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王小波说:“一辈子很长,要跟有趣的人在一起。”若是生在晚明,那一定要跟张岱在一起。

张岱,是精于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是极具传奇色彩的末世公子,是惊才绝艳的小品文巨擘,更是传统文人的异类,史学家中的奇葩。

 

张岱(1597-1679)

明末清初文学家、史学家,别号蝶庵居士,晚号六休居士,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寓居杭州。出生仕宦世家,少为富贵公子,精于茶艺鉴赏,明亡后不仕,入山著书以终。

他曾说过:“人无癖不可与之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之交,以其无真气也。”

在这点上,他不可谓是个茶痴,精致优雅而又放浪形骸地活着。

制茶师

特别发明了“奶+茶”

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有点自负,也透着一点得意。

最棒的是,张岱还很会吃。在《陶庵梦忆》中,记载道:一种奶+茶的独特配置,就连名字也很美,叫做兰雪茶。

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爱吃的他,抱怨外面的乳酪“气味已失”,于是特地养了一头牛挤奶,把新鲜的牛奶静置,直到第二天清晨凝结出奶皮,挑出奶皮,加泡自己做的兰雪茶,再用铜锅煮,煮好的奶油茶“玉液珠胶,雪腴霜腻,吹气胜兰,沁入肺腑”。

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这里的“兰雪茶”前身应该就是日铸茶。日铸就在浙江绍兴会稽山,那时的会稽山云雾缭绕,适宜茶树生长,”芽长寸余,自有麝气”是日铸茶的特色。

要不说张岱的爱吃爱茶是远近闻名,不到五年,兰雪茶就已经风靡整个江南了。

除了用兰雪茶做奶茶,还将兰雪茶拿来配河蟹,“如玉脂珀屑,团结不散”,饮料要配上玉壶冰,蔬菜搭配兵坑笋,米饭佐以新余杭白,最后用兰雪茶漱口,一套流程下来,只觉得唇齿留香,夜风舒畅。

品茶师

评水辩茶有绝技

“名茶还须好水泡”,中国人对于煮茶的水的讲究,可谓是渊源极深。

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张岱这个妙人,怎能例外?他有一套有辨水焙茶的绝技,不仅能辨别水质水味,还能吃出产地,曾放言杭州周边一带,过口就能确认是什么泉。

十八岁时,他发现了一口名为“禊泉”的古井,水质上乘。他的形容十分迷幻,“如秋月霜空,噀天为白;又如轻岚出岫,缭松迷石,淡淡欲散”,“取水入口,第桥舌舐腭,过颊即空,若无水可咽者,是为禊泉。”说禊泉水轻,用舌头轻抵上颚,入口即逝,很容易区分。

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最后,他给出了自己的评级,比起会稽陶溪、萧山北幹、杭州虎跑,禊泉水无疑名列三者之上。

此后“禊泉”名气大振,引发哄抢。最后连官府都惊动了,地方官员强行将“禊泉”收为官有。

美学家

茶器也是别有讲究

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明代,由于饮茶风尚的变化,对茶具的要求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转变,特别是明中期以后,逐渐形成用瓷壶或紫砂壶冲泡茶叶的风尚。

在紫砂茶器方面,供春紫砂壶造型新颖精巧,色泽古朴、光洁、温雅天然,质地薄而坚实,在当时已经负有盛名,所谓“供春之壶,胜于金玉”,张岱在《陶庵梦忆》中就把供春壶与商彝周鼎相并列,可见其价值之高。

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为此,他还乐此不疲地写下制作茶器最有名的人物TOP3,分别是龚春、时大彬和陈用卿。他赞美质地好的茶器可比拟商、周古董铜器,“一砂罐、一锡注,直跻之商彝、周鼎之列而毫无惭色,则是其品地也”。

反应他真正个人审美的,就是在做兰雪茶时,张岱特地写下的注释,“取清妃白,倾向素瓷”,用细瓷色浅的小巧杯盏来盛兰雪茶,才能配得上这样微妙的气息,果然还是很清新干净的审美啊。

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世人但有殊癖,终生不易,便是名士。”张岱一生何不是如此,他一身殊癖,乱世独立。

生活趣味不在别处,在一饭一蔬,三朋两友,四时风物,和能终生爱之的癖好。

张岱丨一介茶痴:有品纨绔+一流玩家+文人异类+传奇公子

人生须尽欢,诗酒趁年华,

余生不长,择一事成癖,足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