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风高峻 带你认识一代高僧——真禅长老天下宗风

2015-11-30    来源:禅风网    

真禅长老(1916—1995年),原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上海玉佛禅寺方丈、上海静安寺方丈、河南开封大相国寺方丈、上海佛学院院长、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会长、上海儿童福利院名誉院长。1995年12月1日示寂,世寿八十岁,僧腊七十四夏,戒腊六十四夏。一生弘法度生,敦励志行,绍隆圣教。

        编者按:真禅长老(1916—1995年),原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上海玉佛禅寺方丈、上海静安寺方丈、河南开封大相国寺方丈、上海佛学院院长、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会长、上海儿童福利院名誉院长。1995年12月1日示寂,世寿八十岁,僧腊七十四夏,戒腊六十四夏。一生弘法度生,敦励志行,绍隆圣教。2015年12月1日,上海玉佛禅寺举行“真禅长老圆寂二十周年系列纪念活动”。

 真禅长老(1916-1995)

       中兴玉佛
 

        在烽火连天的抗战年代,年轻的真禅法师追随恩师震华法师,踏入了建寺整一甲子的沪上名刹玉佛禅寺,襄理佛学院教务。自此,驻锡玉佛禅寺,弘法布教,料理寺务,摩顶放踵,无怨无悔,直到了尽尘缘示寂,整整半世纪有余。

        五十三个春秋轮回,玉佛禅寺既是真禅长老修行的器界,也是他弘法的道场,半个多世纪中,无论风雨如磐,抑或煦日普照,真禅长老始终禅心如如,为玉佛禅寺的道场的中兴光大倾注了辛勤,贡献了睿智。文革十年,他不求苟且,坚留寺内,护寺护法,功在千秋。担任玉佛方丈后,他殚精竭虑,不忘初心,为寺为僧,呕心沥血,重启道场,再开法务,设筵布教传经,积极致力于契机契理地开展各项法务和教务活动,为众生营造修学求法之殊胜学初。在他的努力下,寺院殿宇焕然一新,道场秩序渐次恢复,丛林制度重新启建,流通经书法物、法务活动等次第开展,长老开拓进取、精进办道的作风,使百废待兴中的玉佛禅寺重新迎来了生机勃勃的春天,焕发出新的蓬勃活力,真禅长老,也因此成为玉佛寺发展史上承先启后的重要人物,玉佛道场的中兴光大居功至伟。

为学僧讲解经文

       弘宗演教

       “弘法是家务,利生为事业”,作为杰出的佛门龙象,真禅长老一生始终不改深入经藏、勤转法轮的缁门本色,广开法席,弘宗演教,广育后学、续佛慧命,桃李满天下,法流遍五洲。

       长老宿具慧根,饱参饱学,造诣深厚。其早年,童真入道,勤学好参,历事多师。先后就读于镇江焦山定慧寺、竹林寺佛学院、上海佛学院、南京华严师范学院;曾在圆瑛、应慈、太虚、仁山、震华等大德座下听经受教,求法学道,承袭大德,造诣巍然领先。在之后的生涯中,长老始终精进靡已,弘法孜孜,曾多次于国内外名蓝巨刹,主持讲经法会,讲解经典奥义,施法予人,法雨所及,悉召祥和。即使法务繁忙,长老依然手不释卷,笔耕不断,留下了等身著述。十卷《玉佛丈室集》,皇皇巨著,涵容广博,体悟真切,论述精当,慧心妙绪,发人深省。

       为使法脉有续、慧灯绵传,真禅长老立足高远,深谙昌明佛学,端赖人才,以教育为兴教办道的契入点。面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僧众队伍青黄不接的严峻问题,他积极致力广育后学,续佛慧命,在全国率先开办了玉佛禅寺学戒堂、上海佛学院,并首创尼僧学习班,栽树拓荒,福泽后人。

 真禅长老与儿童在一起

      慈惠群生

        作为一名卓越的社会活动家,真禅长老也是一位向大众传递佛陀慈悲本怀的长者。他以大乘菩萨慈悲济世的思想为指导,积极实践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人间佛教宗旨。多年来,他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道,兴办慈善福利事业,关怀弱势群体,慈惠群生、利乐有情。

        1984年起,真禅长老就以个人名义或代表玉佛禅寺向有关福利机构及团体捐赠财物。1988年夏,在上海市儿童福利院设立“真禅长老残疾儿童福利基金”,连年进行捐赠。1991年夏季,全国各地有十多个地区遭受严重水灾,真禅长老率领上海市佛教徒向灾区人民捐赠人民币100余万元,崭新棉被1000条。在庆贺八十寿辰的大会上,真禅长老公开宣布:将全部寿仪香金200万元,悉数捐赠给上海市慈善基金会、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真禅学校、江苏东台安丰镇真禅学校等福利机构。十多年间,真禅长老以个人名义和玉佛禅寺名义向有关社会福利机构和团体,向灾区人民和希望工程等,共捐赠人民币700余万元。为此,各有关部门给予真禅长老以极大的荣誉,纷纷赠以锦旗、奖状和捐赠证书,并聘请他担任上海市儿童福利院名誉院长、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会长。原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先后两次写信给真禅长老,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上海佛教界救灾热情甚高,既是财施,亦是无畏施,护国护民,亦是护法,无任欢喜赞叹。”

玉佛寺首次开坛受戒

        复兴道场

        上世纪八十年代,经过十年动乱的上海佛教界可谓百废待兴,回归到僧尼队伍的出家人迫切需要修行的场所。作为落政之后的首位上海佛教界领袖,真禅长老于万业望举之际,不畏艰难、勇担重任,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开启了上海佛教事业的万千气象。宗教政策落实后,他不顾已届秉烛之年,奔走沪上各方,团结广大僧俗,为佛教道场的落政、恢复摇旗呐喊,为上海佛教的恢复和振兴,为开创新时期上海宗教工作的新局面,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为收复慈云禅寺,他不辞辛劳,多方请吁;为兴建尼众道场,他鼎力相助,多次慷慨陈词,提出议案;为恢复龙华古寺,他代表上海佛教界亲自向汪道涵市长发出书面呼吁,要求修缮恢复,并向社会开放。据统计,上海佛教寺院在“文革”后,能够不经修缮而立即开放的,唯有玉佛禅寺一座,而在真禅法师圆寂时的一九九五年,上海佛教开放寺院已经达到七十四座。时至后期,真禅长老更是应赵朴初会长之邀,以银霜两鬓勇担大相国寺主持,再启宝刹重光。其开拓进取的精神、精进办道的作风既是佛教中兴光大之根,亦为佛教薪火相传之基也。

真禅长老在新加坡主持法会

        法谊长流

        法音宣流通四海,菩提有情联五洲。作为一位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的宗教领袖,真禅长老秉持“阿弥陀佛加友好”的理念,大力发扬佛教热爱和平、崇尚和谐的社会价值,积极开展教内外多方交往,其弘法足迹遍及四海,与港、澳、台宗教界人士建立了深厚的法谊,为宣传我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展示中国佛教良好形象,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不凡贡献。

        他先后接待过的重要人物有美国前总统里根的夫人南希、法国前总统皮埃尔、澳大利亚前总督尼尼安、世界宗教和平会议秘书长荷马、波兰副总理等等,在接待中,真禅长老主动向国际友人宣传政府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介绍我国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和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据不完全统计,玉佛禅寺自1979年对外开放以来,共接待国际友人、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约300余万人次。

        除此之外,真禅长老还频频出访世界各国各地区,先后应邀到日本、印度、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法国等20余国和港澳台地区弘法访问,多次出席国际宗教和平会议,为弘扬佛法,增进各国佛教徒之间的团结友谊,维护亚洲与世界和平,作出了可贵的努力。

        真禅长老以其弘法利生的人格魅力吸引着许多海外游子心向祖国,并增进了各国宗教徒之间的了解和友谊,促进了海内外的文化交流,成为一名佛教界的“民间外交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