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大德】近代高僧 慈航法师天下宗风

2018-01-18    来源:禅风网选录    

慈航法师一生主张“念佛不忘救国”,以发展文化、教育、慈善为佛教事业的三大要务,积极践行人间佛教理想,努力把佛教推向社会,推向世界,在海内外享有崇高威望和广泛影响。他一生充满爱国情怀,虽二十多年长期在东南亚地区弘法利生,兴学育才,却始终心系祖国,以佛学演讲会为讲坛揭露日寇的滔天罪行,不仅增进了中国与东南亚地区之间的佛教交流与民间往来,更

t013ee10af44bb11cb8.jpg


  慈航法师,生于1895年,俗名艾继荣,出生于建宁县艾阳村。他曾读私塾7年。11岁时,母亲不幸病故,不久弟弟夭折,随后家道中落。他13岁时就开始在建宁报国寺带发修行,直到17岁来到毗邻的泰宁县剃度为僧。

  由于辍学多年,慈航很难读懂深奥的经书,于是转往宁波、苏州、常州、芜湖、南京各寺院,并巡礼天台、普陀、九华等佛教名山。期间,曾听教于谛闲大师,学净于度厄长老,参禅于圆瑛大师,淬厉奋发,精勤修学。后来,他受太虚大师新佛教革命运动思想的影响,逐渐萌发革新佛教的念头。

  此时的中国,正处在军阀混战、内忧外患的灾难中。慈航认为,“国不治则不成国,国不救则同归于尽”,“我们今后应以佛教精神,辅助中山先生的救国大业,争自由,求平等,进大同”。

  1927年,慈航来到厦门南普陀寺,进入闽南佛学院就读。当时,太虚大师在此担任住持兼院长,在其教导和影响下,慈航深入学习太虚大师的佛教改革精神。

  之后,他从兴办教育、培植僧材入手,创办了佛学研究部、僧伽训练班、星期念佛会、义务夜校和国民学校,同时整饬僧纪,建立规制,使寺院面貌焕然一新。这期间,他还刻苦攻读佛教经、律、论三藏典籍及法相唯识之学。

  缅甸是南传佛教三个主要国家之一,慈航法师来到缅甸首都。他入境随俗,从此改着小乘佛教黄色袈裟,过着严格、清苦的原始教徒生活。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慈航以佛教讲习班为阵地,揭露侵略者的滔天罪行,赞颂英勇抗敌的前方军民。许多华侨、华人通过爱国主义教育和佛教思想的熏陶,开始关心祖国的命运与前途,并积极支援国内抗日救亡运动。

  1933年,慈航创办了仰光中国佛学会分会。在每周念佛会上,慈航对国内时局的坦直评述,最受听众欢迎。在探讨佛理时,他不仅带头演讲,而且勉励每位居士都要轮流登台。

  1935年,慈航法师回到暌违多年的祖国。先是在香港、广州弘法,继而来到厦门,在南普陀寺拜会了弘一法师。后又前往上海,随太虚大师到无锡、常州、镇江、南京、桐城、九江、庐山、武汉等地弘法讲学。慈航在演讲时直言对时局的看法,积极参加各地举办的“护国息灾大悲法会”,慷慨捐助佛教界的慈善济世活动。

  1936年,慈航在上海拜会中国佛教会会长圆瑛大师。在圆明堂弘法会上,慈航激昂陈辞:“国难当头,僧人有责。每一位僧人都应该记住泉州开元寺弘一法师的一句话——‘念佛不忘救国,救国不忘念佛’!”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面对祖国山河破碎、狼烟遍地的现状,慈航法师忧国、报国之心愈加热切。他特意制作一批“护国济民”佩带,分发给自己的弟子,同时发表了主张以“佛心”拯救危亡的《救国方案》一文,以增强佛家弟子的爱国意识。当时,慈航应邀在无锡、常州等地为僧侣及信众开讲《楞严经》,期望借此能安定惶然浮动的人心,坚定抗战必胜的信心。

  随着战火蔓延,沪宁一线人心惶惶,伤兵、难民不绝于途。在敌机空袭常州后,慈航询问身边8名外省籍僧青年如何应变,他们一致表示愿意跟随法师。于是,慈航负起保护僧青年的道义与责任,从常州经武昌到广州,最后辗转到了香港。一路上,慈航历尽艰险,倾尽所有,为这批素昧平生、一无所有的僧青年张罗食宿旅费,并沿途辅导功课。

  1940年元月,在重庆,太虚大师率中国佛教国际访问团出访东南亚及南亚诸国。此行旨在宣传全民抗战国策,揭露日寇的暴行及阴谋。慈航作为太虚大师亲自指定的访问团成员,由香港抵仰光随团出访。

  全面抗战爆发后,日本侵略者通过日僧在东南亚各国散播谣言,诬陷中国政府毁灭佛教,因而引发中日战争,并声称日本是为了挽救中国佛教,并非要灭亡中国等等,妄图蛊惑人心,孤立中国。

  在印度,圣雄甘地会见了访问团全体成员,对中国抗战深表同情并予以道义上的支持。在玄奘留学的那烂陀寺,慈航面对异国僧侣和信众,声若洪钟般怒吼:“日寇在中国不仅杀人放火,强奸掳掠,去年底还把我的恩师圆瑛大师投入监狱,罪名是‘抗日’!我们深知,欲兴佛教,必先救国。所以凡是大乘佛教的信徒,都应本着‘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精神,对于有害人类的蟊贼,都应该抱着抵抗铲除的决心。这是中国佛家弟子秉承释迦正法、救国护教、匡扶正义、扬善惩恶、济世度生的神圣使命!”慈航法师义薄云天、荡气回肠的演说,感动了全场听众。

  在马来亚(半岛马来西亚的旧称)马六甲青云亭,慈航诚挚呼吁:“我们海外侨胞应不分阶级、不别宗教,在‘国家至上,民族至上’的原则下,万众一心,团结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以促最后胜利的到来。”

  访问团所到之处,相继成立了中缅、中印、中锡、中新、中马佛教文化协会,完成了一次意义非凡、功德圆满的国民外交。

  1940年夏,慈航法师在马来亚槟城积极倡导并实践“人间佛教”理念及兴办“教育、文化、慈善”三大事业。为了筹资兴学,他拜访大马华侨社团,深入华人社会,弘法化度,广结法缘。历经一年筚路蓝缕,终于办起了槟城菩提学院,并组建了槟城佛学会。

  1943年,慈航应各方邀请移居新加坡,继续从事佛化的社会教育工作。期间组建了新加坡佛学会,创办了《佛教人间》月刊,之后时断时续闭关写作,并发表了《吾爱吾教亦爱吾国》等重要文章。

  慈航法师一生主张“念佛不忘救国”,以发展文化、教育、慈善为佛教事业的三大要务,积极践行人间佛教理想,努力把佛教推向社会,推向世界,在海内外享有崇高威望和广泛影响。他一生充满爱国情怀,虽二十多年长期在东南亚地区弘法利生,兴学育才,却始终心系祖国,以佛学演讲会为讲坛揭露日寇的滔天罪行,不仅增进了中国与东南亚地区之间的佛教交流与民间往来,更有力地团结了华侨支援国内抗日救亡运动。

  弘法办学弘扬民族精神

  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促进两岸佛教交流。1948年,慈航法师由马来西亚返中国台湾,推动佛教薪火相传。

  慈航法师应台湾中坜圆光寺住持妙果的邀请,赴台创办该寺的台湾佛学院。台湾佛学院开学后,一日六堂课皆由慈航独自教授,所有学生的讲义及笔墨纸费也由慈航自掏腰包,自己却无薪可支,慈航对教育的奉献可谓鞠躬尽瘁。

  1949年,国民党当局节节败退台湾,随之颁发“戒严令”,宣布台湾处于“战时动员状态”,对内对外实行全面戒严。这期间,一些在大陆佛学院就读的青年学僧,风闻慈航在台办学,也在动荡与迷失中渡海去台。上岸后,他们举目无亲,四处流浪。

  慈航不忍看大陆学僧流离失所,于是不避凶险,挺身而出,将20多名大陆学僧收容在佛学院就读。此举引起圆光寺方面的惊慌和不满,双方经激烈谈判,寺方最终留下其中10人。

  慈航收留大陆学僧,原出自一片护教之心,不料台湾方面却视其为可疑分子。一九四九年六月初,竟将慈航等二十余人以匪谍罪名逮捕入狱。幸由孙立人将军的夫人孙张清扬女士四处奔走,慈航等一行人才获得保释。出狱后,慈航转往台北积极弘法,白天在法华寺讲《普门品》,在十普寺讲《地藏经》,晚上则开示因明及唯识之学。

  在台湾弘法期间,慈航法师创设了星期念佛会,每星期日在静修禅院举行。他又经常作通俗佛学演讲,他说理圆融,喻解详明,深入浅出,引人入胜,对于接引初机人士,发生了很大的作用。

  1950年春,静修院住持在院后山麓为慈航法师修建了弥勒内院。这期间,从狱中释放及散居各地的30多名大陆僧青年又回到他身边,于是他又创办了弥勒内院佛学研究院和静修院女众佛学院。

  在僧尼教育和弘法活动中,慈航十分重视弘扬民族主义精神。为了消弭日本佛教习俗对台湾的影响,他坚持弘传中国佛教文化的精华,坚持汉传佛教的律仪制度。为了肃清“皇民化”教育的遗毒,他要求那些曾经盲目崇拜日本的僧尼和信众,都要学会国语,不忘自己是炎黄子孙。他重视弘扬中国历史文化的基本精神,褒扬台湾同胞反对殖民统治的爱国义举,阐析中国佛教爱国护教的优良传统,借以唤起台湾同胞对自身历史文化的记忆。

  而后,慈航应台湾各方邀请,举行环岛弘法活动。他以弘传“人间佛教”与唯识思想为主旨,化世导俗,度利众生;同时,高树正法旗帜,倡导正信,从而推进了汉传佛教在岛内的传播与发展。

  1954年,慈航法师圆寂于台湾弥勒内院。他坐缸圆寂后,五年开缸检视,肉身不腐、全身完好、面色安详如初,成就台湾首尊全身金刚舍利,人称“慈航菩萨”。他的爱国情怀,也随之被广为传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