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济的秘密 如何让志愿者成为机构的亲密伙伴公益慈善

2015-03-30    来源:公益时报    

1966年,台湾花莲一隅,三十位家庭主妇每天省下五角钱投入竹筒里,证严上人与弟子一起,每人每天增产一双婴儿鞋。慢慢地,以克己、克勤、克俭、克难的精神创立了慈济,并开始长
据中国志愿者服务联合会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12月,全国已建立超过43万个志愿者组织、19万个志愿者服务站,全年开展活动的志愿者超过5000万人,志愿服务主体已经从青年志愿者为主发展为全社会共同参与,粗略统计志愿者在2013年全年捐赠的总量为8.3亿小时。
  
显然,志愿者已成为社会公益力量中举足轻重的一部分,能产生不可估量的社会价值。作为社会组织,如何能将志愿精神最大化整合、发挥出志愿者力量,制度支持、专业培养、感情维系、价值认同等都是不可或缺的激励因素。记者将通过慈济、平安星和惠泽人的案例及观点阐述,展示不同机构的志愿者管理方式,看看如何能让志愿者成为机构亲密的伙伴。

案例

1966年,台湾花莲一隅,三十位家庭主妇每天省下五角钱投入竹筒里,证严上人与弟子一起,每人每天增产一双婴儿鞋。慢慢地,以克己、克勤、克俭、克难的精神创立了慈济,并开始长期从事济助贫困、拔苦予乐的工作。
  
慈济的志愿服务涉及慈善、医疗、教育、人文、骨髓捐赠、环境保护、社区、海外赈灾八个方面,志工团队从中国台湾发展到遍及世界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肤色的近千万人。已有47个国家设有分支会或联络处,迄今援助超过71个国家地区,在中国内地也有28个地区设立了慈济志工中心。
  
有人向证严上人探寻慈济对于志愿者管理的秘诀时,她只说“以爱为管理,以戒为制度”, 这几个字就把志愿者吸引到慈济。《公益时报》通过对慈济志工的采访,试图阐释慈济志愿精神的魅力所在。

包容所有人的信仰

赵伟明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读研究生那年,有机会去澳大利亚做交流。初到一个陌生的国家,她很想感受一下不同的文化氛围。她发现,开学后进行招新的社团中,最多的就是宗教社团,于是,她想从对宗教的了解开始。
  
在一个角落,她看见了一个去澳大利亚内陆植树的志愿活动在进行志愿者招募,就这样,她开始接触慈济。
  
赵伟明始终记得,第一次走进澳大利亚慈济的活动中心给她带来的震撼,她看到每一个资深的慈济志工都穿着象征着蓝天白云的深蓝色制服、白色裤子,庄重肃穆地行走、交谈,人与人之间温和、彬彬有礼得恰到好处,一种令人舒服安心的气氛弥漫开来。
  
赵伟明震撼之余又很担心。她悄悄地问身边一起做志工的女同学:“我不信佛怎么办,还能在这里参加志工活动吗?”
  
同学的回答让她惊讶。“那个女孩儿告诉我,她的父亲是佛教信徒,母亲是道教信徒,而她和丈夫是基督教信徒,在这样一个信仰完全不同的家庭中,他们都是慈济志工,而且父母已经做慈济志工好多年了。”赵伟明说。
  
渐渐地,赵伟明发现,不同于学校里其他宗教社团总是试图让她相信什么,慈济从来没有让她有信仰方面的压力和强迫感。“我认为信和不信本来就应该发自内心,不能因为我参加过你们的活动或者你帮助过我,我就要被迫去相信什么。其实天下的宗教信仰教义有相通的地方,比如人与人之间的爱、互相理解包容等等。”
  
赵明伟觉得,这样一个华人团体,却能在世界范围内让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人接受,包容是一种大智慧。
  
慈济在参与印尼海啸的赈灾时,除了安抚灾民、发放热食之外,还帮助重建当地的清真寺,这个做法让赵明伟更加安心和感动。“我看到慈济不仅仅是要拯救生命,也尊重他们的信仰,这种包容让我很感动。”
 
爱与自律的自治法

“慈济”二字之意,为“慈悲为怀,济世救人”。慈济的主要事业涵盖慈善、医疗、教育、人文、国际赈灾、骨髓捐赠、环保、社区志愿者八个方面。近千万名志工遍布全球,其中有佛教信徒,但更多的是不同种族、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
  
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的志愿者团队,如何发展和管理?曾有外国记者问过证严法师其中的秘诀是什么,她只说“以爱为管理,以戒为制度”,这几个字就可以管理这么多志愿者,或者说把志愿者吸引来慈济。
  
其实就是依靠自律自治,激发出志工内心的爱并让慈济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的生活,而让认同慈济精神的志工长久地留了下来。
  
“来到慈济做志工,付出自己的劳动给社会,可能是心中早就有的,或者是你的兴趣、你的目标,所以才会过来。也有一些人是跟随朋友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但是他了解几次之后可能会觉得这并不是我的目标和兴趣,那么他就不会当慈济的志工。”曾云姬对《公益时报》记者说,慈济吸引着具有相同价值观的人,所以并不需要宣讲、不需要强迫,也并不需要加入慈济、信仰慈济,这样的一群人在一起很稳定。
  
慈济北京的志工曾云姬,已经在慈济从事志愿服务15年了,也是她在北京建立起慈济的志愿服务中心,如同有人喜欢旅行、有人喜欢买东西一样,做志愿服务是她的一种人生选择。
  
与其他公益组织不同,慈济在任何地方都是先有志工,再出现机构,而且志工的所有费用都由志工自己承担。
  
润物无声的改变


赵伟明在留学期间经常跟着慈济参加志工服务,她只是初级志工,探访老人院、去国家公园植树等。但是她的改变却在生活中,以前洗脸的时候会让水龙头哗哗流,但是现在接一捧水后会把水龙头关上,洗脸过程会关几次水龙头,养成好习惯、改掉不良习惯是潜移默化的。“虽然我不是一名佛教徒,但是也会懂得爱惜物命。”
  
曾云姬说,证严法师希望每一个志工,不管是不是参与社会的志愿服务,都可以先从自己家里开始做起。慈济的志愿精神可以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做一个好公民就是在做志愿服务。
  
“比如基金会一直在推行环保,每个人都可以在家里做最简单的垃圾分类,但是究竟要怎么分类?我们会进入社区教居民怎么垃圾分类。”曾云姬说。
  
“在台湾垃圾细分到什么程度呢?”曾云姬告诉《公益时报》记者,其实一个饮料瓶的瓶身和瓶盖,即使都是塑料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台湾垃圾分类就要把瓶身和瓶盖分开。瓶身的塑料会拿去抽丝,制作成环保毛毯,当世界各地有灾难发生的时候,慈济会在第一时间送出由慈济生产的环保毛毯,而制作毛毯的瓶子都是慈济志工去收集的。
  
“再比如我们会交给社区居民,把厨余垃圾中的果皮做成酵素,这个酵素就是天然的清洁剂,厨余垃圾中的油料就能做成肥皂。”慈济志工就会到社区里去进行这样的宣讲,看起来都是生活的小窍门,但其实是每个人力所能及对地球的贡献,一方面可以物尽其用、减少浪费,另外一方面可以让一个物品或一个生命有另一重价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