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泉大和尚谈如何助力“一带一路”加强各国佛学文化
2017-09-07 14:11    来源:禅风网

 
      禅风网讯  9月7日上午,2017中华慈孝文化节的系列活动之“‘一带一路’与中华文化高峰论坛”在杭州灵隐寺隆重举行。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杭州市佛教协会会长、灵隐寺方丈光泉大和尚在论坛上做主题演讲,向大家介绍了千年古刹灵隐寺在“一带一路”建设上的推进,以及现在的佛教文化适应时代精神的新发展。以下为光泉大和尚演讲全文:

      谈到“一带一路”,佛教与其缘分不浅。

      古代丝绸之路作为多元文化的汇集之地,当年,它为沿线国家地区搭建了沟通交流的平台,使得沿线国家和地区实现了文化、民族、宗教等大融合。产生于古代印度的佛教作为丝绸之路不可或缺的主角之一,传入中国后,经过长期演化,佛教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


 
      从中国唐代玄奘西行取经,历尽磨难,体现的是中国人学习域外文化的坚韧精神。根据他的故事演绎的神话小说《西游记》,我想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根据中华文化发展了佛教思想,形成了独特的佛教理论。

      追溯佛教传入中国时间,在公元前后,佛教就已正式传入中国。与印度的文化传统不同,佛教一传入中国即开始的佛典翻译事业,是以皇室官方组织高僧,严谨制度下的书面系统翻译。

      随着汉明帝打开官方迎请佛教的大门,随后数百年间,天竺西域与中原两地传经、取经之高僧络绎不绝,如鸠摩罗什、真谛、法显等祖师菩萨。到了唐朝的玄奘法师遍参天竺数十国取经,并在大小乘各派均取得最高成就圆满归唐后,印度佛教大小乘各部派的主要经典之后都渐翻译到了汉地。此时的东土,各大宗派纷纷成熟,高僧辈出,证者无数,从教理研释证悟到民间百姓的广泛传弘,大乘佛教在中国的辉煌实践与隋唐盛世交相辉映。


 
      世界佛教的中心也渐转移到了中国,并进而传播影响到日本、韩国、越南、新加坡及我国的西藏等地。佛教至此成为世界性宗教。而印度佛教此后则日趋没落而消亡了。中国翻译收藏的佛教典藏是最全面、系统和完整的。

      而世界各国佛教的传播,除了西方欧美是间接受中国的影响,南亚的缅甸与泰国,远在印度阿育王时代,已经有初期小乘佛教的传入,其余东方各国,如韩国、日本、菲律宾、新加坡、越南等地,都由中国的关系而传入佛教。在此背景下,也决定了佛教有极强的包容性。


 
      丝绸之路的开辟,也使得我们灵隐寺可以创建。

      灵隐寺开山祖师为西印度僧人慧理和尚,灵隐寺创建于东晋咸和元年(公元326年),至今已有一千六百余年的历史,为杭州最早的名剎,也是中国佛教禅宗十大古刹之一。当时印度僧人慧理来到杭州,看到这里山峰奇秀,认为是“仙灵所隐”,所以就在这里建寺,取名“灵隐”。

      而灵隐寺的创建,也是极具传奇色彩。南朝梁武帝赐田并扩建。五代吴越王钱镠,命请永明延寿大师重兴开拓,并赐名灵隐新寺。宋宁宗嘉定年间,灵隐寺被誉为江南禅宗“五山”之一。清顺治年间,禅宗巨匠具德和尚住持灵隐,筹资重建,仅建殿堂时间就前后历十八年之久,其规模之宏伟跃居“东南之冠”。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康熙帝南巡时,赐名 “云林禅寺”现在天王殿前的那块“云林禅寺”四字巨匾,就是当年康熙皇帝的“御笔”。

      灵隐寺自创建以来,曾毁建10余次,1956年和1975年两次整修,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而寺院的存在具有一定的意义。自古以来,寺院是一个艺术的殿堂,里面的佛像雕刻、绘画,乃至寺院本身的建筑之美,令人一见,自然心生宁静祥和之感。若能置身其间,聆听晨钟暮鼓、磬渔梵唱,更能带给人心灵上的净化、精神上的鼓舞、思想上的啟发,对社会人心产生一股道德的自我约束力。

      寺院是文化教育的中心,藏经楼里多少的大藏经,供给古今多少学子阅读,如范仲淹、吕蒙正、王阳明、刘勰、梁漱溟、赵朴初等,成就了古今多少的学子士人,化育了社会多少的杰出人才。

      正因为有了寺院,古时传入中国的佛教才得以发展、壮大。


 
      人类进入21世纪后,世界文明的主旋律变得越来越包容、多样,文化上的多元互鉴、多样共生已经日益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这和佛教强调包容、讲求众生平等的精神是相一致的。

      回顾佛教经丝路传至中土的历程,靠的就是这种精神,佛教在这个漫长的传播过程中,从来没有把自己作为唯一的中心,对其他文明进行贬低甚至加以改造,而是主动融入当地的固有本土文化种,结果反而促成了自身的蓬勃发展。这种精神融合了东西方智慧,在今天尤其值得借鉴,也是一带一路沿途各国佛学应该继续秉持的一个思想基础。

       一带一路宏伟蓝图,必将从经济、文化等各个层面上对这个世界产生深刻的影响,为沿途各国的文化交流,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契机。对佛教界更是如此。我认为如何在当今社会光大丝路精神方面,我们佛教界应该进行更加主动地进行尝试。


      首先,在思想原则上秉持以下几点:第一,佛教在流传的过程中,形成了沿途各国独特的学说和流派,    在交流中应重视维护佛教理论的多样性,支持对各国小众学说流派的发掘整理。第二,沿途各国各民族文明风貌独特,在佛学研究中应该充分尊重这一点。第三,注重对被忽视的佛教文化、艺术遗存的整理、保护。第四,各国在对传统佛教文化的弘扬上要有科学的态度。
 
      在具体做法上,我有一些想法,在这里和各位探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随着留学、旅游的日益便利化,越来越多的人来往于中国与沿线国家之间。而沿线国家之间佛教文化交流则相对有些滞后,我们应该以更加多元、多彩的交流方式促进沿途国家的佛教文化再度繁荣,重现辉煌;


 
      一、“一带一路”国家佛学院与著名寺院之间, 除了增加互派留学僧人,加强佛教学术交流、互访外,要尽快建立可共享的佛教文化资料数据库,促进各国的佛教文化研究。
 
      二、在鼓励有条件的寺院走出国门,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海外道场的同时,建议由国家层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订政府间佛教文化交流合作协定、互设佛教文化中心协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中国佛教文化中心。
 
      三、深入调查“一带一路”各国佛教历史遗存,积极做好沿途濒危佛教遗迹和佛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研究工作。
 
      四、支持各国佛教文化与佛教艺术项目的发掘、整理,促成定期的大规模“一带一路”佛教文化艺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