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佛学对话 袁隆平与高僧谈“转基因”最新资讯

2015-06-04    来源:华声在线    

新书“和平的狮子袁隆平丛书”第一部《稻可道》,2015年5月26日,在中南大学出版社悄悄面世。书中袁隆平院士与高僧妙华法师的“科学与佛学的对话”,则让人的思绪穿越历史时空
新书“和平的狮子袁隆平丛书”第一部《稻可道》,2015年5月26日,在中南大学出版社悄悄面世。该书由湖南青年学者枕戈策划,由袁隆平的亲传弟子、湖南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方志辉创作。是首部反映和记录“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等科学家,把杂交水稻推向世界的“跨国奋斗史”的大型原创纪实文学。
 
书中袁隆平院士与高僧妙华法师的“科学与佛学的对话”,则让人的思绪穿越历史时空,引发人们对儒释道传统文化的思考。该书也以科学与公正的角度,有两节内容如实传达了袁隆平与众科学家对“转基因”这一话题的的认识和见解。“科学与佛学对话”,袁隆平与高僧谈“转基因”,是该书最后一节,其核心内容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袁隆平院士和妙华法师对话转基因
 
儒释道是和平之道
 
2014年6月18日上午9点,经方志辉介绍,妙华和尚师徒三人第一次走进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袁隆平院士的接待室,探访袁隆平。
 
秘书辛业芸说,尚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等下袁隆平要给外国来的学生上课。
 
袁隆平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向门外走去,边问道:“妙华法师在哪?”
 
方志辉说:“现在正在客厅里。”
 
妙华法师正对着墙上的画出神,听见脚步声,立马回过头来,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然后说道:“袁老师,您好!我是洗心禅寺的妙华。”袁隆平虽然不是佛教子弟,却也格外敬重出家人,见妙华法师双手合十作揖,连声说“欢迎欢迎”,边说边引妙华到会客厅,弟子们早已端了上好的茶来。
 
袁隆平非常客气地请法师入座。
 
妙华安坐,说道:“前些日子在洗心禅寺,和您的学生方志辉有过一些交流,非常敬佩您为老百姓作的贡献。”妙华法师环顾了一下四周,继续说道:“我这出家人,也没什么礼物可送的,世人都称您为‘米菩萨’,我给您送来了一尊佛菩萨,祝您福寿绵长。”
 
袁隆平见妙华说话如此直爽可爱,也笑道:“你们出家人不是讲一切法从心想生,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么。您能来看我,已经是一种最好的礼物。说句实话,我这里还从来没有来过出家人呢。”
 
妙华法师说:“谈起佛学与科学的关系,科学家爱因斯坦、量子理论之父——马克斯·普朗克博士,曾感叹说,原子的研究最后的结论是——世界上根本没有物质这个东西,物质是由快速振动的量子组成!”
 
袁隆平说:“是的,普朗克博士认为所有物质背后都有一股令原子运动和紧密维持一体的力量,而我们必须认定这个力量的背后是意识和心智,心识是一切物质的基础。没有物质,只有心的振动、觉性的频率!普朗克博士发现:振动频率高的成为无形的物质,如人的思想、感觉和意识;振动频率低的成为有形物质,如看得到的桌子、椅子、人体等等。”
 
袁隆平的学生彭既明问妙华:“很多人说,佛教是政治的需要。”
 
妙华说:“首先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统治阶级确确实实利用佛教、道教和儒教,对人民进行歪曲的、迷信的统治。这个确实引起了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的批判,这在历史上是真实的。很多农民起义,也利用宗教来给自己作为旗号。这两种损伤给传统文化贴上了牛皮癣。谁都不愿意让自己身上长牛皮癣,对吧?这是历史造成的。经历新文化运动以后,一大批知识分子就认定了,中国人精神内向、腐儒、迂腐、书呆子、迷信,就是因传统文化惹的祸,所以他们到欧洲、东洋、太平洋彼岸去求学,把西方的所谓的先进的思想和科技带进来,以救国强国。然后统治者就盖棺定论,中国人之所以积贫积弱,以至于沦为半殖民地,都是传统文化惹的祸。所以他们要把传统文化,像清毒一样地清除干净。”
 
“传统文化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在兵荒马乱的时代,在冷战时期,儒释道三家都帮不上忙——战争年代没饭吃,和尚可能会增多,但是佛学未必长鸣。只要进入乱世,儒释道都帮不上忙了,和这个乱世不相容。也就是说,儒释道三家是和平之术,和平之道。它在一个人身心很健康,一个家庭和睦,一个社会很稳定的时候,才能够极大发挥它的作用,像中药一样。一旦进入冷战思维,进入乱世,它想帮忙帮不上。帮不上是因为一部分高僧大德和大儒会隐退,邦有道则出,邦无道则隐。这些高人首先就隐退了,他们不会参加你们一起打这个乱仗的。”
 
米菩萨相当于省级干部
 
这时,彭既明开玩笑地问妙华法师:“法师,大家都称我们袁老师为‘米菩萨’,依您看,‘米菩萨’在佛教中,处于哪一级呀?”
 
妙华法师说:“还差那么两三档,菩萨相当于省级干部,佛相当于国家级干部、国家领导。”
 
方志辉说:“那就说明袁老师到了菩萨这一级了,但还没到佛那一级。”
 
妙华法师说:“说袁菩萨到了菩萨这一级,这个里面还得说清楚。比如说一个老百姓他为人很善良,他特别无私无我,他去帮了人家一辈子忙,大家会送他一个光荣的称号叫‘活菩萨’。什么叫活菩萨呢?是和庙里的死菩萨相对的,庙里那个菩萨你去烧香,去拜它,它灵与不灵只有你自己知道,菩萨没有表态。而活菩萨面对人民群众随时都有表态,所以我把那些做好人好事的、救苦救难的人,都叫‘活菩萨’,但是这个‘菩萨’是要加引号的,就是类似于菩萨的。因为菩萨讲一千的道理、一万的道理,最终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从这个意义上我把他叫‘活菩萨’。”
 
妙华法师喝了一口茶,说:“其实把袁老师叫‘米菩萨’是要加引号的,袁老师解决了我们这么多人的温饱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袁老师很真实,很现实,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幸福,带来了饮食上的保障,所以把袁老师叫‘米菩萨’是类似、相当于佛教里头说的菩萨,因为菩萨的标准是相当高的,菩萨必须要做到无我无私无畏。你现在感受袁老师真的达到无我了吗?不敢吧?不敢,因为人是一个社会性的动物,人是一种社会关系的总和,比如说妙华我不要名,这句话听起来是不是很好听啊?但是不要名的后面还暗藏了一个东西,我要的是清名,‘不要名’的那个名,也是个名啊。这很危险的。所以‘米菩萨’这个说法可以用,但是要和真正的佛教说的那个菩萨还是……因为菩萨代表一种精神觉悟的层次,它有很多定义,叫觉悟有情,或者翻译成使有情觉悟的人,菩萨是菩提萨埵,它的核心内容是无我,不但要无我,它还有另一个本领,还有神通的。有神通,他就可以变来变去的,袁老师变不了吧?”
 
说完,妙华法师看着袁隆平笑了起来。袁隆平则连连摆手,谦虚地说:“对‘米菩萨’,不感冒(不感兴趣),不感冒(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