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石 万物与我为一
2017-12-14 16:30    来源:禅风网选录

640.webp (7).jpg


  一块自然界的普通石头,入室登堂,演变成为一个承载人文审美的艺术角色,其原因并非地理矿产的稀有和物质元素的珍贵,而正是由于作为欣赏者的人,赋予了这些没有生命的石头具有人的灵魂与情感。

  拳拳一掌、盈盈一尺的石头,在文人看来是一个大千宇宙。古代文人赏石中这种“物我两忘”的审美意境。


640.webp (9).jpg


  对于古人这般意味深远的玩物寄情之道,举世公认的中国“文人石”藏家理查德·罗森布鲁姆,曾从中西文化观对比的视角作过论述:“中国文化向事物内部寻求乐园,正如西方文化向上天和外部寻求乐园一样。中国艺术中,这一方位使得人们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寻找“世界中的世界”,追求意象……这一思想最有力地体现在那些孔孔相扣的石头里,我称它们为“无穷尽的石头”。


640.webp (5).jpg


  在中国传统赏石文化的岁月流变之中,玩石者数量虽不断扩大,所求之意味及境界,却日益消淡,好事者往往沉湎于对石头外在的“追形逐貌”。诚如古代赏石文化专家丁文父所言:“在赏石的“意味”日益消淡时,赏石的“形式”愈加突显,这继而又使赏石的“意味”更加淹没在有关赏石“形式”的热衷之中。明清以来的中国赏石深受米芾“相石四法”的影响,又受到李渔、沈复、梁九图、郑燮等人的弘扬和发展,致使赏石的欣赏越来越拘泥在形式美的范畴。


640.webp (9).jpg


  以自然为最高艺术,前提便是脱离最世俗的物质观,以及人为制定的价值评判标准。眼光和修为的高度,决定了赏石的艺术分量。因此,把赏石作为文人审美的最高趣味,丝毫不夸张。更深层的,以天然石头为欣赏对象,肯定天公造物的神秀,便是对自然秩序的遵从。当人们在肆意改造世界的同时,仍然保持一颗以天为敬的谦卑,则是我们追寻古人最高智慧的开始。“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领略自然,便是发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