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届金陵礼佛文化月开启 细数南京栖霞古寺百年中兴史上的重要时刻

经南京市民族宗教事务局批准,第九届金陵礼佛文化月系列活动将于2019年5月5日至6月5日隆重举行。

今年恰逢南京栖霞古寺中兴100周年,是以今天举行的第九届金陵礼佛文化月,同时也是栖霞寺中兴百年庆典开幕仪式。

“当世仅存”的国之瑰宝、佛教圣物——佛顶骨舍利将在牛首山佛顶宫B层接受供养瞻礼一个月。

回首百年前的栖霞寺,遭遇战火摧残的古刹凋敝,僧侣匮乏,复兴一事迫在眉睫。

幸逢宗仰法师克志中兴,方有之后栖霞寺百年的弘法利生,渡济苍生。

今日的百年盛典正是借此警醒今人不忘初心,感恩先人奉献。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栖霞寺百年中兴道路上那些至关重要的节点!

民国初年

栖霞古寺位于南京栖霞山,始建于南北朝。

初齐,居士明僧绍隐居于此,会法度禅。后有自黄龙来的法师在此地讲《无量寿经》,僧绍十分敬重他,便以舍为寺供奉他。后有来自辽东的僧朗法师,大弘三论之学,于是世人始称栖霞寺为江南三论之祖。此后千百年间栖霞古寺几度更名,然受历朝历代帝皇重视,香火旺盛。

直到清朝末年,太平天国与清兵作战时,栖霞寺毁于战火,国难当前,趋向萧条。直至1919年得以重建。

宗仰上人

1919年,与孙中先生匡襄革命后功成身退的宗仰上人前往九华山朝拜地藏菩萨,途径栖霞寺,看到的这座千年古寺满目疮痍,心下悲戚。

当时唯一留守在栖霞寺的法意老和尚盛情邀请宗仰上人留下一起兴复栖霞寺,宗仰上人即刻答应,后就此分灯栖霞,克志中兴,改栖霞道场为金山分宗。

1921年,为栖霞古寺恢复殚精竭虑的宗仰上人,因劳累过度圆寂,若舜上人继任法席。为中兴栖霞,若舜上人不辞辛劳,四处奔走,相继建成大殿、藏经楼、五观堂、施檀阁、金汤阁、五云阁、鹿野堂、挹翠楼、客库房等数百间,足称丛林之规模。

1937年,南京沦陷。栖霞寺在寂然法师、明常监院的带领下打开寺门,在栖霞寺设立了佛教难民所,耗粮百万斤,收容难民最多时达2.4万名。这也是唯一由中国人自己建立的难民营,在今天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里,仍然能看见这段历史记忆。

1939年明常法师接方丈职。当时社会形势再次严峻,内政部门下令废庙兴学,举国寺院惶惶不可终日。明常法师凭着过人的智慧,惊人的胆识,周旋于冯玉祥、林森之间,多次保护了寺产,使得栖霞古寺的中兴之路得以顺利走下去。

建国初期

建国初期,社会恢复安定,栖霞古寺得到新的发展。

1963年,中日两国佛教界、文化界等人士共同举行纪念鉴真和尚圆寂一千二百年的盛大活动,日本佛教界以鉴真和尚雕像赠于中国,安奉在栖霞古寺。然好景不长,1966年,逢四凶之乱,栖霞古寺内经像法器多遭破坏,寺内僧侣散于四方。历史建筑千佛岩的佛首随之被毁,栖霞寺近半个世纪的中兴成果几乎被毁去一半。

幸运的是,殿堂内依靠部队的保护未受到摧残,佛堂内供养的鉴真像也幸免于难。后十年间,栖霞古寺与国内众庙宇寺院命运相似,处于艰难时期。

改革开放新时期

1978年改革开放,国家进入新时期,佛教得以恢复,获得了新的支持与发展。1979年,栖霞寺已得到完好修复,并且作为佛教活动场所对外开放。

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亲笔撰写了《重修栖霞寺碑文》,对栖霞寺1500年的历史作了总结和介绍。1982年,为了培养和造就大批爱国爱教、识教义、有文化的年轻僧才,国务院宗教局、中国佛教协会决定,在南京栖霞寺开办僧伽培训班,赵朴初会长任主任,向全国招收了185名学僧。

1982年11月15日,栖霞山僧伽培训班举行了隆重的开学典礼,赵朴初主任亲自到会祝贺并开示。1983年4月,栖霞寺被确定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

同年11月,中国佛教协会决定将栖霞山的僧伽培训班确立为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这标志着南京栖霞古寺的发展又步入新阶段。1984年9月,栖霞山佛学院招收了56名学僧。他们来自19个省的43所寺庙,在这里系统地学习佛教史、佛教三经、百法明门论、五蕴论、唯识三十论要释、戒律、语文、历史、地理、时事政策、外语等十几门课程。

1986年7月,首届毕业生毕业,一部分毕业生报考中国佛学院继续深造,一部分则回到原来寺庙从事寺庙教务和管理工作。三十多年来,从这所被誉为法师摇篮走出的学僧,始终坚持学院“弘法是家务,利生为事业”的宗旨,弘扬佛法,福利众生。

2014年12月13日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栖霞古寺组织居士集体诵读金刚经,诵完回向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

人间百年,回首这一路,千年古刹栖霞寺可谓是历经千万重劫难。幸得先辈克志中兴,奉献自我,终重现六朝胜迹,佛光普照众生。如今的栖霞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弘法利生的道路上不断前行,将更多更大的慈悲关怀布满人间,终是不负前人排除艰辛中兴栖霞之志向与使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