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or脑洞?佛教与天文学竟有这样奇妙的关系

2019年4月10日,人类史上第一张黑洞照片出现了,引起了全球的关注。
从过去到今天,人类从未停止对太空的探索。1915年,爱因斯坦在广义相对论中最先预言了“黑洞”的存在。

1968年,美国天文学家惠勒正式提出黑洞(black hole)的名词。

1988年霍金出版《时间简史》进一步分析黑洞的“大吸力”,证明了黑洞会死亡。

尽管黑洞理论在逐步完善,但至始至终,并没有人见过它真实的模样。

终于今年4月10号,全球天文学家通过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 EHT)项目,在全球六地布鲁塞尔、圣地亚哥、上海、台北、东京、和华盛顿同时召开了发布会,正式公布了这项划时代的重大成果。神秘的黑洞就此揭开它神秘的面目!

大家在兴奋之余,还有了突发奇想——假如黑洞上有四个字,那会是什么呢?网络上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佛教中许多法师脑洞大开,纷纷加入了讨论。可能你会疑惑,这又关佛教的事?难道佛教还能和天文学有联系?

禅风君想说,那是当然的了!

今日,就让我们一起听星云大师为我们讲述佛教与天文学的联系。

以下文字皆摘录自星云大师《佛教与天文学》一文。

 

佛经和天文学的联系

 
研究宇宙星球的本质及其所发生的自然现象的科学,称之为“天文学”。过去科技不发达,一般人所认知的世界,往往仅限于我们所生存的地球,例如平常所谓的环游世界,不过是绕地球一周。

然而,现在的天文学家已经证实,地球只是太阳系九个行星之一,而太阳也只是宇宙中千万个恒星中的其中一颗,整个宇宙当中又有无量无数个银河系,实在超出以往人类的想象太多。

其实,世界以外还有其他世界,所谓“天外有天”的远观,在几千年的佛经中已有明确的记载。

在有“佛教百科全书”之称的《经律异相》中,就详细地记载着无数天界的生活。经典里记载着一段有趣的故事:释迦牟尼佛在讲经的时候,出广长舌相,声音震动无量世界,传送极远。

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尊者不相信,怀疑佛陀的音声不可能传到那么遥远的地方。想要一探究竟,就用神通飞到十亿佛土以外的佛国。

佛国里,世自在王如来正在那里说法。

就在这时候,有一听众忽然从身上抓到一样东西,惊叫道:“我身上怎么会有一条小毛虫呢?”世自在王如来说:"那不是小毛虫,那是从娑婆世界来的释迦牟尼佛的弟子目犍连。"

世自在王如来于是对目犍连开示道:"诸佛的威德不是声闻弟子所可以比拟的,也不是用神通所能探测的。"

从此以后,目犍连就非常相信虚空中确实有无量世界,也确实有无量诸佛。

这个故事说明,宇宙是很奥妙的,而佛陀在很早的时候就提已经到宇宙的奥妙。

佛教僧人和天文学的联系

除了在佛经能看到佛教和天文学的联系,不少佛教僧侣博通内典外学,对天文学都有精辟的研究。
例如唐代一行禅师,他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天文学家和数学家之一,他在中国科技史上更是留下光辉灿烂的一页。一行禅师自幼天资聪敏,博览经史,过目不忘,精于历象阴阳五行之学。他曾在短短几天之内完成《大衍玄图》、《义诀》各一卷,得到当时名藏书家尹崇的称誉。

后来又到浙江天台国清寺与一位隐名大德学习算术,从此他的算法造诣更深,成为日后制定历法的主要基础。开元九年以后,一行禅师奉诏入宫整理历法,从此致力于天文学事业,贡献所学,造福国家社会。其卓越成就主要有四点:

1、 撰《大衍历》

当时国家所用的历法是李淳风编制的「麟德历」,唐高宗麟德二年开始启用,使用五十多年,却发现误差越来越大。于是玄宗延请一行禅师另定新历。

一行禅师制定的《大衍历》,主张以实测日月五星运行情况为基础来编定,兼采诸家的优点,别创一格,运用今日的不定方程式高级算学来计算时日,历时三年完成。这种计算时日的方法最准确也最标准,所以这种历法一直为历代所采用。

2、创造“开元黄道游仪”

为了定立《大衍历》,一行禅师指导机械匠师梁令瓒制作了一批天文观测仪器,“黄道游仪”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一种星辰经纬的测验器,以此来测验星辰子午线的长度。

他发现“古历星宿及汉代洛下闳等所测星距远近不同,但二十八宿之体不变”。意思就是说恒星并不是恒定不动,只是移动缓慢而已,这就是恒星的自行。

欧洲直到十八世纪才被英国天文学家哈雷发现,却不知道中国早已捷足先登了。

3、制造“武成殿水运浑天仪”

这是一种借用水力转动来计算时日的方法浑天仪创始于西汉武帝,在东汉安帝时张衡改用漏水转动。

一行禅师利用水推动齿轮,使仪器转动,天球每昼夜转一周,日标环每昼夜转一周,并沿黄道行一度,月标环每二十七天半沿白道移一周。

不仅如此,仪上还有两个木人,一个每刻击鼓一次,一个每辰撞钟一回,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钟表。

旧唐书‧天文志》中记载得很详细:“铸铜为圆天之象,上具列宿赤道及周天度数。注水激轮,令其自转,一日一夜,天转一周。

又别置二轮络在天外,缀以日月,令得运行。每天西转一匝,日东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之七,凡二十九转有余而日月会,三百六十五转而日行匝。

仍置木柜以为平地,令仪半在地下,晦明朔望,迟速有准。

又立二木人于地平之上,前置钟鼓以候辰刻,每一刻自动击鼓,每辰则自动撞钟。皆于柜中各施轮轴,钩键交错,关锁相持。

既与天道合同,当时共称其妙。铸成,命之曰水运浑天仪俯视图,置于武成殿前以示百僚。”

可见一行禅师对天文观测仪器制造的严谨。

4、组织天文观测和土地测量

一行禅师测天下之晷,求其土中,以为定数。

这是利用圭表测量日影于同一时间在各地投影的差数,以计算太阳距离赤道南北远近的方法。太阳走到最北而位置最高的时候,圭影最短,就是夏至节;太阳走到最南而位置最低的时候,圭影最长,就是冬至节,依此可以区分二十四节气和测定时刻。

一行禅师根据实测的结果,计算出来南北两地相差三百五十一里八步,北极高度差一度。(换算为现代单位,即为地球子午线一度,长一百二十九点二二公里)

圭表

《新唐书‧天文志》说:“一行根据许多资料作复炬图,南自丹穴,北至幽都,每极高移动一度,就注明它的差数,可用以确定日蚀的偏全和昼夜的长短。”

后来昭宗时代的边冈重订历法,认为一行此图非常精粹,是不可磨灭的作品。

这虽然与现代值有较大误差,但却是世界上第一次关于子午线的科学实测。西方最早的实测是公元八一四年,比一行禅师的实测晚九十年。

一行禅师在天文历象的伟大功绩,为天文学立下不少功劳,对中国天文学的影响极大。他亲自制作的“黄道游仪”和“浑天铜仪”就是今天的“天体仪”和“地球仪”。

此外,如元代僧子聪,其精通天文、地理、律历、三式、遁甲之类,论天下之事如指掌。日本天台宗无外子圆通,钻研佛典中的天文历象达三十年之久。

于文化七年公诸于世的《佛国历象编》,全编分五科:初、论历原;二、辩天体;三、判地形;四、评历法;五、示眼智,论述极为详尽,佛教天文学中无出其右者。

中天竺的求那跋陀罗,幼学五明诸论,天文、书算、医方、咒术,靡不该博。
尽管现在科学文明已经发展到太空时代,美国人早已率先把人类送上月球,甚至科学家也预计在公元二千年把人送上火星。但是在这个宇宙虚空之中,除了月球、火星之外,其他还有如恒河沙数般的星球,人类还不曾见闻过,更遑论登陆了。

是以外在的虚空世界,吾人穷其一生,所能到达的,只不过如微尘般而已。俗语说:“拥有良田万顷,夜眠不过八尺。”

佛法则告诉我们:“心内的空间比心外的空间还大。”

正如经书云:“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对于心外的空间,不必去执取,最要紧的是必须去体会心内的空间,开阔心内的空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