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大德】近代高僧 惟贤长老
2018-01-15 16:04    来源:禅风网选录

2013070111160116364.jpg


  惟贤法师生于1920年5月21日(农历)。两岁时母亲去世,父亲不久又亡,少小失恃,全仗四姐邱兆莲抚养成人。六岁开始读私塾,三年读熟《四书》、《五经》。

  十二岁在蓬溪县白塔寺依止定光师父出家。

  十三岁到四川南充集凤王恩洋先生创办的"龟山书院"习儒学、文学、法相唯识,背得三百多篇古文,奠定深厚的儒学基础和部分佛学基础,完成人格教育。

  矢志向佛

  1936年惟贤法师考入汉藏教理院,成为当时教理院里最年轻的一名学生。汉藏教理院是当代著名佛教领袖太虚大师创办的一所旨在沟通汉地佛教和藏传佛教两派的一所佛学院,属于太虚大师提出的世界佛学苑之一院,全名为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该院地点设在重庆北碚缙云山,得到了四川军阀刘文辉、刘湘等人的支持。1932年8月20日正式开学。太虚大师主持开学典礼。

  教理院设有普通级四年制,高等级三年制,每年招收正学众(出家人)40名,附学众(出家人或在家人)20名,“正学众学费全免,并每年递加每月有由一元至四元之津贴,附学众须酌缴膳宿费及书籍费,但违章被革及中途辍学均须由保证人负赔偿责任。”后来增改为学生分预班、正班、专修班三种。专修班课程有藏文入中论、楞伽经、西藏文化史、国文、作文、体育、中国文化史、党义、菩提道次第。正班课程为党义、医学、农业、国文、国文文法、菩提道次第、音乐、算术、中国文化史、辩中边论、楞伽经、体育、作文、藏文。另预班课程则是印度哲学史、文法、心地观经、国文、党义、体育、作文、藏文。1934年秋,法尊法师奉太虚命“从速入川”到重庆汉藏教理院,担任教学工作兼管理院务。

  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政府以重庆为陪都,太虚大师常年住在重庆,教理院成为中国佛教的一个中心,集中了全国各地的优秀老师,例如法尊法师、法舫法师、印顺法师、雪松法师以及黄忏华、陈健民、潘怀素等居士,一些社会名流,如郭沫若、老舍、田汉、梁漱溟、马寅初等人也来院内发表演讲,极一时之盛。1950年春,人民政府建立,汉藏教理院结束。

  惟贤在汉藏教理院,先读普通班再进至专修班毕业。在这个良好的环境里,他受到了系统地佛学教育,更重要的是学到了怎样做人的道理。太虚大师终年穿灰布僧衣,蔬菜稀粥为食,谆谆教导学僧要“无私、戒懒,为公服务”,完善人生,完善人格,同体大悲,精进菩萨大行。佛教徒讲“八正道”,讲“正信”,就是说要坚持正确地信仰,以履行正道。惟贤在教理院里的学习,更加坚定了佛教的信仰,认识到佛教之所以能够在二千年里不断流传下来,就是因为有一批信仰佛教的正信者,他们维护佛教的利益,建立佛教的权威,带领着广大信众从事佛教的伟大事业。太虚大师就是这方面的楷模。

  太虚非常关心现实社会中的佛教,关注未来佛教的发展,在教理院里讲述《真现实论》,宣传“人生佛教”的思想,教导学僧要以入世的态度积极关心未来的佛教事业,成就菩萨行的伟大使命。太虚大师给学生规定的院训是“淡宁明敏”四个字,淡是淡泊于物质,不起贪欲,才能持戒;宁是宁静,即保持禅定功夫,不起妄念;明是能明因识果,分别善恶是非,不迷于主观客观,即是智慧;敏是行动灵敏通达,能审时度势,如理行事。这四个字一直影响了惟贤的一生,以致于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过。太虚大师对惟贤耳提命面,给予了他极大的教益,使他迅速成长,学识精深,才华横溢,诗文并茂,同时还在《海潮音》、《佛化》周刊上发表唯识、因明诸多论文。

  苦修弘法

  1949年11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重庆,山城重庆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佛教界在新政府的领导下,宣传新政府的政策,为稳定社会安抚人心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全国佛教界意气风发,倡议成立全国性的佛教组织——中国佛教协会。重庆市的佛教徒也在筹划成立自己的佛教组织——重庆佛教协会,于1951年推任惟贤来具体主持这项工作,任命他为佛教协会筹备组秘书。

  然而,正当惟贤受众人之托努力工作的时候,却受到了来自不同方面的压力。有人看到惟贤工作能力非常强,要他脱下僧装到机关去,惟贤坚持不同意,因为他从小就受到的是佛教的恩惠,是佛教给了他学习的机会,是佛教让他成长起来,他已经与佛教融为一体,立志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佛陀,毕生从事弘法利生的伟业。

  1954年惟贤蒙冤入狱,先后在重庆、泸州、南溪等监狱,度过了近27年的漫长岁月。在狱中他在劳动之余,抽出时间不懈地系统学习了中外哲学、医学、历史学等书籍,牢记太虚大师对汉藏教理院学生的“淡宁明敏”四字院训,坚持默诵《大悲咒》、《心经》等佛经,以定力和信仰渡过难关。有一次监狱举办学习活动,惟贤法师作了一天的报告,谈学习毛泽东著作的体会,监狱长感到非常惊奇,佩服他读了不少书。虽然监狱里面不能公开表示信仰佛教,但是法师内心的信仰仍然不变,以豁达的心态来对待人生。有一次法师发烧到40度,医生都说不行了,要准备后事。法师心里默诵《大悲咒》,几天后热度全退下去,众人都为他的病突然好了觉得不可思议。

  1980年,惟贤平反出狱,当时有人劝他就在当地就业,渡过晚年。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虚渡很多时间,要加倍工作,去补回那些丢失的时间,把佛教的事业重新光大。他回到重庆,在市政府支持下,全身心地投入修复寺庙和落实宗教政策的活动中。

  1981年惟贤在重庆慈云寺主持宗教活动。慈云寺曾是著名寺院,但当时已经成为工厂的库房,文物丢失,佛像破坏。经过他多年的努力,慈云寺重新恢复,道场清净,佛像庄严,香烟缭绕,僧尼安居,成为重庆市佛教活动的中心之一。

  1983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142所重点开放寺庙之一。

  1984年荣升慈云寺方丈。

  1987年惟贤被推任四川省重庆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

  1990年任重庆佛学院院长。1993年任重庆直辖市佛教协会第一届会长。

  1993年率先在全国创立佛教界“希望工程”,累计捐款200多万元,救助失学儿童2万多人。

  1998年又成立了“佛教慈善功德会”,创办救助“母亲工程”,关爱下岗职工,充分体现佛教慈悲济世的菩萨精神。其中可祥法师曾捐助20万元,在开县修建了两所小学,深得重庆佛教界和教育界人士的赞扬。

  2002年继任重庆市佛教协会第二届会长。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

  微博示法

  2012年5月18日,92岁的惟贤长老开通了微博,在微博上开示佛法,教导众生亲近佛法,并就信众疑惑解答。截止2013年2月1日,长老共在新浪微博上发布141条微博,粉丝有8155,腾讯微博上发布202条微博,听众达134437。

  “惟贤长老与许嘉璐先生畅谈唯识学的重要性”,发布于2013年2月1日6时38分的这条微博是惟贤长老微博上最后一条内容。

  “佛法新闻坦荡途,人人在握有灵珠,四边莫触真般若,中道何曾落有无。”惟贤长老曾在微博上以太虚大师这首诗,勉励青年们上进。

  师亲近太虚大师10年,深得大师思想心印真传,毕生以大师之心为心,以大师之行为行,学贯中西,儒释道三家思想融通,倡导八宗平等,践行人生佛教,被教界内外尊为当代著名高僧、教内硕德、法门领袖、唯识学泰斗、国学大师。

  公元2013年(佛历2556年)2月2日凌晨,农历腊月二十二,一代教界龙象惟贤长老于重庆安详示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