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迎释迦牟尼佛出家日!来看看佛陀出家背后的故事

今天是农历二月初八

释迦牟尼佛出家日

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

许多寺院会举行皈依法会

为佛弟子开启解脱之门共飨法筵

释迦牟尼佛原名乔达摩•悉达多

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

从锦衣玉食的王族贵子

到觉悟人生的佛教创始人

其中的转折点就是出家修行

宋代仁宗皇帝曾写诗赞叹:

夫世间最贵者,莫如舍俗出家。

佛陀舍弃王族生活而出家

这里面有一段怎样的故事呢?

 

今天禅风君与大家分享

一行禅师所著《故道白云》

中佛陀出家的片段

一起来了解背后的故事

 
《故道白云》又名《佛陀传》,作者为享誉国际的一行禅师。这本书也是他最具有影响力的著作,是一本与众不同又清晰严谨的佛陀传记。

1

一个春日,在乔答弥王后的坚持下,车匿驶马车乘着悉达多和耶输陀罗到郊外小游。他们也带了罗睺罗和一个照顾他的年青女仆宝珠同行。和煦的阳光映照在幼嫩的绿叶上,鸟儿站在娑罗和蕃樱桃树上花儿待放的树枝上歌唱。车匿让马匹慢慢踱步。认出了悉达多和耶输陀罗,乡下的居民都纷纷站着,挥手致礼。以表欢迎。
当他们行近滂河岸的时候,车匿突然拉缰把马车刹停。阻拦着去路的,原来是一个男人倒在地上。他的手脚都身内卷曲,而且全身都在颤抖。他半开的嘴里不时传出呻吟声。
车匿随着悉达多,从车上跳下。那个男人望上去不到三十岁。悉达多拿起他的手,对车匿说:“他似乎患了严重的感冒,你说是吗?我们替他按摩一下,看看有没有帮助。”车匿摇头说:“王太子,这些不是感冒的病症。我恐怕他是患上更严重的病——一种不治之症。”“你这样肯定?”悉达多细看着那人,“我们不可以带他去看御医吗?”
“就是御医也没办法医治这种病症的。我听说这是一种极容易传染的病。如果把这个人载上马车,只怕你的妻儿甚至你自己都会受到传染。为了你的安全,我请求太子你放下他的手吧。”悉达多没有放开那男子的手。他看了看它,再看看自己的。悉达多一向非常健康。但现在望着这个与他年纪相若的垂死男子,他一向以来所看作必然的,都刹那间完全幻灭。岸边传来哀怨的哭叫声。他抬头望去,看见一个葬礼正在进行中。那里烧着葬礼的柴火,念诵声中,夹杂着断肠的哭声和干柴在烈焰中的啪啪声响。
回头再看那男人,悉达多发觉他已没有呼吸,他那像玻璃的眼珠朝呆望。悉达多把他的手放下来,轻轻替他闭上双眼。悉达多站起来时,耶输陀罗已在他的背后不知有多久了。她低声说道:“丈夫啊,请你过那边河里洗手吧。车匿,你也该这样做。我们要到下一条村庄通知有关官员,请他们料理这个尸体。”之后,没有人再有心情继续这次的春日郊游了。悉达多嘱车匿转回宫中。在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

2

第二天早上,悉达多去跟他的父亲说:“父王,我恳请你的允许,让我出家为僧,好使我能寻找开悟之道。”净饭王十分惊讶。虽然他一早料到会有这天,但他并没有想到这天会来得这么突然。想了很久,他才望着儿子,回答道:“我们的历代祖先虽然有几个是出家的,但没有一个出家时是你这个年纪。他们都有是等到年过五十的。你为何不再等一下呢?你的儿子还小,而国家也要靠你啊。”
“父亲,对我来说,一天在位为王就好像一天坐在火炉之上。如果我心不安宁,又怎能完成国家又或你对我的期望呢?我体会到时光的速逝,而我的青春也不例外。请你批准我吧。”大王仍想说服他的儿子:“你应想及你的国家、父母、耶输陀罗和还是婴孩的儿子。”“父亲,我正是因为想及你们,才来征求你的同意让我去出家。我并非有意逃避责任。父亲,就如你不能排解你自己心里的痛苦,你是知道你同样不能把我心内的苦恼消除。”
大王站起来拉着他儿子的手,说道:“悉达多,你是知道我如何的需要你。你是我全部希望所在,请你不要离弃我。”“我永远都不会离弃你。我只是要求你让我离开一段时间罢了。当我找到大道之后,我必定回来。”净饭王痛心疾首。他没再多说,便退下回到自己的宫中。

3

乔答弥向耶输陀罗倾诉心声,直至很晚才离去。当她们一起走出露台时,刚好看到圆圆的月亮挂在夜空中。宴会正进行得兴高采烈。宫内不时传来音乐和谈笑声。耶输陀罗陪乔答弥到大门后,便自行去找车匿。找到他时,他已在睡觉。耶输陀罗把他叫醒,轻声对他说:“太子今晚有可能需要你。把金蹄准备好给他策骑。你也为自己另备马匹。”
“太子妃,太子要往那儿去?”“请别问了。就照我说的去做吧,因为太子可能今夜要出外。”车匿只好点着头走往马房,而耶输陀罗也回到宫里。她替悉达多准备好所有出行适用的衣物,放置在他的骑子上。跟着,她拿一簿被盖在罗睺罗身上,才自己躺到床上来。
躺在床上,她听着外面热闹的音乐和欢笑声。这些声音持续了不知多久才渐渐消散。她知道客人已回到他们的房间了。耶输陀罗静静地躺在回复了沉寂的王宫中。她等了很久,但悉达多仍没有回到寝室来。坐在外面,悉达多凝望着明亮的月光和星星。千颗星星在闪耀。他决定当夜离开王宫。
他终于回到房间,换上已准备好的衣装。他拉开帏帐,望着躺在那里的瞿夷,应该是睡着了。罗睺罗在她的身旁。悉达多想与耶输陀罗说几句临别的话,但却踌躇。他曾对她诉尽了要说的话。如果现在惊动她,反而会令他们的别离更难受。他放下帏帐,转头离去。他又踌躇了一会。再一次拉起帏帐,对妻儿望上最后一眼。他深深地看着他们,希望把这两张深爱和熟悉的脸孔印记于心。跟着,他放下帏帐,走出去了。
当他经过客堂,悉达多看到四周地毡上都躺着熟睡的跳舞女郎。头发蓬松凌乱,嘴儿像死鱼般歪着。她们的手,跳舞时看上去是那么柔软和富有弹性,但现在却硬得像木板一样。她们的腿互相夹踏,就彷如战场上的伤亡者。悉达多觉得自己像是经过一个坟场。

4

他来到马房时,发觉车匿没有睡。“车匿,请你准备好马鞍,带金蹄来给我。”车匿点头。他已准备好了一切。他说:“太子,我可否陪你去?”悉达多点头后,车匿立即到马房取他自己的马。跟着,他们一起拉着两匹马到宫外。
悉达多停了下来,抚扫着金蹄的鬃毛,说:“金蹄,今夜非常重要,你一定要为我这旅程尽力。”他骑上金蹄背上,车匿也骑上了他的马匹。为了不想张扬,他们只能慢行着。守卫都已熟睡了。他们走出城门,全没问题。走出城外一段路,悉达多最后一次回头望向月色下的城都。这是悉达多出生和长大的地方。
在这个城里,他经历过无数的欢喜与悲哀,忧虑与渴望。在这城里,他的至爱——父亲、乔答弥、耶输陀罗、罗睺罗和很多其他的人。他对自己细语说:“如果找不到大道,我是不会回迦毗罗卫国来的。”他策马向南。金蹄迅即全速奔腾。虽然悉达多和车匿都马不停蹄,但抵达释迦国边境的时候,已是天亮。他们沿着横跨面前的阿陆玛河,向下游而去,直至找到浅水之处,才骑着马越过河流。
再走一段路,他们便来到一个森林旁边。一只花鹿在树丛中穿插着。鸟儿在附近飞来飞去,一点也没有被人迹骚扰。悉达多从马上跳下来。他抚扫着金蹄的鬃毛,微微笑着。“金蹄,你真了不起。你帮忙让我来到这里。我为此很是感谢你。”马儿抬起头来,亲切地望着主人。悉达多从马鞍下抽出一把短剑来。跟着,他左手拿起自己长长的头发,右手则挥剑把头发割了下来。车匿也从马上跳下。悉达多把头发和短剑都交给了车匿。然后他又除下颈上的宝石项链。
“车匿,带上我的项链、短剑和头发回去给我的父亲。请你转告他,对我要有信心。我并不是因为自私或想逃避责任才离开家庭。我现在出来是为了你们全部人和所有的众生。请你代我劝慰大王和王后,也请你去安慰耶输陀罗。我恳请你这样做。”当车匿伸手去接那项链时,泪水从他的眼里涌出来。“王太子,每人都将会十分伤心。我不知道应该对大王、王后和耶输陀罗王妃说些什么。太子,你有生以来都是睡惯高床软枕,又怎可以像个苦行者般睡在树下呢?”
悉达多笑笑。“别担心,车匿。我可以像他们一般生活的。你回去一定要告诉他们我的抉择,以免他们为我的失踪而担忧。现在就让我单独留在这里吧。”车匿抹去眼泪。“太子,请你让我留下来照顾你。请你大发慈悲,因为我实在不想带如此伤痛的消息,给我所爱戴的人!”悉达多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车匿,我是需要你回去报讯给我的家人的。如果你是真的关心我,请你照我说的去做。车匿,我不需要你在这里。没有一个苦行者需要随从的!请你立刻回去吧!”
车匿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好遵照太子的吩咐去做。他小心翼翼地把头发和项链放到他的外衣里,又把短剑插放在马鞍内。他紧握悉达多的手掌,牢牢地拉着他说:“我会如你所吩咐去做的。但请太子你一定要记着我,记着我们所有人。你找到大道时,请千万别忘记回家。”
悉达多点头,给车匿一个表示肯定的笑容。他又再轻抚金蹄的头。“金蹄,我的好朋友,回家去。”手执金蹄的缰绳,车匿骑上自己的马匹。金蹄转过头来最后一次看悉达多,它眼中的泪水不比车匿的少。悉达多一直望着车匿和两匹马消失踪影,才转向森林那边,开始走进他新生命的一页。从此,天幕将是他的屋盖,树林就是他的家。

互动时刻

你还知道佛陀的哪些故事?

欢迎留言分享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