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生死,回归生命本相_禅风网


面对生死,回归生命本相禅意生活

2018-08-06    来源:广州市大佛寺    

  2018年8月5日上午,尹立博士再次来到大佛寺第九期癌症康乐营,就“面对生命,回归生命本相”这一主题,与营员交流分享。

  2018年8月5日上午,尹立博士再次来到大佛寺第九期癌症康乐营,就“面对生命,回归生命本相”这一主题,与营员交流分享。

  尹立博士认为,能够在大佛寺与康乐营营员直面这个主题是一个难得的缘分,因为社会上实际上常常对这个主题唯恐避之不及。

  一位师兄曾经询问尹立博士,他怎么想到分享“面对生死,回归生命本相”这个如此高大上的主题,因为佛教把解脱生死当作人生最紧要议题。尹立博士坦诚回应,他自身对于死亡仍然没有心如止水的平静态度,并且,当他在生命中多次与死亡打照面的时候,内心非常恐慌。他认为自己对死亡的态度向来是回避,包括本次分享,当他确定主题之后,他久久将其搁置一旁,直到昨天晚上才最终做好课件。从成都来到广州的路上,他一度认真思考这个主题;来到大佛寺之后,他短暂地感到能够在此安放死亡,但是,那不过是十几分钟而已。

  尹立博士告诉大家,面对死亡,我们虽然没有寺庙之外的回避,也没有佛教提倡平静勇猛,但是,我们可以学习如实地面对死亡,如实地面对我们面对死亡的真实状态,譬如懦弱、恐慌。

  尹立博士分享了一些他的个人经历。在他27岁以前,一度在医学院教书,每天遇到大量死亡,包括老人、幼儿,那时的他完全无法逃避这个议题。他想到鲁迅在《呐喊》里写的铁屋子,那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但是自己看到了这一点,感受到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将被闷死的绝境体验。绝境的感觉就是你看见前面有路,后面有路,但是,它们全部都是断裂的;你独自站在山峰之上,无所适从,双手乱抓却什么也抓不到。

  人们一般偏爱寻找更简单的、更习惯的方式应对困境,让自己存活。用经济学的说法就是,投入最少,产出最多。但是,面对生命的绝境,没有捷径可走。

  后来,他决定考取佛教研究生,因为佛教承认生命本身的无望,并且提供解脱之道。学佛之前以及更小的时候,尹立博士的身体不是太好,内心常感恐惧,常常每周每周地持续感冒;学佛以及开始个人分析历程之后,他的状态才好起来。他曾经有一个梦:他在一个高高的土堆下面,那里还有一个孩子。他在梦里想,我拉不拉这个孩子呢?如果不拉,那个孩子会被埋住;如果拉,自己可能会被埋住。最后,他决定拉那个孩子,拉的时候嘴里念着阿弥陀佛。直到现在,每天紧急关头,他都嘴里如此念叨。

  正是医学院的经历让他无法回避死亡,他才为自己找到佛教这个出路。正是因为过去经历过的绝望的苦难,他才有今天的心声。看似遭遇死亡这个全世界无法回避的问题,但是,绝境却带给自己新的希望、新的生命。

  尹立博士真诚地对大家说,我们相聚在癌症康乐营,死亡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是我们必须直面的议题,这其实也是生命本身真正需要面对的议题。

二、生命初始的生命真相

  尹立博士接着从深度心理学的发现、佛教的理解这两个角度与大家探讨生命真相。

  一般的深度心理治疗师都会做这些事情,比如,来访者放不下对某个人的爱恋,或者对来自他人的攻击充满怨气,治疗师帮助来访者理解和接纳这些情绪,从而让情绪或症状得到缓解。但是,随着治疗进程的深入,治疗师和来访者可能发现,所有这些情绪(比如,吝啬、贪婪、傲慢、嫉妒)都只是表层现象,它们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情绪,而是由来有自。当我们寻找它的根源,可能发现,那底下潜藏着深深的恐惧、担忧。

  一个人对自己的认识可能包括聪明、要强、富有爱心、担当精神、创造力。通过深度心理治疗,他可能发现,这些表现之下潜藏着恐惧、害怕,比如,“如果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就不是好人,或者,别人就会不喜欢我、不接纳我,甚至抛弃我。我在这个世界上将会变得孤苦无依”。当这个人发现这些,他就会进一步发现,他曾经那么拼尽全力为他人而活,现在,当他想为自己活一把的时候却不敢。因为他一旦这样做,他就是自私,他从前的人设将会全然崩塌。

  这是深度心理治疗必然面对的困境,看着像是活自己,其实却必须先让从前的“虚假自我”死掉,让过去努力的结果死掉。心理学说,这是象征性的自我死亡。大多数心理治疗到达这个层面的时候就会停下来,因为没有人愿意主动选择死亡。

  但是,如果心理治疗有机会到达那个需要你主动选择象征性的自我死亡的时候,面具死掉,生命的的本来样子将会呈现。那时候,你不再顾及它的形象或好或坏,生命的本来活力就有机会焕发。那时候,你将发现,那些你对自己的认识、判断、定位,其实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它们来自于你的周遭环境,你只是吸取它们和放在自己身上。这个过程,心理学称之为“依附和认同”。认同是把外在的东西拿来贴在自己身上,人就像一个提线木偶,受到各种利益驱动,从事各种活动,而原先自以为的自我其实不过是一点点凑成的百衲衣。从表面来看,一个人是完整的;从内里去看,里面却是乱七八糟的人格碎片。就像女孩的好看的包包,有时候你找不到东西,把它们都倒出来,里面乱七八糟。人也是如此,一张皮而已,人们常常不愿意面对皮下的真相。

  在深度心理治疗的过程中,当一个人过去认为重要的、放不下的东西慢慢变得不重要,内心的欲望、追逐渐渐降低,从前藏在底下的真实感受就会慢慢浮现,包括婴幼儿时期的感觉、情绪都会浮现。这些已经在临床之中获得证明,而不只是理论假设。那时候,我们将能有条理、有因果地看明白,自己如何由一个生下来有佛像的孩子变成如今乱七八糟的样子。

  一个人童年早期的感觉,只有从你认识它的时候,它才有机会改变;然而,在此之前,它会一直默默地对你的生活种种产生影响。深度心理学和佛教都认为,我们现在的所有感觉都包含了过去经历的印记,是过去所有经历的集中体现。深度心理学认为,我们需要重新回到当年小时候的自己,帮助他重新面临绝境。具体的,可以采用积极想象技术。

  佛教对生命真相的理解是无明与欲望。佛教的东西从一般经验来说非常理论化,但是,配合心理治疗,我们能够理解它的含义。正因为有了无名,也就是俱生法执、俱生我执,人们会对自我消失感到恐惧,以及对自我存在产生贪念,如贪、嗔、痴。

三、生死挣扎的解决之道

  第三,尹立博士仍从心理治疗与佛教两个角度与大家分享生死挣扎的解决之道。

  心理治疗跟人们的生活非常贴近,能够比较容易地帮助人们消解情绪。但是,如果要走到自愿放下面具自我和不要脸那一步,非常困难。这时候,需要通过佛教的世界观、人生观,才能走下去。首先是佛教的世界观。“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唯心造”容易让人误解,但是,我们可以从经验层面来理解它:人从出生就活在自己的感受当中。当我们认为世界是主观的,我们能对事情起到影响。当感受发生变化,肉体也会发生变化。

  第二,我们对世界的态度要变,要有慈悲观。我们既要看到世间的生死悲欢,既看到美好,也看到苦痛,还要能够接纳它们,这样,我们的心才能拥有容受能力,我们才能接纳个人的毁灭以及别人的毁灭。

  这样,你才能产生真正的、原始佛教的出离心:看到人生真相,不再执取、追逐;不是通过现在的生活换取将来的西方极乐世界,能够拥有一颗在当下接触死亡、接触苦难的心。

  佛教直面生死方面有三,一是出家,放弃对世间的依附;二是乞食,放弃对生存的贪求;三是禅修,放弃一切生死挣扎。整个佛教的修行不同于西方宗教和极乐世界,但是,它能够给我们一种支撑,让我们能够面对人生之初的绝望与生死。它不是什么宗教,也不是什么科学,而是真实,真实地直面人生最绝望、最本真的生死问题。也许,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一种最彻底的支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