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做一件事「做和尚」星云大师出家80周年

2018-03-21    来源:慈惠法师    

【星云大师出家八十年纪念专题】 一生 只做一件事「 做和尚 」 ◎慈惠法师 我的师父 星云大师 ,十二岁出家; 今年 ,我的师父九十二岁, 他是一个出家人 。 「出家人」三个字,尽数涵括

  我的师父星云大师,十二岁出家;今年,我的师父九十二岁,他是一个出家人。

  “出家人”三个字,尽数涵括师父过去八十年的岁月。出家是他的日常,亦是他的桂冠;是他一生的工作,也是他从未改变的愿心。

  说到“出家”,依照常情,一个人之所以选择剃度出家,必定有重大的理由。最常听到的,出家是为了“了生脱死”、“断除烦恼”,甚至于对人生的一切已经作过仔细的考量,所以一个人决定出家,光是心里思索的过程,都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们的师父并不是这样,他出家时才十二岁,一个小孩子并不懂得这些,可以说他是“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出家这条路。

  永不退票

  事实上,依照师父自己所说,他出家是因为当时一句信口的承诺。当年中日交战,母亲带他离家寻找失踪的父亲。路经南京的栖霞禅寺,有人问他:“小朋友,听说你想做和尚?”他当时另有专注,就随口应答:“是啊!”随后,栖霞山的大方丈志开和尚叫他过去,很严肃的问他:“小朋友,听说你要做和尚?”这个时候,师父才想到:“啊!原来这件事是认真的!不管怎样,我已经答应了,就不能反悔。”所以,尽管面对一位陌生的大和尚,师父还是鼓起勇气说:“是的,我要做和尚。”

  在我随侍师父弘法的六十多年里,师父有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永不退票”,我借用这句话作为师父一生的概括。可以说,打从他承诺出家这一刻起,只要承诺的事情他就绝对不会反悔。应该说,他一生待人处事,坚持“永不退票”的惯例,是从那么小的时候就在实践、履行了。

  心甘情愿

  出家之后,开始了丛林生涯。在栖霞山如此庞大的丛林,一个年幼、辈份很小的小和尚,任谁都可以训你、教你、管你。事实上,如此年幼的孩子根本搞不清楚寺院的严格规矩,什么是该或不该,对于所受的委屈也好、呵斥也好,不只很难理解,更难以接受。但是,凡遇到困难、挫折,师父就问自己:“是谁叫我出家的?”接着又自我提醒:“我今天出家,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在“心甘情愿”的支撑下,一切的委屈都化解了,顺利的完成在丛林里做和尚的初阶教育。

  一切都是当然的

  长大后就读佛学院,学院里面有很多规矩要求,出家的戒律也非常严格,所谓“犍锤”、“棒喝”,对年轻人而言,有很多是不讲理的、不以为然的、不能适应的。当时师父就心想:“出家人本来就是这样子,受这种教育是当然的。这不是适不适应、喜不喜欢就可以改变的,总之我心甘情愿出家,面对这一切都是当然的。”因此,师父的《往事百语》就有这一句话:“一切都是当然的”。

  不能做焦芽败种

  佛学院毕业之后,师父二十三岁到台湾,一直念念不忘老师芝峰法师讲的“不要做焦芽败种”。这几句话串起来很有意思:“心甘情愿”出家;所受的“一切都是当然的”;我要把一个和尚做好,不但要做好,还“不能做焦芽败种”。所以,渡海到台湾以后,师父很努力的探索如何弘扬佛法、普度众生,誓言绝不能做佛门的败类,不能成为佛门焦芽败种。芝峰法师的这句话给了师父很大的力量,在他一生的弘法生涯之中,鼓励他不退失菩提心。

  广结善缘,有佛法就有办法

  从宜兰念佛会开始,到创建了佛光山,一直到在全球五大洲创建数百的佛教道场,师父一直坚持的就是“我不能做焦芽败种”。纵然弘法工作,遇到的很多人事物都有所欠缺,但始终立志要做好一个出家人。尤其师父一直强调,当有困难、不顺利的时候,就要想到“这是当然的”──因为我跟人家结缘不够,我给人家的不够多,所以才不够顺利,因此要广结善缘。如何“广结善缘”呢?就是处处与人为善,一心为人着想,就能结好缘。

  “广结善缘”就是佛陀的“缘起法”,也是一位出家人极为重要的根本思想。师父的一生走在“广结善缘”这条路上,即本本分分的奉行佛陀的“缘起法”。果然,他是正确的,他一生的成就靠的不是金钱、不是攀缘,而是依靠“广结善缘”,如果事情做的不顺利,甚至有人反对,师父会认为:“是我结缘不够,不必怪人家,自己要努力创造好因好缘,事情就能办成。”因此师父坚信“有佛法就有办法”。

  不要用金钱去堆积,要用智慧去做事

  作为弟子,尤其是我跟着师父六十多年,看到他面对诸多困难从不埋怨,缘分不够就努力结善缘,深信因缘具足时自然水到渠成。仅管师父创办五所大学花费几百亿,我作为承办人感觉像做梦一样,可是师父都做到了。这个靠的就是智慧,而这智慧就是“广结善缘”。师父一生办大学、学校、报纸、电台,乃至全球这么多道场,靠的就是广结善缘。因此,师父有一句话“不要用金钱去堆积,要用智慧去做事”,智慧就是佛法,依照佛法行事待人,自然能够成就。

  我觉得,师父的一生是从自身做起,真实的将佛法落实在行住坐卧之中。师父今年九十二岁了,我在身边跟随这麽多年,我看到他真正的是一个百分百的出家人,一位真正的修道人。他的生活很简单,出家人本来讲究“三衣一钵”简单朴素的精神,师父的一生做到了。

  残兵败卒都能打胜仗,破铜烂铁也能成钢

  即使是被尊崇为大师,师父依然是“三衣一钵”,一碗面、一个茶泡饭就很满足。即使他写了三、四千万的文字,出版了三百六十五本的《全集》,他没有要求自己必须有一个书桌、一个书房。他很简单,这也是我很佩服的一点,在非常简单有限的资源里,成就了今天佛光山的事业。他有一句话“残兵败卒都能打胜仗,破铜烂铁也能成钢”。他作为一个出家人,不只生活资用简单,包括弘法利生,都是在极其有限的资源之下完成的。我最敬佩也一生努力向师父学习就是这句“残兵败卒都能打胜仗,破铜烂铁也能成钢”。

  师父坚守出家人本分,再好的礼物、再多的东西给他,他拿到手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我要送给谁”。“给”的精神,是大乘菩萨道六度的第一:“布施”度,师父是完完全全在奉行佛法,所以我一生努力向他学习。举凡做事,我经常告诉自己:“不要想到买东西,要这个要那个,不要想一定要具备多少人力。”我会勉励自己去相应师父说的“残兵败卒能打胜仗,破铜烂铁也能成钢”。在我看来,师父真正的成就,是建立在这种观念上;这种简单朴素,就是出家人的本分,这一点我真的五体投地的敬服。

  真正的奉行佛法

  作为一个出家人,师父时时刻刻注意威仪,不管如何忙碌,进出在纷繁的社会人群中,他总是如此与众不同,全因为他的威仪。有很多弟子、信众被师父折服,也是因为他的庄严。这种庄严并不只是静止地站在那里,而在于扬眉瞬目、举止言谈之间,在在处处的得体、和谐、自在、从容。他的威仪并不是刻板的,或是让人感觉高不可攀的权威,而是无限柔和,让人感觉到春风般的亲和力。

  我们修行追求福慧双修,一般人所谓的修行,不外是遇事要心地柔软、学习慈悲;遇到困难要脑力全开、以智慧处理。在师父身上,我发现他的慈悲、智慧是另外一种层次:他不是经过思考做作或者努力勉强自己学习,而是一种自然流露,好像他这个人心性本来如此。我想,真正的慈悲、智慧,应该要到这样的地步,让自己完完全全变成慈悲智慧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奉行佛法。

  年近九十岁时,师父几次生病,进出医院,不管动完手术、做完繁琐的检查有多累多痛苦,他一定会马上向医生、护士表达“谢谢你们”,那种慈祥让人感受到他致谢的真诚,那种感恩是发自内心的流露,总让医护人员惊叹“大师身上完全看不到生病的倦容”。这几年来,他因为行动不便要坐轮椅,可是我们所有的弟子、甚至亲近的护法信徒,发现师父即便坐轮椅依然是庄严的,抬头举手非常有威严。出家人的“四威仪”,师父已经把它化成个人的气质。

  最近不经意间看到师父吃饭,结果发现他端碗、拿筷子的手势,完全是斋堂过堂的“龙吞珠、凤点头”,虽然不是在过堂,而且人在病中,可是这些威仪就变成了他自然的习惯,依然保持如初。从这一点来讲,出家人的威仪,不是在出众典礼的时候才有,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就具足着。

  不要而有

  近一两年,师父常常在讲:“我越来越感谢我的师父志开和尚。当时师父跟我说:『我喝茶的钱给你用,你都用不完,但我就是不给你;为什么不给你,现在你不懂,有一天你会明白。』果然,我后来懂了,甚至随着岁月积累、年纪增长,越来越觉得这句话受用。

  “因为没有给我钱,因此没有养成我购买的习惯;有了钱不知道怎么花,才会考虑应该为图书馆买书,帮助青年人读书,帮助哪个家庭解决困难;也正是因为不知道为自己用钱,因此才会把钱用在弘扬佛法上。”佛光山的信徒看到自己的供养布施,全被用在佛教事业上,所以才欢喜。因为师父的“不要”,他们才更愿意给予,这就是师父常讲的“不要而有”。

  从师父做的这一切整合来看,他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出家人。尤其在最近,尽管师父一直生病,他却经常对信徒说:“我很欢喜这一生做和尚。即使面临很多困难,有很多不足,我还是觉得很欢喜。我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什么事?做和尚。”甚至说这一生觉得没有做的很好,所以来生还要来做和尚。

  结语

  春节前夕,《人间佛教》学报艺文为策划的“星云大师出家八十年纪念专题”,向我索稿。我想到师父丰富深广的著作之中,一类诠释了他对人间佛教的体悟,再有一类剖析了他对人间万事的看法,还有一类则记述了他为人处事的理念。《往事百语》这一套属于第三类,是师父一生很受用的一百句话,为帮助青年学子立志,真实记录了他从童年、出家、开山、弘法数十年身体力行的基本观念。而师父也希望弟子们从《往事百语》熟悉、明白、了解、学习,如何增上一个修道人的道业信心。因此,这篇文章透过师父《往事百语》的几句话,总结我的阅读心得,也就是我所认识的师父。

  在时间的长河中,八十年如云如烟,八十年可谓一瞬之梦;对一生弘扬人间佛教的师父,八十年也可以缔造人生三百岁的传奇、八十年可以发挥弘法五大洲的能量。值此师父出家八十年之际,我不禁欢喜地咏叹:我的师父星云大师,十二岁出家;今年,我的师父九十二岁,他是一个出家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