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风网移动版

主页 > 天下宗风 >

【禅诗赏析】山家不会论春夏 石烂松枯又一年

  
山居诗之三
 
  宋雪岩祖钦
 
  夹岸桃花红欲然,洞中流水自涓涓。
 
  山家不会论春夏,石烂松枯又一年。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清溪两岸,红霞似火,扑面而来的桃园春色,跃然纸上,让人不由想起《桃花源记》: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这春光一派热烈,春意闹腾,这桃花鲜艳似美人脸,然而再美妙的景致,也挡不住洞中流水,涓涓流淌的脚步,不会为外界的诱惑而有所停滞。这一句的禅机,就在于一个“自”,禅师心如流水,无妄想,无造作,自自然然,随缘度世。
 
  在这样的山居生活中,不论春夏,一年又一年,早已忘却了时空,与山水浑然一体,游心于尘寰之外的禅悟化境,忘我忘一切。时空时空,四维上下皆虚空,时空又何尝不是一种外相分别?并无实法可得,亦不可执着。
 
  王维有诗: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芙蓉花在山涧中静静的花开又花落,并不以外物而改变。正如这春日桃花,洞中流水,季节更替,时光流逝,乃至生老病死,一切都是自然规律而已。
 
  心不以外物而转,顺应即可,正所谓:今日任运腾腾,明日腾腾任运,心中了了总知,只没佯痴缚钝。(古二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