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禅 百丈怀海禅师在马祖道一门下因拧鼻而悟
2018-01-17 11:03    来源:禅风网

806707283254667649.jpg


  百丈怀海禅师在马祖道一门下因拧鼻而悟,他是如何由此因缘而省悟的呢?

  怀海(720~814)禅师,福建长乐(今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市),年龄很小就出家了,僧传中说他“少离朽宅,长游顿门”(《宋高僧传》卷十《怀海传》),出家之后,长期修习的是南宗的顿悟法门。后来听说道一在江西弘法,就去参访,在道一门下,曾经作马祖道一大师的侍者,每当有居士送斋饭来,怀海把盘盖打开,道一总是拈起一块胡饼,问他:这是什么?如此问了三年,怀海并没有明白其中的意思。

  有一天,随侍马祖道一禅师散步的时候,听到野鸭子的声音,马祖问:什么声音?

  怀海答:是野鸭子的叫声。

  过了一会儿,马祖又问:刚才的声音向什么地方去了?

  怀海说:野鸭子飞过去了。

  马祖一听,回过头来,把怀海的鼻孔拧上天,怀海痛得真叫唤。马祖说:你再讲飞过去啊!

  怀海一听,“言下有省。”开悟了。马祖用此方式提醒怀海,心不能停在野鸭子身上,不能心随外境转。

  这一故事,称为“百丈野鸭”公案,历史上有许多僧人参究,留下诸多偈颂,比如,汾阳善昭偈曰:野鸭飞空却问僧,要传祖印付心灯。应机虽对无移动,才搊纲宗道可增。

  开悟之后,他回到自己的侍者寮,哀哀大哭。同寮的同事就问:你想你的父母了?

  怀海说:没有?

  又问:被人骂了?

  怀海说:也没有。

  同事说:那你哭什么啊?

  怀海说:我刚才被大师拧了鼻孔,痛得受不了。

  同事问:是什么因缘不契合,以致于大师要拧你的鼻孔?

  怀海说:你自己去问和尚吧。

  同事就去问马大师:怀海侍者因为什么因缘不契合?他在侍者寮中哭呢,叫我来问您是什么原因。

  道一说:是他自己“会了”(明白了,开悟了),你还是去问他吧。

  同事又回去问怀海:和尚说你会了,叫我来问你。

  怀海呵呵大笑。

  同事纳闷地问:刚才哭,如今为什么又笑了?

  怀海说:刚才哭,如今笑。

  同事听了,一脸的惘然样。

  第二天,马祖升堂,才坐下来,怀海过来把马祖座下的帘席卷走了,马祖只能下座回方丈室,怀海一直跟随到方丈室,马祖问:刚才我还没有说话,你为什么把帘席卷走?

  怀海说:因为我的鼻头很痛。

  马祖问:你昨天的心放在什么地方了?

  怀海说:鼻子今天又不痛了。

  马祖说:你终于明白昨天的事了。

  怀海行礼而退(《道一禅师语录》)。

  这一段故事,禅门中称为“百丈卷席”公案,历史上也有许多参颂,佛印了元有偈曰:百万雄师阵相睹,何人却会回戈鼓?将头不猛悞三军,可怜正令无行处。(文:董群 原载于南京清凉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