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丨喝茶纠结到哭茶的老头,你愿意pick他吗?

要说中国历史上,文娱最发达的朝代,宋朝绝对能挤进前三。

就像历史学家陈寅恪说的那样:“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可见宋朝文化之繁荣。

各种大咖名流集体“出道”,文化艺术界灿烂一片。其中就有个有趣的大咖,叫做欧阳修。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是北宋古文运动领袖,在散文、诗、词、文学理论等方面有很高成就,在历史学和考据学领域也有重要贡献。

这是个有生活情趣的人,他经常约朋友去摘荷花,边摘边喝高度白酒,其乐无穷。

他好喝酒、爱爬山的天性,在滁州发挥到了极致,创作了大量跟酒有关的诗词,

更重要的是,他喝茶的趣事更是一堆,其中哭茶一事反而让这个政治家看起来可爱很多。

  1   哭茶

如果说现在“玩”茶一族的手法已经很登峰造极了,那等你看了欧阳修的茶事,就知道我们的这些后辈竟都是在拾古人牙慧。如果问大家一个问题:当你遇到一款极爱的好茶,你会怎么办?想必一定会直接喝吧。但是欧阳修这个大咖,你绝对想不到他有多纠结,人家纠结时,每次都是抱着龙团饼哭的。这才叫真爱吧。

在仁宗年间,每次祭天大礼时,都会将当时特别珍贵的团茶,分开赐给八个大臣,每人所得,可想少得可怜。因此,仁宗让专人用金丝在龙团茶上绣出花纹,“绣茶”让茶饼显得郑重华贵。得到这些茶的大臣,多数不舍得碾碎了饮用。嘉祐七年,因仁宗对小龙团的喜爱日增,产量也随之增加。于是在秋季明堂祭天大礼的时候,欧阳修竟被赏赐了完整的一块茶饼,这一下让他百感交集。

要知道欧阳修品茗,号称是极其讲究的,他认为品茶必须是新茶芽、水甘冽、器洁美、天气好、宾客佳,有如此“五美”俱全,才可达到“真物有真赏”的至高境界。
以他爱茶至此,理应品茗,不能辜负了这茶才对。但事实上,他压根儿就没饮用这饼小龙团茶,而是在家中时常拿出来观赏。最为好玩的是,每一次捧玩,都能令他涕泣不已。抱着茶“哭”到,这个小龙团竟是被他反复传玩到饼面上已被抚摸得显出了凹陷,仍不舍得烹试。相比之下,欧阳修的哭茶反而更让这个政治家显得可爱了许多。

  2   茶文

宋代文风造极,茶风盛行,达官贵人、文人雅士无不讲究品茶之道,欧阳修也不例外。他不仅精通茶道,并留下了很多诗咏的美文,还为北宋政治家、书法家和茶学专家蔡襄的《茶录》作了后序。

除了品茶、诗茶外,欧阳修还深入研究茶学。继唐代陆羽的《茶经》和张又新的《煎茶水记》后,欧阳修写下了论茶水的专文《大明水记》,对泡茶用水进行系统论述,对茶研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这些足见欧阳修当时在茶界的地位和声望之高。

欧阳修与范仲淹、蔡襄、梅尧臣、苏轼、黄庭坚等众多文化大家一样都是品茶高手。精通茶道的欧阳修与梅尧臣私交甚好,经常在一起品茗赋诗,互相对答,交流尝茶心得。

一次,他们兴致勃勃地品茗新茶。当场,欧阳修赋诗一首《尝新茶呈圣喻》,寄予梅尧臣,诗中赞美建安龙凤团茶:“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茶。年穷腊尽春欲动,蛰雷未起驱龙蛇。夜间击鼓满山谷,千人助叫声喊呀。万木寒凝睡不醒,唯有此树先萌发。”诗中还对烹茶、品茶的器具、人物提出评价和期待:“鞍泉甘器洁天色好,坐是拣择客亦嘉。”告诉我们,品茶不仅需要水甘、器洁、天气、环境都很重要,还要有合适的人,若能有上上等好茶,便可达到品茶的至高境界。欧阳修对茶精髓的深刻领悟,让众多文豪折服。

梅尧臣在回应欧阳修的诗中称赞醉翁对茶品的鉴赏力:“欧阳翰林最识别,品第高下无欹斜。”

  3   茶政
在中国历史上,宋代的茶叶专卖制度最为系统而细致。专卖体制下,茶叶经济的发展对国计民生的影响非常大。

欧阳修的茶利观鲜明而先进:
一是反对政府屡更茶法,主张与商共利;
二是主张政府降低茶价,确保茶市正常运营;
三是正确处理国家与大小商贩之间的关系;
四是重视茶利,关注茶利在国防中的重要性。
实践表明,欧阳修倡导和推行的减少茶税、降低茶价等政见与举措,为让更多的普通百姓喝得起茶,使茶叶更普及、更兴盛发挥了积极推动作用。直到数百年后,鸦片战争因茶而战时,人们才深刻意识到茶对于国防的重要性,才感受到欧阳修茶利观的前瞻性。
回顾一生,欧阳修晚年时曾写下“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饮茶”的诗句,表达的大意是,当看尽人世沧桑之后,惟独对茶的喜好未曾稍减。其实,他在感叹宦海沉浮、人生坎坷的同时,也表露了自己一生爱茶的嗜好。欧阳修在文学、历史、政治等方面的杰出成就时,在品茶、诗茶、兴茶等方面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努力。

晚年的欧阳修,自称有藏书一万卷,琴一张,棋一盘,酒一壶,茶一杯,陶醉其间,怡然自乐。请问,这样的老头儿,你愿意pick他吗?

柳霁勤

发表评论