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穗专家学者在嵩山禅院学习少林禅武医全程记录_禅风网


港穗专家学者在嵩山禅院学习少林禅武医全程记录最新资讯

2018-08-09    来源:嵩山禅院    

2018年第六期禅武医学堂学习班迎来了二十名学员,在峻岭之间的嵩山禅院四天的学习中,他们对禅武医内养功各有所获。结营仪式上,大家畅所欲言,分享与禅武医的缘分和禅武医内养功对自己的改变。

  2018年第六期禅武医学堂学习班迎来了二十名学员,有来自香港的脑神经学,心理学,经济学专家教授及行业领军人物,也有年轻时尚的音乐人,还有来自广州的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他们有的已经修习少林禅武医十几年了,仍然归零重新开始;有的刚刚入门,对少林禅武医所有的一切都惊叹不已。在峻岭之间的嵩山禅院四天的学习中,对禅武医内养功各有所获,结营仪式上,大家畅所欲言,分享与禅武医的缘分和禅武医内养功对自己的改变。

陈瑞燕(行中居士):香港中文大学脑科学家、临床心理学家

  回想十年修行路,观音菩萨很慈悲,她知道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也不会入佛门,菩萨用我的贪欲把我引入佛门。如果不是功夫的根源,我是不会皈依佛门的。

  之后,渐渐明白修行的意义,本来想做武林高手的念头便放下了,明白打胜别人不重要,打胜自己的心魔才是重要。

过去的十年,我每天都祈求观音菩萨,赐我智慧,让我顿悟,十年让我放下很多执着的东西,越放下,越觉自在。

  越修行,越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了不起,以前觉得自己是教授,念书比一般人多,我是博士生导师,博士都要叫我老师,教育界我算是到顶了,但在佛法修行里面,我还是敲钟扫地的那一个,从低处开始学习慈悲、禅定。

  修行中有六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及般若。师父说我说话太直接,看到什么不合理便毫不留情地说。所以,我发愿修忍辱,无论遇到什么事,我先忍让,慢慢去悟其中发生了什么。

  修行不是很容易的,常常会有自己的心魔,我做错事,我改,再做错,再改;这就是我的修行,现在我也常常做错事,但是我愿意改,修行不容易,但是心中有佛,心中有观音,就可以。

  就是每次回到禅院来,感觉回到家了,平淡过些日子,练功,出坡,吃饭,睡觉。没有名利上的计较,这是安详的喜悦。

  行墉师父、行观师兄他们亲自到山下接我们,到了禅院,行观师兄看到我躺在椅上疲劳,一声不响在身后给我推推背,行嘉师兄为我预备药水,义工们为我预备膳食,师父指点我内养功法里的白鹤亮翅。同修们互相微笑、合十、慰问,淡然的亲切,这就是嵩山禅院,我的家。

行珍居士: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临床心理学家

  我来禅院是十一年前跟陈教授来参加禅武医研讨会,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禅武医,我只知道师父是一个武林高手,行嘉师兄、行墉师兄、行观师兄、行克师兄他们功夫很厉害。

  后来我再一次来拜访师父让我感受很深,我以前喜欢吃很多海鲜,陈教授跟我说了很多次:不要吃海鲜,整整说了十年我都没有改。

我三十岁就开始腰痛,坐久了的话肩膀痛,身体很不好。德建禅师给我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不改变饮食习惯,身体会出现问题,吃的很重要,病从口入,为什么要把对自己不好的东西吃到身体里面去,自己害自己的身体?

  于是,我从07年开始完全吃素,不吃海鲜,不会像以前经常拉肚子,我觉得身体状况很好了。每次上山来,师父都会教我们练功,我很专心学。但是回到香港又会把内养功放下,又回到旧有的模式里,师父看见我的脸色就知道我有没有练,但是他很慈悲,只是不断对我说:你要用心学,不然的话你的身体会告诉你。

  直到三年前,有一次意外,我的双手不能动,两个肩膀也不能动,我只能躺在床上,翻身都很困难。想起师父说的自然丹田呼吸法,每一个晚上我都把手放在丹田直到睡醒,这是宝贵的经历,因祸得福,我开始每天都坚持练自然丹田呼吸法,睡觉练,起床练,感觉身体慢慢恢复过来,师父教了我一些功法:单手托天,双手托天,我现在的手举起来很容易,而以前我是真的很难举得起来。

  现在我每一天晚上都会手放丹田,直到睡着。这三年我感受到手放丹田,心很平静,什么无明烦恼贪嗔痴都没有了,慢慢脾气也改变了,很少发脾气了,就算有人激怒我,我会说请等等,大家先手放丹田顺顺气,因为我知道如果生气的话对自己身体伤害很大,是自己气自己。

  内养功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虽然每次上山学的动作都一样,但是感受是不一样,内养功看上去很简单,练好不容易,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

  陈教授常常问我们:你们明不明白?我都不敢说明白。因为看上去好像很简单,但是要做出来真的不容易,我学了十一年自然丹田呼吸法,其实还只是初步的了解,里面的感受只有悟

  到了才知道,气是如何运行的,怎样让自己身体健康,怎样把贪、嗔、痴、慢、疑放下。

荣德:香港,修习禅武医五年

  这几天我一边练功,一边看一些禅武医的视频,更深入地了解到禅武医的历史,我很感动,德建禅师的慈悲,建立了这么好的道场,让我们能够在这学习禅武医,非常的感恩。

  禅武医以对我来说,几年前是很陌生的,经过几年的修炼,我觉得“修心性,正品德,慈悲行”,是非常好的生活指引,希望通过修行有更大的进步。

温玉霞:中山大学心理学硕士,心理咨询师

  我非常想来到嵩山禅院,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佛陀有八万四千法门让人们解脱痛苦,当我看到行岚居士接触禅武医之后发生很大改变,能够在遇到很多困难的时候得到心灵的安定,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德和什么样的地方让她变得如此清静安定。

  来到这里,运用风摆柳登上高高的嵩山,看到古朴的石头建成的禅院,觉得非常殊胜,我庆幸发愿的力量让我真的如愿以偿。

  在这亲身体验到佛法修行的窍诀,之前也有练习过禅武医,可能不太得法,第一天下午看着视频学习的时候,感觉会静不下来。第二天早上德建师父亲自在无量殿跟我们传授内养功,向我们讲解了很多其中的内涵,心境便有了改变。

  师父的每一次的指点,都是根据我们每个人当下的能量状态来做的,恰到其时,自然的流露师父的慈悲,跟着师父学和跟着视频学,那种传递过来的气是完全不一样的,来到这个道场和我们在家看着视频修行是完全不一样的收获。

  第一天刚来的时候,还没有放下烦恼俗事,很多杂念,带着杂念练内养功,觉得有些累,甚至会有一点点厌烦的情绪升起,师父让我们呆站片刻,首先要放下头脑的杂念,当我们的杂念没有了,身体清静下来,让我们的意识跟身体进行沟通,就能体会到禅武医带给自己内心震撼的感觉,体会到那种静心和定力。

  这几天通过看视频以及与禅院各种不同方式的接触,加深了对禅院的了解,感受到师父的大愿和慈悲。师父继承祖师所传承下来的少林禅武医法门,并慈悲无私的传播给有缘众生,心里很受感动,遗憾的是时间太短,只有两天半的时间,希望能够有更多机会聆听师父的开示。

  今天晚上想着明天要离开,心里很不舍得,我就去转塔,非常用心地转了很多圈,感受到师父所说的,“塔里面有佛陀的慈悲”。再回想起视频里面的情节,钦佩师父对禅武医的奉献,我深深的祈愿:希望禅武医这种利益众生的功法能够发扬光大下去,使更多的人受益。

叶锲:社会工作者

  感恩有机会与香港的同修一起参与第六期的禅武医学堂学习班,在禅院学到许多,却难以言语,“修心性、正品德、慈悲行”九字真言可能是比较好的总结吧。

  这次的研习从最简单的丹田呼吸开始,“行、站、坐、卧”都在练我们“心、意、气”的合一。

  每天这里吃的都是自己种植的天然有机食物,在有品德的厨师烹调下,真是好吃到想哭,每盘连汁都喝完。

  看完央视10套制作的人物专访节目《少林禅武医传人释德建》,我看到了一个真实完整的有骨有肉的苦行僧。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承担起有着1500年历史的文化瑰宝的传承使命,隐居山林30年潜心修炼禅武医,并花了20多年的时间重修了今天的嵩山禅院,要知道在1200多米的海拔上就连一块横梁木都需要七八个人花两天的时间从山下抬上来,这需要多大的愿力与毅力啊!

  即将离去,心有不舍,希望自己能警惕“贪、嗔、痴”,并带上这份欢喜与自在,以健康朴素的生活方式在修行路上继续前行!

赵正南:香港音乐人

  我是因为我爸爸的原因接触禅武医的,他很早就跟陈教授学习禅武医,我当时是一个比较叛逆的小孩,比较高傲,爸爸跟我说禅武医有多么好,我倒不太在意。

  有一次,我跟陈教授合作看到她的手非常有弹性又有力量,我是学钢琴的,我问:我能不能要你的手?我起了贪念,我希望能够跟她的手一样有弹性。

  我就跟陈教授一起学禅武医,渐渐的我就发现禅武医不仅仅是手的动作和身体健康那么简单,而是要修好自己的心性,才能达到那种动作的平静淡定。

  我在这里只想感谢师父和教授这么多年对我的包容和教导。

潘女士:

  我是学吹管乐器的,对于一切与气有关的东西都很感兴趣,我了解到禅武医是要炼气,我就很投入地去学。

  今年在广州大佛寺参加了第一期和第二期的禅武医学习活动,我整个人都变了,思想身体都发生很大的变化,变得很放松,以前想不开的都放下了。

  禅院是我朝思暮想要上来的,终于有机会来到这里真的不想离开,我改签了车票,能够多留一天多留一个小时都好。感恩师父,感恩禅武医。

陈君子:

  感恩机缘福报,荣幸得以参加嵩山禅院第六期禅武医学堂学习班的学习,不论是从身体还是到心灵,都收获丰硕。

  我是一个喜欢默默体悟,细细感触的人,从走进禅院的那一刻始,一种从未感觉到的祥和安静迎面而至,我闭眼凝神呼吸,此消彼长的蝉鸣伴着微风佛过耳际,明亮的山石寂照着枝叶间的疏影,慈悲的菩萨静坐于金色阳光中微笑施愿。这里没有香火灯烛的弥散摇曳,没有善男信女拥挤的祈求拜谒,有的只是平常与安静。

  素食三餐,作息规律,晨钟暮鼓,早读晚课,几天的禅武医知识学习及练习内养功,明显感到到身体的轻松舒畅,觉察到心念的专注平静,这或许正是嵩山禅院禅武医内养功的能量。行走坐卧、衣食劳作都是修心性,明白自然的道理,懂得生活的自然。一粥一饭,一果一蔬,一水一灯,一草一木,都能让我有所感,体悟慈悲接纳,懂得感恩付出。

  禅即是心,心亦是禅,愿我们早日,用那颗即可生烦恼,又可生菩提的觉悟心,开始此生的修行。感恩这次禅院赐予的殊胜因缘,愿温暖化雨,清凉自在,得到不匮竭的源泉,无言的寂静和不熄灭的灯。

杜云青:广州社工

种下生命的种子:

  第三天结营时,师父问我们,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你们学到了什么?

  这个问题,现在的我很难回答。但是我知道,有几颗种子已在内心发芽;也许某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感恩的种子:

  每个人的因缘际遇不一样,因缘而发生接触,因接触而有感,因感而种下恩!千年智慧能继续传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千米高的悬崖峭壁修建禅院也甚是艰难。因为师父和大家的坚持与努力,才得以有此机缘! 感恩嵩山禅院的一景一物,每一位相遇的人,小松鼠,五颜六色的昆虫,水和泥土,以及饭菜带给我快乐与宁静。

观心的种子:

  每个人每天都在呼吸,然而有多少人会去觉察自己的呼吸呢?这几天里我经常练习“内养功”,虽然之前也有简单学,但总是浮于表面,应付而学。很少向在禅院这样静下心来观察自己,感受内在变化。

自律的种子:

  虽然在山上的时间很短,但是很充实且有规律;因而可以很多时间,更细腻的感受生活。

正念的种子:

  我恐高,害怕昆虫。站在千米高的阶梯上,担心与恐惧的情绪便缠绕着我。走近花丛里听到蜜蜂和昆虫的声音,不安的画面即浮现眼前。但云雾启发我正念思考,种下正念的种子便能勇敢向前。

爱与慈悲的种子:

  做社工久了也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奇妙交集,人容易受“贪、嗔、痴、慢、疑”影响,使关系出现障碍;在这里,我感受到爱与慈悲心的力量,因爱与慈悲,化干戈为玉帛。

  每一天都是从零开始,每一天都是学习!感恩一切的际遇,在我的生命里种下智慧的种子!不断坚持,积累与反思,成就智慧之果!

赖俊伟:社会工作者

  非常感恩有这个机缘,来到嵩山禅院学习禅武医。

  风摆柳走上数千级台阶,看到秀丽、雄奇群山中的“嵩山真面目”,古朴庄严、清净自然,那种感触应该就是师父(德建禅师)所说的“欢喜自在”。这是因“形”而喜。

  以“修心性、正品德、慈悲行”为核心观念的禅武医不是禅+武+医,而是禅与禅武、禅医。缺一不可,皆融于坐卧站走、饮食起居。在晨钟暮鼓、简衣素食中,练习虚桩、风摆柳、丹田呼吸法等各种内养功法,调气养息、强身健体、管理生命,收获生命的智慧、欢喜与自在。

  常言修行之路多清苦、多寂寞,清心寡欲却不是无心无欲。师父有大智慧、大愿力,为传承少林禅武医,不仅筹资募人、耗时20年在1200多米的陡峭山间重建禅院,更行走施医、隐居潜修。可亲、可敬。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愿尽力除贪、嗔、痴,为欢喜、为自由。

林昱蓥:媒体人

  感恩德建禅师,感恩本期同修们和禅院所有师兄居士们,非常有缘能参加修行学习。

收获一,以前觉得少林出武林高手,身在其中才发现原来达摩祖师流传下来的是禅宗,就是感恩!慈悲!

收获二,九字真言:修心性、正品德、慈悲行。一开始我是江湖俗世的看法,觉得练武成才需要天赋,后来在知道这跟佛法传承是一致的,就是先要修自己的身心,做到心无杂念了,才能随心随意,有招式拳法等。

收获三,禅武医,就是正心正念服务众生。所以每个少林弟子要有好的功力,不懂修心和医理,再怎么都练不好的。

收获四,以前听人说修禅宗要有师父指点才能学好,不是很理解。所谓一灯常不灭,万法总无言。后来我理解的就是每个人的身体和理解状况都不一样,能一个方式教所有人吗?所以不能言传只能身授也就这意思了。

收获五,对自己的帮助,更清楚的知道如何关照自身及内在,能在日常生活中练习精进,太人性化了,非常贴近生活,所谓功夫源于生活,又用于生活。就像佛陀所说众生皆是佛,只是没开悟,要常关照自己,活在当下。

收获六,嵩山禅院天然道场能清净身心,也是承载了1500多年的愿力与慈悲所成,感叹与敬畏之后的强烈想法是,尽己绵薄之力,勤学苦练,精进向上,护持弘扬,传播瑰宝。

 

供稿:行岚居士  摄影:嵩山禅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