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大德】近代高僧法开长老天下宗风

2018-01-04    来源:禅风网选录    

长老12岁于武汉归元寺出家,15岁亲近上虚下云老和尚,前后随侍虚云老和尚14年,19岁于上虚下云老和尚座下受具足戒,是虚云老和尚云门时期的贴身待者。法开长老60年如一日,深山茅棚参禅悟道,一生未收一名弟子未传一张法卷,身边未有一位侍者服侍。老和尚一生头陀苦行,荷担如来家业,勤勉精进,禅风凌厉,毫不拖泥带水。

142795318.jpg

  法开长老(1930—2017),法名法开号毗雲,1930年农历三月初三,祖籍武汉。12岁于武汉归元寺出家,15岁亲近上虚下云老和尚,前后随侍虚云老和尚14年,19岁于上虚下云老和尚座下受具足戒,是虚云老和尚云门时期的贴身待者。法开长老60年如一日,深山茅棚参禅悟道,一生未收一名弟子未传一张法卷,身边未有一位侍者服侍。老和尚一生头陀苦行,荷担如来家业,勤勉精进,禅风凌厉,毫不拖泥带水。

  随侍虚老 兜率有位

  法开长老,字毗云,是虚云老和尚最喜爱的弟子之一,在虚云老和尚身边跟随修行、亲近时间最长,深得虚云老和尚言传身教。秉继丛林规风,摒弃世间名利,默默修行。

  法开长老幼年出家,12岁时便被虚老点做侍者亲随,云门时,虚老和法开师父同关一室,双双被虐待,虚老入定神游兜率天宫内院,法开长老当年双腿被钉入钢钉,原因只为:你不是会打坐么,看看这样你以后还会不会打坐!虚老出定后,虚老告诉法开师父:“这兜率院已经有你的位置了。”

  长老生前满满一口四十颗细密整齐的的牙齿(经典记载三十二好相的四十齿俱足相),以八十几岁高龄仍然身板笔直,眼睛炯炯有神,口齿清晰,思维敏捷。

  禅僧风骨 衲子本色

  法开长老一生不收徒众、不传法卷。从不化缘,更不攀缘!

  六十年茅棚隐居苦行、生活清苦、戒行精严、每日禅坐不辍。八十几岁的老人红光满面、思维敏捷、步履稳健、行脚利索,上下楼梯、烧水做饭、起居饮食完全自理。

  几经周折,多方寻找,近年才有几位禅和子,有幸寻访到长老的隐居茅棚。与长老同吃同住、朝昔相处,聆听老人慈悲开示!深感长老德行高深!

  云门时,他与老和尚在一起。“你能打坐,我让你坐好”,他的腿被人用钢钉穿透了……在江西云居山,他挨过打,与老和尚共过难。无论多艰苦,他仍然坚定地站在老和尚一边。

  翻着虚云老和尚的年谱,他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指着老和尚穿着一件特别的祖衣,他说,这是我找出来的,绣得蛮好,都是金丝。那是光绪皇帝赐给老和尚的一件祖衣。虚云老和尚还有一张照片坐在一张竹椅上,他回忆起这张椅子是自己补过的。看着年谱上虚云老和尚的相,他说,老和尚就是这个神情,我们都是学他。

  他与本焕老和尚、佛源老和尚是师兄弟。他说,本焕老和尚在南华寺时,本焕当维那,他当悦众。本焕的维那唱的好。

  他依然穿着百衲衣,补丁都是自己缝的。针脚有点大。但是每一块补丁都是方方正正的。衣服旧了,深蓝色的百衲衣,表面颜色已经泛出红灰色。他的鞋子也破旧了,居士要给他重新买,他不让,说这双穿惯了。

  他从不让居士给自己洗衣服,总是自己洗好了晾着。

  他种的菜长得又绿又大,菜吃不完,他晒了做成腌菜。

  慈悲话语 尽示本怀

  我19岁到广东云门大觉寺,在虚云老和尚处受戒,跟随老人12年。佛源老和尚在云门大觉寺,还是在我后去的。1959年老人去世前让我下山。运动太大了,虚老让我一定得走,说不然别人把你吊起来打。我带了戒牒、换洗衣服和与虚老的照片下山了。后来,就只剩了戒牒。戒牒是虚云老和尚给我写的,后来被人拿走了,据说现在还在。

  虚云老和尚教的都是平等的,出了家冤亲平等。没有高下,都是佛的弟子,称师兄师弟。平常生活言行都很平常。没有方丈,轻重一样,上殿、过堂、坐香。讲开示时与我们有一点轻重区别。

  虚云老和尚曾经对我说,你已经在兜率内院了,以后啊可以见弥勒佛。兜率内院有你的位置。云居山的都知道这事。

  戒为无上菩提本,应当一心持净戒。要时时刻刻把戒放在心里,顶在头上。我们出去了要把戒顶在头上。过去弘一大师不管在哪里都是严持戒律。随便修行哪个法门,戒都是基础。持戒,慈悲才有功夫。

  出家人不持戒,那是要堕地狱的。那何必出家呢?出家不持戒,没有资格当比丘。我们出家人就是要以戒律为师。佛是我们的榜样,不学习榜样,怎么能出家呢?

  我穿这个衣裳,总不出去。庙里是个什么形象,出来什么形象。出家了,真实为佛,报佛的恩。

  只要持戒律,你生死了了。用功是第二步的。你持戒,是菩萨。你光佛念得好,也见不上阿弥陀佛。

  第一严持戒律。现在出家人比过去繁荣,繁荣是物质上的繁荣,不是出家人繁荣。要时时刻刻有威仪有戒相。春天一过要安居,不能到外面抛头露面,免得外面人轻视。看经、持咒、念佛,都可以的。出家人达到这,才真是佛子。

  我们佛在心里,一切修行在心地修。心内求法,不是在心外求法。不是在外做给别人看,又不是唱戏的,在歌舞厅唱给别人听。出家人唱给别人听干什么?

  上殿时我们唱“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一切从心发,要由戒生定,定发慧。戒,我们比丘要严持。

  “笼鸡有食汤刀近;野鹤无粮天地宽”,我们这些众生,就是在笼里。六道轮回就是笼。要出三界,就要严持戒律,逃脱这个笼,威仪、寿命、生死,全解决了。我们在笼里感觉不到,我们都要受这个难。出家人是野鹤,戒律严明,就解决了,天地宽。十方国土,我们能来能去,哪个国土都可以去。不是死了去,现在念佛,可以去。

  蛮多居士对我说,你过这苦的日子。我说,你买这好的东西给我吃,并不对我好。你说我造业(苦),我不造业,我心里清净得很。修行人苦集灭道,不苦怎么得道。过去农村插秧,苦,苦才能生苗,生苗才能长谷,不是乐中生道。光求欢喜,是要堕地狱的。苦是成道的根本。

  释迦牟尼佛本来当王子,为什么示现吃那么多苦?为度众生,做榜样。教我们出家,好好修道。相反,现在很多人说,潮流变了。变是你自己在变,变到地狱去了。把佛珠拿着,那是个招牌。

  古人修行怎么修法,我们的法在苦中。正遍知是从苦中生出来。我们在苦中行道,不是在乐中行道。吃苦了道,苦是成正觉的根本。要成正觉,什么苦都能吃,能降伏我执,能止魔去障。魔障是我们修行用功的功夫,是考功夫的主要任务。苦是我们的难,我们出家不怕难;出家学佛,要见性,吃苦是必经之道。不要把这当坏事,要把魔障当修行的善知识。修行必须经过考验,不然怎么修行,都得不到功夫的利益。功夫用好了,得到成就,功夫就圆满了,能了脱生死,从生死中获得自在,一切可自在。行住坐卧,一切方面,可得解脱。这是解脱的极乐。

  参禅能了脱生死,不要把法门修杂了。念佛按阿弥陀佛的愿力,按印光法师文钞,决定生极乐。

  不搞这一套外道邪门,我是个出家人要说佛为什么到娑婆世界,因为娑婆世界苦啊,众生不懂,所以来度化世间。不是要你来招摇撞骗,骗别人不度人,敬个香都要钱,不是度众生。

  现在敲磬子也找你要钱,磕头也要钱,拈香也要钱。拜佛,佛就知道,你没来,佛就知道,这你能求得佛,拜佛回家。敲磬是出家法器,木鱼是龙天耳目,到时间才能敲,任何人不敢乱动。我们用心敬香。出家人有戒,我们已经有戒定真香了,还敬个什么呢?敬在我们心上,不是插的。买花来,假把戏,要用真花供佛,花有微香。烧香不烧蛮多,不必要。有的来敬香的,有下马的,进来就筛起来了,大仙,我说“出去出去”,他就不筛了。你这是假的,我这是真的。你拜佛不搞这一套外道邪门。我是个出家人,要说,不说别人不懂。

  打皈依那不同,我把个皈依证给你,那不是卖皈依,要学皈依要讲法,法讲了,再解释皈依。为什么要皈依佛法僧,讲清楚。不是发皈依证结缘,这个缘不结,要说你。不是给个皈依证,你去活动搞个佛堂,那是堕地狱的。

  现在不是以前出家规矩,哈(都)是图享受,钱越多越好,徒弟越多越好,那个供养是害你,堕地狱。你皈依师父,求福,你把钱给丛林,那住洞的出家人。你拿回去别人求不到福,你死后当饿鬼,当畜生。这里你吃得好,你死过去吃得不好。不要搞你这些事情。皈依了念佛,念佛求净土。念佛念得不好,不能见佛,见佛了生死。

  有钱的来结你那个没钱的缘。有钱没钱,都在一个锅里吃饭。别人说,那个老和尚是个出家的,吃的东西结缘。未成佛道先结人缘。把人缘结好,成佛,有广大的众生听法。

  饿死一个出家人,他要抵命的,这是韦驮菩萨的愿力。饿死一个人,赔七条命。但你要修行。出家不能说钱,不缺吃的。没吃的,坐去啊。你不修行,龙天不护法;你修行,龙天护法。

  下山后,我在九江德安正观寺三年。政治运动后回武汉,被迫还俗。进工厂工作过,又在别的寺院参学。

  这个庙是80年代开始建的,隆权老和尚年纪大了,庙无人管。1992年,我开始到这里,后常住。当时这里的天王殿,看着要倒。既然眼睛看到了,出家人有责任把这个位子扶起来。想扶没钱。当时一位北京护法过来,听了我的愿,拿了18万,筹修天王殿。

  当时草长得很深,我跪在地下扯,把这个场面扯出来。

  现代佛教,还是在年轻人身上。我们老了,时候不多了,后来的佛弟子要把威仪教下来,往后面传……我自己守的希望,守的为这一天,肯定可以兴旺起来。

  末法时代,你不弘扬法,更末下去了。

  我的目的,这里是十方丛林,要维护十方道场。现在很多丛林成了子孙道场了,不许出家人挂单。寺院是出家人的家,不仅是出家人的,也是十方的,是大众的。十方也有权利办这个事,到这里住。

  守这个道场,守到时候了。佛弟子有能力、可靠的,有能力领导上古禅寺,我要交给这样的人。你揭了这个榜要办好。交出去,我就完成了。交不出去,对不住十方。

  人死了,什么也留不下。僧格,才是我们崇敬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