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禅者本色?从净慧长老恢复重要佛门道场的故事中来了解

“长老一生,流水行云八十年,该担当时担当,该放下时放下,末后一着,尽现禅者本色。”谷雨时分,许多寺院纪念净慧长老示寂六周年的活动,纷纷圆满落幕。

禅风君细数下来,从河北到湖北,再到湖南、江苏、辽宁等地,竟有十多座寺院在同一天举办法会,缅怀净慧长老。这样的盛况与净慧长老倾尽心力恢复众多道场有关。今天,“以和为尚”栏目,禅风君继续为大家分享净慧长老重兴佛门寺院的故事。

柏林禅寺——实践生活禅
河北柏林禅寺始建于东汉时期,是佛教传入中国后汉民族地区最早兴建的寺院之一。可以说,在中华文明的历史长河中,柏林禅寺见证了中国佛教的兴衰变迁。历史上与柏林禅寺渊源颇深的有两位佛教高僧。一位是唐代的玄奘大师,据记载,玄奘大师在去印度求法之前,曾经到柏林禅寺听法师讲《成实论》。

另一位则是唐代的赵州从谂禅师,也就是流传千古的“吃茶去”公案的主人公。而这则公案故事同样也是发生在柏林禅寺。可以说,柏林禅寺在中国佛教史上有着独特的历史地位。历经千年发展变化,当时间来到上世纪80年代,曾经辉煌的柏林禅寺经过近代的烽火硝烟和政治运动,已经是一片破败的景象了。

一座古塔孤零零地立在这片土地上,周围几棵古柏树,野草丛生,几间破房,墙上还有裂缝,旁边还有个赵县小学。已经全然见不到柏林禅寺历史上的模样。

然而,外在无论有多么荒芜,柏林禅寺依然吸引着禅宗后续的传承者。1987年10月,一队来自日本的信仰赵州从谂禅师一脉的代表团到北京参访,他们特地提出想去看看赵州和尚的舍利塔和柏林禅寺。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带着日本代表团就去了河北,随行的法师中就有当时已年过半百的净慧长老。

从北京到河北,再到赵县,一行人谁都没有料到见到的柏林禅寺会是那样一副景象。虔诚的日本代表团见到破败的古塔依然开始拜塔。赵朴老却陷入深思,他说:“这么好的寺院,历史这么悠久,竟然破落成这样,你们河北省应该把它给修复一下。”

而一说到谁来主持修复,谁来恢复起禅林的文化,当地的领导又十分犯难。赵朴老当即指着净慧长老说:“他就可以。”净慧长老后来也曾说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亲近虚云老和尚,听老和尚讲赵州和尚的公案印象十分深刻,而真正到了柏林禅寺看到破败不堪的道场,也的确触动了他的感情

于是,净慧长老就此挑起恢复柏林禅寺的重任。后来,净慧长老传法弟子、柏林禅寺方丈明海法师回忆道:“师父成了设计师。这儿修什么,那儿建什么,全部都由他亲自擘划,所有工程的图纸他都要亲自过目,并提出意见。

有时他带着我们在寺里四处巡视,向我们描述他的复兴蓝图,成竹在胸,运筹帷幄。

每次回寺,即使是深夜,他也要去查看建筑工程的进展,有时冷不丁他就会挑出毛病,使承包工程的工头提心吊胆。”

柏林禅寺后来的发展我们都有所了解,净慧长老不仅修复重建了殿宇,还组织僧团、完善寺院管理、培育僧才,倡导生活禅理念、面向社会开办“生活禅夏令营”……可以说,柏林禅寺现在的寺院建设和文化发展都离不开净慧长老的智慧和艰苦付出。

黄梅四祖寺——重振东山法门
2013年4月20日清晨6时26分,人们敬重的净慧长老在湖北黄梅四祖寺安详示寂,享年81岁。这一天之前,净慧长老还因肺炎在医院治疗。问及4月20日恰逢谷雨,便吩咐要回四祖寺。19日晚间,他回到寺院,说:“回来就是好。”

次日晨起时,净慧长老对侍者说:“我要走了。”随后在床上做吉祥卧。寺院执事到来后,他呼吸加快,随即清晰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呼吸停止。

怀着万分悲痛之情,人们不得不送别净慧长老。5日后,净慧长老追思大会、荼毗法会在四祖寺举行,双峰山下,四祖寺山门外近万名信众自发前来悼念净慧长老。说到净慧长老与四祖寺的缘分,不得不提当代另一位佛门大德本焕长老。两位长老同为虚云老和尚的法子,也共同经历了当代中国佛教的历史巨变。

1995年前后,本焕长老应邀多次到黄梅踏勘四祖寺遗址,挑起中兴四祖寺的重担。此后历经多年艰苦建设,四祖寺已基本恢复原禅宗祖庭道场的庄严气象。2003年9月,净慧长老受本焕长老重托,接任四祖寺方丈,为四祖寺在新世纪的发展建设助力。

当年11月,净慧长老主持举办禅七法会,这是四祖寺中断近百年来首次举办禅七法会,也是新世纪四祖寺重兴后,第一次开示四祖禅法。在法会中,净慧长老开示道:“四祖道场是一个了不起的地方,四祖其人是一位了不起的大祖师。能够在祖师座下、双峰山前,能够在古老的禅宗祖庭,一起用功办道,因缘很难得。”

为了让这份因缘有更好的延续,也为了重振四祖道信大师的禅法,净慧长老积极恢复丛林传统,整顿寺院道风。此外,他还在四祖寺举办“禅文化夏令营”,创办了双峰讲堂,与河北柏林禅寺遥相呼应。此后每年四祖寺都会举办面向青年一代的夏令营活动,向新时代的年轻人传播正法。

祖庭的生存和发展环境还需不断建设,为此净慧长老提出了“大四祖”的理念,将四祖寺的建设与周围环境的治理以及社会的和谐融为一体,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在两位大德高僧的主持重建下,四祖寺越来越焕发出新的时代风采。

玉泉禅寺——为取消寺院门票奔走
2013年1月29日,净慧长老写下一首诗《自赞》,回顾了他一生历经的重要往事。当时,他嘱咐弟子暂时不要发表,也不要编入诗集。没想到,三个月后,净慧长老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首诗里有一句写道:“五载当阳道,玉泉度门兴。”这里所述便是从2003年到2008年历经五年时间,他以70多岁高龄重兴湖北当阳玉泉禅寺。

玉泉禅寺曾被誉为“荆楚丛林之冠”“古代建筑明珠”,天台宗智者大师曾在这里弘法,禅宗神秀大师亦在这里讲授禅学,他圆寂后灵骨也归葬于此。改革开放后,云泉禅寺同样面临着恢复重建工作。有鉴于此前净慧长老恢复重建了许多佛教古丛林,当阳市政府、市宗教局和玉泉禅寺便再三邀请净慧长老主持修复玉泉禅寺。

尽管当时年迈,净慧长老还是没有推脱这项重任。但是,他提出了一个要求:为维护佛门清净,寺院建成后,取消门票,免费对公众开放。原来,玉泉禅寺位于佛教名山玉泉山下,当时已被列为湖北省风景名胜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AAA级旅游区,对外售票38元。

净慧长老却坚持寺院是佛门清净地,“寺院收取门票,不但严重违背佛教教义和精神,更是将信徒拒之山门外,剥夺了他们进庙烧香拜佛的权利。”但是,对当地政府和群众而言,景区收取门票是必然的选择。因此,净慧长老只能在恢复建设寺院期间,努力奔走呼吁,协商解决这一问题。

一直到2005年,在净慧长老的多方协调下,玉泉山风景区的门票终于取消了。而随着门票取消,越来越多游客和信众来到寺院,给当地景区建设带来新的发展契机。而寺院免收门票这件事,净慧长老在恢复重建的寺院里都是如此坚持的。在他看来,寺院里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的建设都离不开广大群众的支持和捐助,而寺院建好了自然要以清净庄严的面貌回馈十方善信。

邢台大开元寺——弘扬曹洞宗
除了位于赵县的柏林禅寺,净慧长老恢复河北佛教发展还有重要的一站——邢台。从1994年起,净慧长老陆续主持恢复了邢台普明寺、玉泉古寺、大开元寺。其中,邢台大开元寺是净慧长老生前最后一座呕心沥血、历时7年建设重光的寺院。

大开元寺曾是北方名刹,唐代、元代时皆为皇家寺院。“开元寺”之名由唐玄宗所取,而到元朝忽必烈赐名为“大开元寺”。这里也是禅宗二祖的传钵之地和神会大师的驻锡之地,曹洞宗的发源地之一。

2006年,大开元寺被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同年,邢台市政府决定恢复大开元寺为宗教活动场所,并礼请净慧长老前来主持修复。实际上,在此之前,净慧长老早就开启了在邢台弘法的历程。1994年,净慧长老带领僧团来到邢台普明寺进行恢复建设。2002年,邢台玉泉古寺移交柏林禅寺管理,净慧长老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恢复建设。

净慧长老曾与佛教研究学者交流,指出:“一定要把曹洞宗搞清楚,曹洞宗从开元寺走出来,出现了一大批高僧大德,这是恢复大开元寺的一个亮点;弘扬曹洞宗对于开元寺的建设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因此,在这期间,他始终关注着大开元寺的中兴建设,并提出了“大众认同,大众参与,大众成就,大众分享”的修复理念。

自2006年10月18日举行大开元寺扩建奠基仪式以来,这座千年道场仿佛一夜之间焕发新的生机。一辆辆运输车队驶入寺院,送来建设雄伟殿堂的巨木;一个个能工巧匠极尽心思,塑起殿堂里供奉的庄严佛像,而净慧长老操劳的身影也不时穿梭在其中。

净慧长老视察大开元寺工地施工情况有一次,玉泉古寺举行皈依法会,前一天,净慧长老从外地回到寺院准备参加,然而又突发急事要返回湖北。结果,法会当天,净慧长老还是出席了。

原来,他为了满足大家的心愿,处理完湖北的事务后,连夜赶回邢台,抵达时已经是凌晨4点多。

当日,传授三皈五戒法会如期举行,净慧长老慈悲地对待所有信众。下午,他又不顾年迈的身体和连夜的舟车劳顿,赶去大开元寺建设工地,察看工程进度。2013年谷雨这一天,净慧长老安详示寂。而不久后,一座崭新面貌的大开元寺即将举行开光大典,那是净慧长老设计中庄严巍峨的佛国净城……

倾尽全部心力恢复一座重要道场,待到恢复有了一定成效便移交给弟子继续发展建设。一肩力挑重担而两袖清风,这便是净慧长老,这便是一位禅者的风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