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明清时期中国汉地观音信仰研究课题组工作会召开最新资讯

2018-01-18    来源: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    

该项目最终结项后,其成果将正式出版,形成一套关于中国观音信仰研究的多卷丛书。

“宋元明清时期中国汉地观音信仰研究”课题组2018年工作会议在西北大学长安校区举行

《观音信仰的渊源和传播》

    2018年1月13日晚,由西北大学玄奘研究院院长、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宋元明清时期中国汉地观音信仰研究”课题组2018年工作会议在西北大学长安校区举行。李利安教授及课题组成员: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讲师李永斌博士,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景天星博士,宝鸡文理学院教师高永顺博士,西安工业大学教师王昊博士、王鑫博士,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博士生谢志斌等参加了此次会议。此次会议主要围绕该项目的现有进展情况及未来研究规划展开。

    首先,李利安教授就本项目研究的学术定位及目前研究的进展情况作了说明。他说,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既有佛学理论的建构与不断演进及其与儒道之间的相互激荡,也有佛教寺院与组织的不断涌现与完善,佛教仪轨与法事的复杂展开,还有佛教与社会生活尤其是政治生活之间的交互影响,同时还有一条重要的轨迹就是具有神圣意义的佛教信仰的发展变化及其与上述各个不同领域之间的相互激荡与彼此促动。离开了佛教信仰,佛教的义理、仪轨、寺院、组织、法事、乃至佛教的社会生活及其对中国人思维、伦理、风俗、文学艺术等深刻影响等很多重大问题都难以得到准确而深刻的理解,佛教的凝聚力、感召力、支撑力、引领力也就难以塑成和发挥作用。在中国的佛教中,菩萨信仰是最具代表意义的一种佛教信仰,而观音菩萨又是菩萨信仰的典范。所以,观音信仰研究具有完整解析中国佛教义学体系和修行体系及其发展演变规律的理论意义,同时因为学术界在这方面研究成果的薄弱以及现实佛教信仰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更突显了本课题研究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谈及本课题的研究对象,李教授认为,宋元明清时期观音信仰同中国佛教的去理论化趋势相互呼应,在中国佛教的简易化、生活化、信仰化、通俗化、大众化、底层化方面发挥了重大影响。在这一过程中,观音信仰也发生了重大转型,并在与宗教、哲学、艺术、民俗、伦理、文学等文化形态相互交织的过程中,形成一种厚重而复杂的宗教文化现象。在随后的讨论中,课题组成员也一直认为,对宋元明清时期观音信仰展开研究有利于认识唐以后中国佛教文化和整个中国文化的内在机制与总体走向。而学术界尚没有完整而系统的宋元明清时期汉地观音信仰研究的成果,此课题具有填补学术空白的意义。

    关于本可以研究的进展情况,李教授在会上介绍说,在国内很多学者的理解、认可和大力支持下,在学校有关部门的关照和督促下,在佛教界很多朋友的指导和期待下,在课题组成员的辛勤努力下,该项目自从2014年正式获准立项以来,研究工作不断顺利推进。在这一过程中,根据研究工作的需要和相关情况的变化,课题组成员做了较大的调整。重新确定的课题组成员都是近年来在佛教信仰研究领域有广泛积累、深入思考和研究积淀的青年学者。他们对观音信仰研究抱有浓厚的兴趣,并熟知西方学术界对信仰问题研究的高度重视及其研究方法,在全面掌握和理解汉语学术界菩萨信仰研究尤其是观音研究发展历程及存在问题的基础上,广泛积累各类资料,不断发现问题,反复深入思考,在研究工作中取得了很多重大的进展,他们对本项目的未来研究成果充满信心。

    随后,李永斌博士根据项目研究的分工,介绍了该项目研究不同部分中的进展及其存在的问题。该课题主要包括六大研究方向:宋元明清时期观音信仰形态的发展、观音信仰在社会各阶层的传播、观音道场的演变、观音形象的转化、观音应化信仰的盛行、观音信仰对中国文学的影响。每一研究方向之下又包括多个具有一定独立性的研究课题。目前已经有多个部分的研究基本结束,完成字数约为95万字,剩余部分正在进行中,预计将在本年7月份之前完成,最终形成120万字以上的研究成果。会上,大家还就研究工作中存在的交叉问题进行了讨论,并根据个人的分工范围和研究特长做了新的调整。

    接着,大家就研究工作中发现的一些问题进行深入探讨。期间主要谈及观音信仰民间化这一概念的把握、观音文学的界定及研究范围的限定、观音道场的类型划分与观音道场研究应该增补的内容;经典支撑与民间观音应化信仰的关系等。经过讨论,大家明确了问题,获得了共识。最后,李教授根据目前的研究情况对该项目的研究进展做了统筹规划。

    据悉,该项目最终结项后,其成果将正式出版,形成一套关于中国观音信仰研究的多卷丛书,这也将是李利安教授研究团队继《印度古代观音信仰研究》《观音信仰的渊源与传播》《慈悲喜舍——佛教菩萨观》《四大菩萨与民间信仰》《唐代政权与文殊菩萨信仰的互动》《古代域外普贤信仰研究》《古代印度弥勒信仰研究》《古代域外文殊信仰研究》《大智度论菩萨思想研究》等重要成果之后,在菩萨信仰研究领域的又一重要成果,也将是目前学术界在观音研究方面最大部头的著作。(文:谢志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