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夏日的阳光炽盛,古树上爬着知了声声蝉鸣,窗明几净的课堂内书声琅琅,那是一众女僧在佛学院上课。

这样的场景自古以来都是不多见的,因为稀少难得更加显得珍贵。现在,独立办学的尼众佛学院,或是佛学院开办的尼众部虽然只占少数,女僧的教育却一直如火如荼地发展

时间回到百年前,在中国佛教新式教育刚刚兴起的时候,尼众教育也提上日程,燃起比丘尼学院教育的星星之火。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现年98岁高龄慈学长老尼就是当时求学的一位女僧。她曾亲近虚云老和尚、太虚大师等佛门高僧,在中国佛教历史上第一所女众学院就读。

后来,慈学长老尼重兴武昌佛学院尼众部,恢复武汉四大丛林之一的武昌莲溪禅寺。人们都尊称她为“武汉佛学活词典”。今天,禅风君与大家分享慈学长老尼的一篇自述文章,来了解她的求学历程。

????点击观看:武昌佛学院记录短片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受了太虚大师佛法思想的影响,我的师父发心出家,当时已有30多岁了。虽然比较晚,但是师父有福报,遇到了太虚大师来武汉弘法的好因缘。

大师每次来武汉,基本上都是住在栖隐寺隔壁的佛教正信会,大师来往多了,看到栖隐寺因为辛亥时期战火的劫难,破败不堪,许多房屋倒塌,砖瓦堆积,大师于心不忍,就想着要重兴栖隐寺。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当我师父在宝华山受戒回武汉后,太虚大师就跟佛教会的居士们商量好了,要师父接管栖隐寺,还给了师父一个当家的名分。因为辛亥革命的战争炮火,严重地毁坏了栖隐寺,师父来到栖隐寺也是临危受命,万不得已,师命难违,只好接受了。

师父当家以后,首先就是着手修建寺院,安顿出家人的住房问题,还重修了地藏殿,维修了禅堂、大雄宝殿。那时候师父在栖隐寺,因为有太虚大师在佛法上作精神指导,有佛教正信会在经济上的大力支持,还有师父家里人作坚强后盾,几年下来栖隐寺就初具规模。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栖隐寺修建好了,1927年师父经请示太虚大师许可,把栖隐寺改为比丘尼丛林。虽然规模不大,但这是武汉佛教历史上的第一个比丘尼丛林,还是由太虚大师亲自挂牌的。师父担任了监院职务,管理寺院,领众薰修。

1922年太虚大师创办武昌佛学院的时候是一院两部,男众部在武昌通湘门外的千家街,女众部在昙华林附近的鼓架坡。女众部比男众部晚一些,是1924年创办的,这是中国佛教历史上第一所女众学院。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当时佛学院女众部里的学生,有在家女众,也有出家尼众。我的师父出家前受过很好的私塾教育,知书达理,学养深厚。佛学院女众部开办后,热爱学习的师父,在佛学院里接受了系统的佛法教育,同学中还有超荃法师等。

1933年2月,佛教正信会应女居士们的请求,说武汉三镇有许多失学的比丘尼需要学习,礼请太虚大师慈悲成就。根据信众们的要求,大师依托佛教正信会,创办了“佛教女子研究部”,不仅接收出家尼众,同时也接收在家的皈依了三宝的女众。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学习的内容以佛学基础常识为主,目的是树立佛法正见;还安排了哲学、古文和写作课,目的是提高文化水平。

授课的法师都是武昌佛学院男众部培养出来的,都是太虚大师的学生。法舫法师担任教务主任兼佛学教授,还有芝峰法师、大醒法师也是佛学教授;我的师父德融法师担任训育主任兼总干事。也有几位在家居士当老师的,如刘俊三居士、汪奉持居士等担任佛学教授;还有吕九成居士担任国文教授。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研究部招收学生的学习时间为三年,一年两个学期,每学期举行期中和期末考试,优秀的学生前三名都以笔记本和小字笔,另加吕九成居士书写的白摺扇等作为奖励。

研究部授课的法师、老师以及学生们的学习、生活费用全部由佛教正信会承担,出家的学生食宿都在我们栖隐寺,上课就排队到隔壁佛教会教室去,下课了又排队回来。

法师、老师的生活由我们栖隐寺负责,我师父为他们开了小灶,请人单独做饮食,每餐饭菜做好后,由我送到隔壁的学堂去,给法师们吃。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刚开学的时候,我们寺院的青年人都去读书了,我的师兄弟们也参加了学习,师父说我没有剃度,就不能去,再说寺院里也需要一个人帮忙做事。

我每天给法舫法师、大醒法师送饭,时间久了,他们来说服了我师父,要我也去读书。当时虽然我没剃头,后来也例外地参加了学习,这是我出家以后进入的第一个佛教学堂,非常难得!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女子研究部的开办时间不是很长,只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我因为去得比较晚,只上了一学期的课,后来因为两位法师离开武汉而停办了。

太虚大师曾经于1932年在佛教正信会讲《十善业道经》,又于1934年在佛教正信会讲《善生经》,每次讲经法会都在佛教会楼上的大法堂,师父总是亲自带领栖隐寺的比丘尼去听法,去护持讲经法会。

1935年前后,佛教正信会开办的女子研究部停办了。研究会的董事们请示太虚大师:女子研究会的学生们何去何从?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正在大师考虑如何安置学生的时候,有一位叫杨厚慈的大居士,发心捐献自家的私立育婴敬节堂的房子给佛教会,太虚大师原本是打算做养老院的,正好碰到研究部的教学停办了,大师就指示佛教会,把私立育婴敬节堂转交给我的师父和超荃法师管理,作为女众修学道场,并继续办学,将原来研究部的全部学生一起转移过来,延续学生们的教学。

我的师父和超荃法师接受了佛教会的委托,接着就开始筹备开学的事情。请示了太虚大师后,新的佛学院名叫“八敬学院”,意在女众学佛出家必须尊崇“八敬法”,这是佛法中戒律的根本,也是女众出家的缘起!

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太虚大师创办“八敬学院”的悲心用意!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八敬学院”的地址在汉口王家墩飞机场附近,那时候算是郊区,离栖隐寺很远,开学前期的筹备,真是辛苦了我的师父,跑了不少路,几乎隔一天去一趟,直到开学。

“八敬学院”教授的法师中,新增加了武昌佛学院世界图书馆的研究员茗山法师、福善法师,二位法师作为佛学教授。

我在“八敬学院”读书的时候,在茗老座下听闻佛法,受益很深。上个世纪80年代,茗山老法师担任了江苏省佛教协会的会长,南京栖霞寺的方丈,我跟他写信请法,都是称他老为亲教师;在中佛协开会碰到了,我总是向他老执弟子礼,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我今年94岁了,有些年轻的比丘师父来了,我总要向他们顶礼之后再坐下来谈话,信众们看到了不理解,说我这么大的年纪,为什么跟这么年轻的人顶礼?我说佛陀制定了“八敬法”,教我们恭敬尊重“八敬法”、恭敬尊重比丘,就能正法久住啊!

太虚大师创办“八敬学院”,我在“八敬学院”读书时,只是剃度了,还没有求戒。“八敬学院”规定,学生来了首先就学“八敬法”——也就是《大爱道比丘尼经》。“八敬法”的第一条说百衲比丘尼要给八岁的比丘顶礼,所以我虽然年纪大,也要向比丘顶礼,这就是修行,就是听佛的话。

“八敬学院”开办了一学期后,超荃法师、轮空法师因为有其它的原因,相继离开了学院。这件事报告了太虚大师,但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接替。我师父一个人撑着,在“八敬学院”的办学过程中很辛苦,后来就叫我大师兄慈云代管一些事务。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1946年3月,时隔八年之后,太虚大师再次回到武汉。大师是坐船来的,我们栖隐寺的比丘尼和佛教正信会的居士们一起,排队到江边夹道欢迎,迎接太虚大师回来。接到佛教会楼上大法堂,僧俗一起向上排班顶礼大师。

大师坐下来后,眼睛在大法堂来回扫了一遍又一遍,说的第一句话竟是:“德融呢?怎么没有看到德融呀?”听到大师问话,我的师叔上前去回答说:“德融师已经往生了……”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听了这话,大师微略一惊,叹了一口气说:“栖隐寺不幸啊!”大师又问:“德融的徒弟们呢?”我的师叔叫我到大师跟前去说:“这个慈学,是师兄最小的徒弟,当时只剃头了,还没有受戒,师兄就往生了。”

大师看我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直往下流,大师慈悲地摸了一下我的头,叫我不要哭,还说师父走了,还有我呢?大师当年说的这一句话,我记在心里,温暖了一辈子。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1946年秋季,武昌佛学院男众部恢复了开学,也是最后的一次开学。接着太虚大师又指示佛教会和佛学院的院董,支持栖隐寺开办佛学院女众部,经过半年的筹备,栖隐尼众佛学院于1947年春季开学了。

佛学院男众部的比丘仪模法师、少哲法师、心安(本乐)法师,来栖隐尼众学院负责佛学教授,我本人也承担了佛学课程,还有我在八敬学院的同学如理比丘尼担任监学。

栖隐尼众佛学院开办了三年,继续延续太虚大师和我师父在世时办学的基本理念,师资以武昌佛学院男众部的法师为主,教授佛学基础知识,学生僧俗兼收,学员中有胜持师、传根师、心善师、圣智师等。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我的师父追随太虚大师剃度出家,效法太虚大师兴教办学、教书育人。1924年在武昌佛学院女众部读书以后,回到栖隐寺担任当家师,管理寺院,领众薰修;1933年协助大师在佛教正信会创办女子研究部;1937年协助大师又在汉口创办“八敬学院”,以宣扬佛教为使命,造就女众人才为宗旨,为武汉佛教培养尼众人才,为以后创办栖隐尼众学院,打下了基础,真是功德无量!

其次我的师父协助太虚大师办学过程中,按照大师的思想精神,佛教学院不仅培养出家女众,也培养在家女众,僧俗两众一起进入佛学院共同学习佛法,这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

佛门女僧的学习生活是什么样的?听98岁慈学长老尼来讲述

我的师父身为女子,没有娇柔,出身富贵,不图享受。出家以后以佛心为己心,以师志为己志。从师父身上我看到了师资相承,相摄相融的力量,也看到了师父担当佛法的大丈夫志气!

这是我应该学习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