他们的茶道已经有非常完整的自己民族的一种美感的形式,而且是符合绿茶的低温茶汤的这一种流程。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中国的茶类非常丰富,每一种的泡法应该有差别,值得探索的地方太多了。

台湾茶道比较专注在乌龙茶这一块。如果说乌龙茶泡得好的话,掌握绿茶、红茶、普洱茶、白茶都不太困难。因为乌龙茶它的制作过程变化多端,它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发酵稍微重一点,或者海拔高一点,制作出来的风味都会有差异。

那绿茶对我们来说,它相对来说比较单纯。所以日本茶道的仪式感比较强,而在茶汤本身的琢磨相对来说比较轻一点。

喝煎茶道跟喝乌龙茶的节奏差别很大。因为煎茶有时候用40度的低温来泡,所以他们的茶汤在入口的时候是温的,但是乌龙茶我们是用高温泡,那入口的时候是烫的。如果我们没马上喝的话,它的滋味会变化,它的香气会消散,它的鲜度会流失掉。

在茶汤的温度差别那么大的状况下,我觉得乌龙茶是不能用煎茶的形式来进行的。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Q:中国茶道的传播是跨越时间、地域甚至文化的,杭州也是茶文化传统丰厚的地方,您能谈一谈您的观察吗?
解致璋:中国历史上茶文化兴盛时期有三个时期,一个是唐朝,一个是宋朝,还有一个是晚明。我觉得现在是第四个时期,还只在启蒙期。
我认为喜爱茶的人很多,但是高度不够。需要更多的人投入了足够的心力,底蕴足了以后,它才会灿烂,才会开花。现在它还有非常多的可能性,我们可以期待未来它会成熟。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所有的艺术里面,到目前为止,味觉跟嗅觉是不能被记录的,它只能被记录在我们的心里面,它是体验的,是一种记忆,不是一个知识的、概念的、视觉的东西。
所以茶好不好才比较难辨认,那个辨别力的养成是缓慢的,它没有办法透过听演讲、看书来得到,它必须透过经验,这个是我觉得茶道发展得缓慢的原因。
因为茶道它不只是外在美,内在美体现在茶汤的韵里头。

部分照片提供:净慈寺、李景蓉、马岭
采访场地提供:西子宾馆

一场凌晨4点的雅聚:每个人都舍不得讲话
净慈寺改复建效果图
净慈寺,始建于后周显德元年,为西湖之畔唯一全国重点寺院,号称“湖南佛国”。寺院依南屏峰,濒西子水。南屏晚钟、运木古井,远近闻名。
净慈寺几经兴衰,2015年,净慈寺全寺改复建工程正式启动,西湖南岸将再现宋式名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