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大德】明代四大高僧 紫柏真可大师天下宗风

2017-11-22    来源:禅风网选录    

紫柏对佛教各宗派思想主张调和态度,"不以宗压教,不以性废相,不以贤首废天台"。同时认为文字经教是禅僧得悟的先决条件,不通文字般若便不能契会实相般若。

e61e4357c83d4cda82005cd10174fa2a20160618002132.jpg


  紫柏真可(公元1543-1603),明代四大高僧之一,晚号紫柏。吴江(江苏)人。明代南直苏州人,俗姓沈,法名达观,中年后改名为真可,号紫柏老人,后世尊称他为紫柏尊者,为明末四大高僧之一。


  紫柏年少时,性格刚烈勇猛,貌伟不群,慷慨具侠义气。十七岁辞亲远游,本欲立功塞上,途经苏州阊门,因大雨不能前进,投宿虎丘云岩寺。一日,行至苏州阊门,忽遇大雨,不能前进。当时,虎丘僧明觉禅师在苏州办事,偶然见到他,壮其伟岸,知是法器,遂以伞蔽之,并邀请真可禅师同归虎丘云岩寺,共进晚餐。那天晚上,真可禅师听见寺僧唱诵八十八佛名,心大开悦,即将腰间所缠十余金,赠给明觉禅师,并请求出家。明觉禅师遂予落发。


  受具足戒后,真可禅师曾在嘉兴东塔寺,碰到一位僧人在抄写《华严经》,心生恭敬,便跪在一旁观看,叹道:"吾辈能此,足矣!"于是,他便来到武塘景德寺,掩关三年。出关后,真可禅师便回到吴门云岩寺,辞别明觉禅师,决志策杖游方,以究明生死大事。


  一日,真可禅师无意间听到一位僧人唱诵张拙秀才的悟道偈,至"断除妄想徒增病,趋向真如即是邪"这两句时,忽然生起大的疑情。从此以后,真可禅师每至一处,都要把这两句话写在墙上,时时提撕,以至废寝忘食,头面俱肿。后来,终于有一天用斋的时候,真可禅师豁然大悟。他感慨道:"使我在临济德山座下,一掌便醒,安用如何若何!"


  真可禅师悟道后,即遍历禅席,居无定所。他曾经到过庐山,一度深究法相精义,后又朝五台山,不久又游京师,参礼燕京大千佛寺真圆遍融禅师。遍融禅师是一代华严宗匠。


  明代的佛教以禅宗最盛,但是宗风却极端的衰微。对于晚明禅宗密室传帕、冬瓜印子的宗风,真可、德清等人就感到相当的不耻。有鉴于宗风的衰败颓废,有志之士发愤振兴,提出禅净双修、禅教一致的口号。佛门僧侣几乎都兼修各宗各派之学,就连禅门也不例外,禅净法门不二、经教不废等观点也出现在禅僧的语录中。诸宗融合成为明末佛教的特色之一。这不仅使得禅学有了复兴的迹象,同时也带动了整个佛教复兴的浪潮。对于这股风潮的推动,明末的四大师功不可没。四大师一致认为没有经教做为背景,便无法获得真正的禅悟。他们从实践到理论,都有促进佛教融合复兴的倾向,指引出禅宗入清以后的发展方向。以真可而言,他一生视复兴佛门、振兴曹溪法运为己任。有鉴于丛林空讲自心佛性,徒以冬瓜印子相为印可的劣陋。身为禅者,真可不仅力振禅门风气,同时强调"文字般若"的重要,特别揭示经教在禅修中的功能。而他对于唯识学的重视,也激起晚明研究唯识学的风潮。


  明末思想界中,普遍存在三教同源的思想,佛门的高僧多兼通外学。明末四大师都与儒学有着密切的关系:莲池袾宏原是个儒生,憨山德清年少时"习举子业",蕅益智旭也有援佛入儒的著作。同样,紫柏真可也主张三教同源,在他的文集《长松如退》序言中就自称出入于儒释道之间。


  紫柏真可主张儒、道、佛一致,不执守佛教的一宗一派,融会性、相、宗义,贯通宗、教。德清大师曾称赞紫柏:"予以师之见地,足可远追临济,上接大慧之风。"紫柏主张佛、道、儒一致,他融和佛教的五戒与儒家的五常,提出:"不杀曰仁,不盗曰义,不淫曰礼,不妄语曰信,不饮酒曰智。"并写有五首偈颂,对照佛、儒二家五种人伦道德。


  紫柏对佛教各宗派思想主张调和态度,"不以宗压教,不以性废相,不以贤首废天台"。同时认为文字经教是禅僧得悟的先决条件,不通文字般若便不能契会实相般若。其《石门文字禅序》道:"夫自晋宋齐梁学道者,争以金屑翳眼。而初祖东来,应病投剂,直指人心,不立文字,后之承虚接响,不识药忌者,遂一切峻其垣,而筑文字于禅之外,由是分疆列界,剖判虚空,学禅者不务精义,学文字者不务了心。夫义不精,则心了而不光大;义精而不了心,则文字终不入神。"可见紫柏深入文字般若与实相般若,并能贯通融会,交相应用。又紫柏所订"礼佛仪式",除发愿礼拜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外,还教示礼拜西天东土历代传宗判教并翻传秘密章句诸祖,此亦调和各宗的具体表现。


  明神宗万历三年(1575),真可禅师前往嵩山少林寺,参礼大千常润禅师,请求印可。刚到少林寺,正赶上常润禅师上堂说法,为大众讲解禅宗公案。真可禅师以为常润禅师以口耳为心印,以帕子为真传,遂感叹道:"西来意固如是耶?"于是决定不入参请,旋即回到南方。


  在嘉兴,真可禅师看到古楞严寺久已荒废,被当地的大户人家占用,变为园亭,心生感慨,曾作诗咏道:"明月一轮帘外冷,夜深曾照坐禅人"。于是他四处活动,发心修复。在五台居士的护持下,古楞严寺很快修复一新。真可禅师后应五台居士之弟云台居士的邀请,撰联云:"若不究心,坐禅徒增业苦;如能护念,骂佛犹益真修。"


  真可禅师曾经感叹法道陵迟,纲宗堕地,自誓要以荷担大法为己任。他认为,以往所刻大藏经,卷帙浩大,不便于普及,于是四处奔走央告,寡资招贤,雕刻方册大藏经,以便流通。真可禅师在世时,此藏尚未完成。后人秉其遗愿,继续雕刻,至清初才完成,是为《径山藏》。


  万历二十八年,朝廷征收矿税,宦官乘机扰民,南康知府吴宝秀拒不执行征税命令而被逮捕,夫人愤死。紫柏多方调护,授以毘舍浮佛偈予吴宝秀:"假借四大以为身,心本无生因境有;前境若无心亦无,罪福如幻起亦灭。"谆嘱其诵十万颂,当可出狱。紫柏忧心忡忡地感叹道:"老憨不归,则我出世一大负;矿税不止,则我救世一大负;《传灯》未续,则我慧命一大负。"


  紫柏慷慨激昂的言论,终于引起朝廷的侧目,门下弟子与德清等人皆力劝他尽速离京。不久,谤言四起,忌者乘机诬陷他滥用公帑,乃朝廷内部倾轧,匿名"妖书"的造作人,紫柏遂蒙冤被捕下狱。


  万历三十一年十二月,执政法司定罪论死,紫柏以世法如此,久住何为?即说偈云:"一笑由来别有因,那知大块不容尘。从兹收拾娘生足,铁橛花开不待春。"言毕,端坐安然而逝,世寿六十一,法腊四十一。遗骸浮葬于西郊慈慧寺外,后移龛至浙江余杭径山寂照庵,万历四十四年于开山前文殊台荼毘立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