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讲坛丨妙光法师:跨越时空的永恒与瞬间——谈中英语文翻译

编者按:妙光法师留学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亚洲研究部文学学士,在澳洲求学时就经常服务于当地道场的翻译工作,后随星云大师出家,攻读佛光大学佛教研修院硕士。2000年起担任大师首席随侍英语翻译。星云大师说:“我不会英文,但凡听过妙光翻译的人都赞不绝口,表示我说话的内容,经过她翻译的英文,非常清楚易懂,措辞准确,声音优美,说话抑扬顿挫,就像唱歌一样,具备翻译该有的信、达、雅。”

妙光法师语音正宗,翻译精准易懂,常人感到深奥的典故皆能信手拈来,即时在中英两种语言之间自由切换。佛光山一直致力于培养国际弘法人才,加强佛教、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地文化的融合交流,妙光法师担任人间佛教研究院(国际事务)副院长,《佛光大辞典》英译总召集人,南华大学宗教所助理教授,为人间佛教走向国际做出不少贡献。

讲座前的暖场节目

11月10日下午,星云大师首席英文翻译妙光法师登临扬州讲坛,主讲《跨越时空的永恒与瞬间——谈中英语文翻译》。以下为妙光法师的讲座内容:

一直以来,我都是翻译者,跟着主讲人上台。平时有主讲人在身边,既使有压力还是比今天自己独自上扬州讲坛轻松。今天是谁来了?你们或许说,是妙光法师来了。其实,我是星云大师的翻译者。我今天最重要的目的,是作为星云大师的翻译,带来大师的话语和精神。

从小接触大师语录  成长过程中有极大力量

我在台湾出生,12岁时移民澳洲。刚去的时候,母亲没有学会英文,她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压力非常大。只要是周末,她就去唐人街、去礼佛,每次我看到她合掌时,她的脸上才会有些许的释怀和轻松,那是她可以放下一切,和自己内心对话的时候。后来,我们找到了佛光山在澳洲的道场,只要一到周末,母亲就会去做义工,去服务大家。那里有人和她说中文,并分享人生。

我还没有成为星云大师翻译时,我就随母亲到道场而接触到了大师的文字,让我在异乡成长过程中有了极大的力量。如师父说:“一半一半”Half and Half。白天一半,晚上一半;善良一半,邪恶一半。这个世界谁也无法统一另一半。努力好的一半,坏的一半自然减少。接受美好的一半,包容残缺的一半。

我刚到澳洲时,不会说英文,因此常被同学欺负,这个“一半一半”让我提起勇气去面对、容忍。因为我忍耐,反而结交了一帮好朋友。又那时候,我的英文很差,甚致影响各科的学习,在班级里考最后一名,我心里很难受,我想为什么来这里受气。这时候我又想起星云大师的一句话:“要争气,不要生气”Get Motivated Not Agitated。透过这句话,告诉自己,受到委屈时,只有自己努力争气,才有用处。我在学习时,不错过任何一个单词;下课后同学们的聊天我都仔细听,学习他们如何表达自己。渐渐我的英文变得比较完整,到了高中时,我终于考了全班第一名。

资料图

2000年出家成为随行翻译  星云大师取名“妙光”

18岁高中毕业考完大学的暑假,母亲让我去了南天寺的儿童快乐营,原来好多青少年都是被家长送去学习中华文化。一坐下来,法师用中文讲佛教故事,但是没有人听懂,我被法师点名硬着头皮上台帮忙翻译。可惜我当时也听不懂,非常尴尬。结束之后,法师却说你翻译得很好,让我感受到她的包容和慈悲心。营队结束之后,我决定留下来做义工。刚开始我削萝卜、刷马桶,法师奖励我得到了佛教英语辞典,让我开始投入翻译小册子的工作,逐渐我的英文翻译进步了。大学毕业时,我被推荐给星云大师。大师第一次见到我,就问你怎么听得懂我的扬州口音?当时我没有觉得这是扬州口音。后来回想起从小时候,母亲就让我听许多星云大师的录音带,结下的因缘。

师父教会了我很多,在澳洲出家当时,我们有六人都在猜测,师父会给我们取什么法名?我说我是做翻译的,不如就叫做“妙译”吧。师父听到后,说你叫做“妙光”。海外长大的孩子,写名字笔画要简单,而且光代表竖穷三际、横遍十方,超越时间空间,可以无限广大。生命不在于自我发现,而是自我创新,21世纪的我们要不断学习新的知识,如果停留在原地,很快会被别人超越。我做翻译也要不断学习,更新自己。

翻译不单单是语言的转化,翻译帮助沟通并启发有意义的行为,是文化的交汇,是思想的交流,是知識的豐富。以简单的问候为例,西方人见面说How do you do?  How can I help you? 中国人会说您吃饱了吗?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如果只从字上直译:你怎么做?就显得情境不对,让人感觉非常奇怪。

翻译用词也要注意前后语意,例如“因缘”怎么说?广结善缘是 To broadly develop “good affinities”. 给人一点因缘是 Give others“a chance”. 要看因缘是 It depends on“the circumstances”. 译法都不同。对于古文诗偈的翻译,我的师父教我要用文字勾勒出画面,读文学诗词才會有情境。此外,复字的理解要运用文法结构分析主词、动词、受词等,才能掌握到位。

一直跟随在师父身边  了解“慈悲”和“平等”

跟在师父身边,了解了什么叫做慈悲,什么叫做平等。2000年我出家之后,第一次跟随大师出门,就遇到了911事件。我要跟着四十多人的佛光山梵呗赞颂团去北美,要和美国人分享佛教的音乐,预计在10月上旬出发,出发前却发生了令人震惊的911事件。当天星云大师接到了很多电话,让他不要去,说那时候去美国有很多不方便。但是在众多劝阻之后,大师说“正是在这最危险的时候,我们才要去,给人带来一份安定。如果我们不能带给别人幸福和安乐,那就等于没有来。”结果我们这一团成了唯一获准进入911现场的佛教团体。师父在洒净祈福法会通常都会带大家念祈愿文,那天在现场的法会就要开始,师父特别回头跟我说“等下我怎么说,你就怎么翻。”我心想那是当然的还用说。到了念祈愿文的时候,平常师父开始都是说:“慈悲伟大的佛陀,请您垂听我们至诚的祈愿…,但那天师父一开始却说:慈悲伟大的上帝、耶稣、阿拉、穆罕默德還有佛陀,请您们保祐您们的子民,接引罹难者到您们的天堂、花園、圣地和净土…。”我当场愣了一下,师父马上用眼神提示我才意识到赶快照翻。本来刚开始站在旁边维安的那些警察,有白人、非裔以及拉丁籍的,或者双手叉在胸前或者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当听到我翻译出来,大家不约而同都站直了、两眼泛红。在师父进行洒净时,他们一一走向前来问,我不是佛教徒,您可以也帮我祈福吗?从照片上我们看到,他们低着头、双手合掌,排队接受大师的洒净祈福,让我感觉到了何为“平等”。

现场有很多去过佛光山参加国际青年生命禅学营的听众,虽然办了那么多年,但每一年的活动都给我很多的感动。有太多的人尽管不是信徒,但每一天都充满感动,我们看到学员们在朋友圈有很多分享,例如画面中这是一位来自大陆的青年说“人间佛教不仅仅是宗教,它教您更好的生活,它倾尽全力推动两岸交流,它告诉你要给人方便,它告诉你要惜福…。”尤其师父每次都会和来自世界五大洲一千多位学员接心,这张照片是2016年菲律宾光明大学的青年,她把握提问的时间问大师“我是一个来自菲律宾乡下的孩子,我是天主教徒。您不认识我,为什么要帮助我?”师父说“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她接着说“大师,我们感谢您翻转了我们的生命。我们今年十八岁,大家共同发愿十年之后一定努力弘扬人间佛教来报答您。”我站在旁边翻译,心想师父都九十岁了,听到十年之后的事,应该是简单回答谢谢之类的吧。没想到师父说“好。我如果活不到那时候,答应你一定会回来看你们。”所有听得懂中文的人都流泪了,我当时哽咽,一翻译出来,这女孩泣不成声。这是一位九旬老人和十八岁菲律宾青年跨越时空的承诺。

星云大师挂念家乡 纪录片《病后字》在扬首播

此行之前,我在佛光山到法堂向师父告假。师父一听我要到扬州,眼睛就亮了,还说自己很久没有回家乡了,他心里非常挂念扬州。师父说,将来要把扬州讲坛带到美国,让全世界都知道扬州。今天,我寻根祖国,看看师父走过的路。我要谢谢扬州,孕育了星云大师,谢谢扬州,让世界更美好。

前段时间,师父生病住院,身体复原情况良好,又开始写字了,现在师父写的叫做“病后字”。佛光山上个月刚为师父拍摄了一部《病后字》纪录片,还未对外发表,我特别要来今天在扬州为乡亲们首次播出。在这部纪录片中,我们看到大师动过脑部大手术记忆力大受影响,历经漫长的恢复后,写下的第一个字是“佛”。大师在纪录片中,笑容和蔼,要大家放心。还说“写字不辛苦,感觉自由自在,人生就是为大家服务…。老了,眼精看不到,力量不够,欢喜还是一样的。大家不要看我的字,要看我的心。”(部分文:扬州晚报 摄影:史宏伟)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avata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