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佛教生命关怀团走进巢湖敬老院送温暖
2018-02-01 10:15    来源:合肥佛教网

生命关怀团自愿者给老人洗脚剪指甲

生命关怀团自愿者给老人洗脚剪指甲

听说有人免费理发,大家你帮我我帮你互相搀扶赶来

给一位不能自理的老人理发 

敬老院里有一位哑者,他不来理发,只在丛树间砍杂树杂草,给他拍张照,他欢喜地笑。

老人的菜

老人的米

安徽佛教老会长妙安法师年轻时照片

供灯法会

    《贤劫经》说:随所好喜,寻为开化,应病与药,是曰布施。合肥佛教生命关怀团在团长法日长老的带领下,除了临终关怀助念帮助那些生命垂危的人庄严往生西方净土之外,合肥大大小小的养老院,还有住在家中孤单的老人居所,到处都是生命关怀者们慈悲的足迹。

    《梵网经》经说,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故六道众生皆是我父母。生命关怀团的志愿者就是那些孤寡老人们最孝顺的儿子与女儿。

    敬老院与养老院有所不同。养老院需要缴纳一定的钱才可住进去。住在养老院里可以享受一定的服务。敬老院的老人完全靠政府救济,只能保证最基本的生活。关怀团定在腊八给巢湖黄麓镇几家敬老院老人理发修剪指甲等服务,以便让老人们也能享受家人的温暖,过一个干净祥和的春节。

    听天气预报说腊八有中雪,然后一个礼拜的雨雪天气,师兄们有点急了。从合肥到黄麓镇,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两家敬老院老人合起来有一百多位。若当天给所有的老人们理发剪指甲,肯定赶不回合肥。去又担心大家安危。如果这次不能去,不知要往后拖到什么日子。说好的事不能践行,那些孤单的老人肯定会很失望。

    生命关怀团的志愿者们考虑再三为了安全起见,决定少许人去,提前去巢湖。大雪不能回来就在相隐寺住下做义工。初七早晨,大家先在开福寺集合,分乘三辆车出发,到黄麓镇相隐寺住下。

    相隐寺的监院华贤法师一直非常支持生命关怀团的工作。经常带领大家一起看望生病垂危的老人,成为老人们心灵的依怙。志愿者们一到相隐寺,师父就给大家安排住的房间,吃饭休息,下午亲自带领大家去敬老院。这家敬老院离相隐寺不远,开车十多分钟的路程。敬老院就在马路旁边,来去方便。这家敬老院有七十人。吃饭有专门的人做。一天三餐。菜很简单,中午两个菜,晚上一个菜。我看了一下他们的食堂存菜,就是一点大白菜,一点粉丝,几乎是没看见什么菜了。堆得高高的都是大米。

    大家在养老院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敲门,通知老人们去一个大房间理发,大家给老人们理发、剪指甲,清理,刮胡子、剪鼻毛。帮老人洗脚。听说不要钱,是免费服务,老人们一个个竖起大拇指赞叹。老人们没有孩子,一群陌生的人来给自己理发剪指甲、洗脚简直如梦般不太真实。他们问我们从哪里来,组员们说从阿弥陀佛那来。遇到那些悲伤的老人,组员就鼓励他们少想人间的不如意事,悲伤痛苦时多祈祷阿弥陀佛,至诚一心,所思所想就会相应。

    不能自理的老人,关怀团自愿者有的托着头,有的用手机照明,让理发的自愿者细心地帮老人理发。

    敬老院里有一位卧病在床的老人。不能自理,进老人的房间里,房间弥漫臭气。几个组员就围在老人身边,托着老人的头,一点点小心地给老人理发,修胡子,剪鼻毛。老人没有穿裤子,身下是垫着尿不湿,身子就睡在屎尿上,志愿者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嫌弃,细心地给他理发,陪他聊天。教他念佛。给他清理卫生。他念着佛号,靠着一心专念他竟然坐了起来。他吃饭都是另一位老人照顾。谁生病了,不能走了,全靠大家互帮互助。这里没有工作人员,政府一月给大家一人一百元,这一百元据说也是要交到食堂的。

    在这些老人中间,竟然还有两位出家师父。在文革时期随着巢湖圆觉庵的湮灭,妙安法师离开,他也回了家,一直一个人。他十六岁出家,见着师父,如见亲人。望着妙安老法师的照片,往事历历目前,犹如春秋炽衰成败,悲欣交集。另一位师父还保存着他与年轻时妙安老法师的照片。思慕出家弃世荣以法自娱。老人虽被迫脱下僧服,这么多年一直思惟佛道,怀抱道志。他指着华贤师父的僧衣,摸一下,万般羡慕。华贤师父搀扶他回房间,坐在他简陋的屋子里,如佛在世,坚固老人的道心,欢悦淡泊心无所生。

    晚上在寺院,吃过饭大家供灯,做了一个小型的传灯法会,一为纪念释迦牟尼佛,绍隆佛种。愿佛的光辉普观十方,进退随时导利群生。二也愿自己获得智慧之灯,渐以觉悦消众不达,能起众善功德之元,如佛游在诸品,是大医王,应病与药,令一切痛苦群生获得智慧光明,皆得解脱。

    黄麓镇的第二家敬老院是腊八上午去的。去时天空已开始飞雪。这家的敬老院条件稍好一点。这个稍好一点不是指住宿条件有所改变,而是这家敬老院的院长是一位中年女子,以前在政府部门一直负责老年人的工作,退休以后就来了这里。这里有几位工作人员,也是女性,在卫生方面她们对讲卫生有爱心的老人们有所奖励,这些老人中间有好几位盲人,院长引导老人们互帮互助,出行都有人来牵引帮助失明的老人。

    敬老院里有一位哑者,他不来理发,只在丛树间砍杂树杂草,给他拍张照,他欢喜地笑。目光纯净。所有老人们的笑都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如婴儿般纯净。

    有的老人很倔,要耐心地哄。有一位老人不愿理发,在我们结束要走时,他又要理了,志愿者们高兴地夸他、并给他理发。无论什么样的老人,都是一群返老还童的孩子。无论什么样的老人,都要如父母一样尊敬。

    经文说:若发诸善不舍虚空,积功累德每生自克,是曰布施。遵空无事不尽德本, 以消众恶不善之行,是曰忍辱。身口立行方便无缘因兴道德,是曰精进。所造得兴无起发意,成就道明开化一切皆荷道慈,是曰智慧。生命关怀团的组员们是一群心如虚空、爱如虚空的人。在生命关怀团里,大小诸事只有付出,没有索取。他们的每一步微小却藏着大慈大悲,传承着佛陀的精神,亦如大医王一样,游在诸品,应病与药,随诸所愿。亦用他们善良承事供养,示教利喜,引导大家发无上菩提心,成无上至真正觉。(文/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