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大德】近代高僧 弥光法师天下宗风

2017-12-19    来源:禅风网选录    

鉴真大师像拟回国探亲,弥光法师受命接待日本友好使团。在一次列队迎宾时,赵朴初陪同各国客人刚一进寺,弥光法师竟顶着天大的风险上前握住赵朴初双手,一边寒暄,一边有意拉开僧袍,露出内里俗人的工作装,向众人显示当时宗教政策尚未恢复。以此因缘,推动了1980年扬州大明寺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实,开文革以后佛教寺院宗教政策开放之先河。

timg.jpg

  弥光法师(1912—2008),俗名王兴远,衡阳人,著名佛学家。1912年农历十一月初五日出生于衡州府(今衡阳市),为中国大陆21世纪两位成就金刚不坏之身的高僧之一。天资清秀伶俐,举家以水运买卖陶瓷等生活器皿为生,父母去世后以最严格的方式为父母守孝三年。民国三十四年,于衡阳市南岳狮子岩寺礼上镜下明大师出家,法名昌金,字弥光。

  1951年(佛历2978年),农历六月初八日,在广东省乳源县云门山大觉禅寺虚云老和尚座下受沙弥戒;农历六月十五日,受比丘戒;农历六月十九日,受菩萨戒。圆满受持三坛大戒,获赐戒牒。当时正式受戒只有十二人,男众十人,女众两人(其中一名陀光尼师,是弥光法师的俗妹)。戒期间,优昙钵花开十一朵半,其中一朵花开一半即谢。(此事在《虚云老和尚年谱》中的1951年条目中有详细记载)[1]

  弥光法师曾为扬州高旻寺首坐,云居山真如禅寺西堂。

  1950年39岁,弥光法师离南华往云门寺追寻虚云老和尚,适逢李任潮等乡绅信士共请虚云老和尚所兴建的云门禅寺大开法筵,弥光法师从此开始了亲近虚云老和尚的修行历程。夏季某日,弥光法师梦见六祖慧能大师亲为披搭大红祖衣,六祖无语,师醒后理解为幻境,亦不以为然。又一夜,梦自己身背云门文偃禅师过河,以双手反托祖师双脚,惊察云门祖师右脚有残瘸,后查典章记载,果然相符。此后,常身心宁定,外缘不侵[2]。

  弥光法师[2]在大丛林坚持苦行,于大寮任火头、菜头或行堂,长时间不上早殿,功课生疏,为众人议论。某日在禅境中,忽然福至心田,身心洞彻,捧起功课本翻阅二十分钟左右,便向大众报喜,云:“由戒生定,从定发慧,佛语真实不虚!”在大众面前持诵《楞严神咒》五会,一字都无缺错。

  有一次,以大病在床七日七夜,心在定中,病愈起身,自觉刚过数秒钟而已。此后书偈曰:

  六道轮回苦无边,改头换面如风旋。

  背尘合觉寻归路,学佛出尘了有期!

  百年光阴快如梭,仰射虚空箭还堕。

  中途有舍不投宿,夕阳西坠悔后迟!

  又写道:

  龙脱金锁凤出龙,插翅飞腾太虚空。

  笼鸡有食汤锅近,野鹤无粮天地宽!

  又写道:

  本来亿劫牟尼宝,虚空黄金买不到。

  歇心去惑观自在,行住坐卧随身跑。

  如上偈颂,清晰地表达出弥光法师朴实真切的禅门受用。

  1951年40岁,广东云门寺[2]因受人诬报而遭受彻查,待风波刚平,即有弟子祈求传戒,虚云老和尚乃拟定农历六月初八至六月十九传授三坛大戒,受戒的仅有十二人,男众十人,女众两人(其中一名陀光尼师,是弥光禅师的俗妹)。戒期间,优昙钵花再度开放,盛开的有十一朵半,其中一朵开一半即谢。戒场圆满以后,弥光法师于佛前燃左手无名指,以身供佛。

  1952年41岁,虚云老和尚进京,弥光法师[2]留云门寺,常年一件衲袄,在苦行单上为众伏劳,任劳任怨,少言寡语,不与人和,定功犹进,四季赤脚,不知冬夏。

  1953年42岁,是年七月[2],虚云老和尚上云居山重建真如禅寺,弥光法师于下半年赶到云居山,进寺院时全寺才四名僧人。弥光法师全力护持道场,时为虚云老和尚座下中坚弟子。不忌虚寒,破冰下水,肩担背扛,皆在道中,整日劳作,如同转瞬。整天担负塘泥,天晚收坡,总以为刚刚出门,每问道友:“怎么刚出来就回去?”道友皆云:“担了一整天,还以为刚出来,弥光疯了。”

  1955年44岁,弥光法师[2]因在云居山种水田而风湿病日趋严重,双脚肌肉严重萎缩,受虚云老和尚的指示,以下山针灸治病的因缘,到达扬州高旻寺住禅堂。因得良医精心治疗,风湿病痊愈,功夫大进,却又因“肃反”等运动,牵连很多人被强令还俗,老和尚也受到牵连,从此磨难不断,但从不退失道念。此后,又经受“破四旧”、“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种种磨难。

  1966年55岁,被下放到农村[2],勒令还俗而坚持不肯,十三年放牛为业,日出日没,遥望大河对岸禅门祖庭,苦心励志,坚守宗门,始终谨遵虚云老和尚教诲,舍命护法,决不脱下僧装。即便在“文革”高压之下,也丝毫不退道心,磨难越大,道念越坚。他时常自豪地向弟子们说:“文化大革命十年内乱,我放牛时,经常有人骂我,为什么不快点去死,我想,咱们才不死呢!我还要等佛教恢复。文革期间,我没有脱过一天僧衣!”

  1976年65岁,为祈求唤醒佛教信仰复苏[2],弥光法师舍命三步一拜,礼九华、普陀并沿途燃香供佛。

  1978年67岁,以中日建交因缘[2],鉴真大师像拟回国探亲,弥光法师受命接待日本友好使团。在一次列队迎宾时,赵朴初陪同各国客人刚一进寺,弥光法师竟顶着天大的风险上前握住赵朴初双手,一边寒暄,一边有意拉开僧袍,露出内里俗人的工作装,向众人显示当时宗教政策尚未恢复。以此因缘,推动了1980年扬州大明寺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实,开文革以后佛教寺院宗教政策开放之先河。此后,为恢复扬州高旻寺而亲上北京,在天安门悬血书,请求恢复高旻寺道场,最终圆满所愿,使扬州的大明寺、高旻寺、旌忠寺、观音寺全部落实宗教政策,为全国性落实各大寺院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